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19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窈窈确实不敢来,这是真的,真下定决心要去了,未想过他就在车上等。这简直叫她既惊且喜,被他这么一说,到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怎么就过来了?”

    “想看看你,”老卫拉着她的手不放,手指与她的手指交缠在一起,她的手指纤细白皙,衬得他的长愈发修长,“这几天吓坏了吧?”

    确实是吓坏了,她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站在风口浪尖上了,在措不及防之时被人推上风口浪尖,她是给吓得不轻,“其实还好的。”她低了头,试图掩饰自己当初的害怕。

    老卫放开她的手,将纤弱的她搂入怀里,“本想早些过来见你,一直走不开,这会儿,还是你舅舅在坐阵,才叫我能过来的。”他轻叹着,声音微有些低沉。

    她一双美眸瞬间就闪亮了起来,仰头对上他的脸,深刻的让人牢记在心里,又有时间的积累令他极为温和,叫她不由得往他下巴亲了一口——对上他微错愕的眼神,她就捂了自己的嘴,笑得狡黠。

    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他的大手箝住,转而就迎上他的薄唇,被他隐忍着的热情所淹没,唇音被辗转反侧,呼吸声渐重起来,面前深刻的脸映在她晶亮的眼睛里,能清楚地瞧见他眼底深藏的欲念,她就坐在他腿上,臀后已经被硬硬的东西所顶着,她立时就知道了那是什么——

    当时便烫了脸,她双手抵着他的胸膛,也不知道是要推开他,还是不让他挪开。

    他却是按着她坐着,不叫她挪开小屁股,困难地自她唇边移开,拉出一根长长的银丝来,淫糜地断在她被吮吸得嫣红的唇瓣间——他还有意地往隔着薄薄的布料,就往上轻轻一耸,耳里就听到她的惊呼声,不由得心情大好,“想我了吗?”

    “想的。”她坐着那火热的东西,颇有些不耐地扭了扭身子,下午才同卫枢肆无忌惮地闹过,这会儿身子还敏感得很,被这么轻轻一撩弄,她身上的火也跟着起来,也觉得被卫枢狠狠入过的私处羞怯地吐出粘液来,瞬间就湿了她的底裤,叫她的脸更烫了,且身上就只穿着睡衣——她当时是脑子坏掉了,就穿着睡衣就上车了,“我想你的。”

    但她嘴上老实,还能应声他。

    这话叫老卫高兴,确实是高兴,伸手将她睡袍上的腰带系得更紧了些,“你一直不出来还当你不想见我。”

    “没有,”她否认,趁着这会儿又将腰带给解开,柔顺的丝绸布料瞬间垂缀开来,露出她还未着内衣的胸脯来,如凝脂般的嫩乳儿就在他眼前,顶端嫣红地挺立着,像是在邀请他的怜爱,她甚至轻抬了腰,将自己的胸脯贴上他的胸膛,“我不晓得您亲自过来了。”

    她微仰起脸蛋,被吮吻得娇艳欲滴的唇瓣对上他的下巴吐如兰,令他下巴收紧,身体的某处更是坚硬如铁,不安分地抵着她,似乎想要叫嚣着冲锋陷阵,但他没有,他只是将她搂住,似乎要安抚她受惊的灵魂,“想着还是亲自过来接你比较合适,怕你回头又不敢来寻我。”

    这话就带了一点儿揶揄了,她有些娇羞地低下头,“我怕叫阿枢哥心里头难受。”

    他替她将睡袍拉拢,视线困难地移开,手指替她将腰带系得紧紧的,“怕他难受,就不怕我难受吗?”

    到底这事不容于世,她还晓得这事的荒唐性,可真叫她断了,她哪里真能舍得了——这会儿,她低着头,期期艾艾的,“我怕你也难受的。”声音很轻,似蚊呐般。

    却得了老卫欣慰的笑意,“到是没白疼你,也能叫你心疼我。”

    她还是免不了脸皮薄上一回,又被底下硬硬的东西给戳得难受,便要扭着腰儿从他腿上下来,还是被他给扣住了腰,这姿势还真是难受,难受的不止是坐姿,还有她底下都湿得不像话了——甚至她都感觉将他的裤子都弄湿了,偏他跟个没事人一样非得按着她坐着。

    可她看着他欣慰的笑脸,到也没由来的跟着傻笑起来,好端端的一个娇姑娘哦,怎么就把自己的事弄成这么个糊涂事儿,别人个茶盖配茶碗,就一套儿的,她呢,一个茶壶配了好几个茶盏,这事儿呢,还没地儿说去,任谁说起来她这事都……她用双手捂了脸,颇有些难以见人的样儿,“我都、都心疼的。”

    这话算是定了基调,虽然说得羞耻,也说得不要脸,也说得太贪心,她还是说了。

    手叫他的大手拉开,露出她嫣红的脸蛋来,都没敢往她脸上轻轻刮弄,就生怕将她的脸蛋儿给刮破了,到底是他纵着的,也是他养大的胃口,也不会去苛责于她,“回头待你舅舅也好些,他可是巴巴儿地等着你回去的,再说呀,校庆也要开始了,你跟同事们花时间在校庆上,不能没你出现去领功劳是不?”

    她的脸更红了,要滴血似的,想将自己的耳朵给藏起来,不想去听他那些个羞人的话,还算好的,他后头的话比较正经,才叫她不那么难为情。“舅舅他,他不能过来?”

    “嗯,”他应道,曲起食指去刮弄她的脸颊,“老爷子会体面的退休。”

    她点点头,并没有对老爷子的事说什么话,别看她胆儿小,但也晓得什么是底线,老爷子的行事就明摆在那里,让她还有些纠结,“那我能去看他吗?”

    老卫点头,“能去的,你到时准备些老爷子喜欢的东西带给老爷子,也叫他舒坦点。”

    “爷爷这样子,我还能当老师吗?”老师,是事业编制,她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是不是将来要就辞职了?”

    “真是个傻姑娘,要真叫你辞职,我还能说叫你回去领功劳?”他问她。

    这会儿,她才算是将前言后语都联系了起来,还是有点迟疑,“爷爷他情绪怎么样?”

    “还行,”老卫并不瞒着她,“先前老爷子哄你说是他有病,现下儿是真有病了。”

    她一愣,诧异地看向他,即使经历过了被老爷子算计的事,这会儿,听到这样的事,她还是免不了难受,毕竟她这么多年都是跟着老爷子一起过活,“不是说没有吗,只是假装的吗?”

    “是真的。”

    老卫重复着说了一遍。

    窈窈心里头五味杂陈,稍犹豫了一会儿,她看向在兀自冷静的老卫,“那我还是回去看看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