设置

关灯

第18页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李柏松的外公去世前是警局的副局长。

    “能帮我找个人?

    “找个人?”

    “对。”

    见沈辰不想多说,李柏松便道:“我给你问问,到时把联系方式给你。”

    “谢了。”

    “客气。”

    李柏松又拍了拍沈辰的肩,这才离去。

    午休时,李柏松给他外婆去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李柏松就听见有宝宝“咿咿呀呀”的声音,他看了看手表,奇怪地问道:“外婆,你在哪?”

    “我串门去了,来看云知和宝宝。””

    “这个点?你吃了吗?”

    李柏松还是觉得奇怪,照理说他外婆不会在午饭时间还逗留在别人家里。

    “云知留我吃饭,马上就好。”

    李柏松仍觉得这不像外婆的行事风格,徐奶奶即使去小姐妹家里也很少留下吃饭,在饭点到来之前必定早早离开。

    “你呢,怎么这个点打电话来?”

    “哦,外婆,你把杨叔或冯叔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吧?”

    李柏松口里的两个人是李柏松外公生前的同事,每年过年都来看徐奶奶。

    “怎么了,你要干什么?”徐奶奶问。

    “想找个人。”

    “什么事,没事可不能浪费警力。”

    “一个朋友的事,我和你提过,就我师兄沈辰。”

    徐奶奶还没见过沈辰,但李柏松平日里对这个既是师兄又是合伙人的沈辰谈过许多,所以徐奶奶也不多问,便道:“你工作那么忙,还是我来问,晚点跟你说。”

    “好。”

    电话结束,徐奶奶刚收起手机,云知就推门出现了。

    云知一进门就说:“不好意思,奶奶,今天路上堵车了。”

    “这个点肯定堵车,没事儿。”

    云知换完鞋就直奔厨房,发现菜都煮好了,两个素菜用盘子倒扣盖着,排骨则焖在锅里。

    云知看向徐奶奶缓缓道:“奶奶……”

    徐奶奶看着云知那感动又抱歉的表情,打断道:“好了,咱们赶紧洗手吃饭吧。”

    “奶奶,下次我会早点回来的。”

    “好好好,这其实没啥。你早晨走前都给饭定时间了,菜也洗好切好了,我就是顺手下了锅而已。再说,乐宝太乖了,我闲着也是闲着。”

    “奶奶,您千万别再弄了,咱们当初都说好的。”云知把最后一个汤也端上桌,又抱歉地说。

    当初云知可没想过找徐奶奶来帮忙照顾乐宝。可她自从安顿下来后,就有找工作的打算。既然找工作,必然少不了面试,而她如果去面试就需要有人来看护乐宝。

    但是靠谱的人哪里好找,加上云知的要求又奇怪,十天来过去,她那个招保姆的单子还贴在各个单元楼门上。徐奶奶自是看到了,她经常会问她保姆找到没,云知每次都摇头。徐奶奶就问她想找个什么样的保姆。

    云知要找的人连兼职保姆都谈不上,顶多算临时工性质的保姆。主要是在云知去面试时来照顾乐宝,每次半天。半天60,偶尔全天的话就130,云知也知道自己给出的条件不算好,每次都对来应聘的人强调只要看宝宝其余都不用做,还包饭。但这些阿姨在知道报酬和时间不定后都拒绝了,这么多天只有一个阿姨愿意试试,可云知又不满意她。

    徐奶奶某次得知云知还没找到保姆,便找上门说她愿意。还说她虽然老了但每天跳广场舞可利索了。云知一开始没同意,因为她看徐奶奶的气质怎么都不像做保姆的。

    见云知迟疑不决,徐奶奶便提到想为外孙结婚备心意的事,当时云知刚被上一个应聘者婉拒婉拒,如果徐奶奶能照顾乐宝当然好啊,她又放心,可就是太好了。不过既然徐奶奶也有需要,云知最后便同意了。

    于是都觉得自身条件不太理想的两个人就达成了约定。徐奶奶对云知的条件完全接受,而她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云知保密。

    “今天面得怎么样了?”吃饭的时候徐奶奶问,她已经帮云知看了五次乐宝,知道她最近在找工作,也知道她想找在家办公的工作。

    云知摇头,“还是等通知。奶奶,明早还需要你来一趟”。

    “好,放心吧。你多吃点肉,找工作就和找对象一样,得看缘分。”徐奶奶夹了块排骨给云知。

    “可能是我条件不行,要求又高。”

    “我虽然不懂你要找的工作,但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去,搜……”

    “soho。”

    “对,soho,好几年前看报纸就说这部分工作者人数一直在上涨,需求肯定有。有时候就是看对眼的问题。”

    云知知道徐奶奶在安慰她,笑着点点头。

    其实她今天的面试很糟糕。

    林川市是新一线的城市,文化创意产业丰富,大大小小的漫画公司不算少。云知想找的工作是漫画脚本师,她其实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历,只有大学时两年多的漫画社团经历,除了漫展、舞台剧和比赛等社团活动,她在漫画上经验不多。

    早上面试官看着她的简历,就很生气地对旁边人说:“这是谁通过的简历?”

    接着又对没好气地对云知说:“先不说你有大半年的待业期,你的作品只有两个,还都是几年前大学社团的比赛作品,一个短篇,一个改编,你怎么证明你自己的实力!有没有这两年的作品,我说的是原创的长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