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58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瞧她焦急地替自己用冷水冲手,卫枢的心热得不行,还哀哀地呼起痛来,“疼,疼……”

    他的脸皱在一起,装得可像了——

    可这表情也真假,把个张窈窈给弄得放开他的手,“叫什么呀,真有这么疼?”

    她想过最疼的就是那晚,她被自个儿舅舅破了身,那才疼,疼得她都觉得那玩意儿跟利刃似地将她捅开了——可才这么一想,她顿时就僵住了,没的在卫枢跟前想起这个,甚至她还觉着对不住卫枢。

    以前的事,她能瞒着不说,可昨晚呢,她到是好心呢,给人家过生日,可谢曾宇这小王八蛋怎么回报她的?可真算起来,她又觉着这个事儿,也有个谁占主责的事,隐约地还记着她自个儿逼着人家的,拿着老师的权威——她哪里还敢说,真要说出去,她别说当老师了,从此就得社会性死亡。

    忽然间,她觉着自个儿可真苦,跟吃了莲芯子一样苦。

    卫枢见她刚才刚刚还在娇嗔他,没一会儿这脸色都变了,人也僵在那里——也不是傻子,自然就知道她的不对劲,他拿过毛巾替她擦手,跟着也把自个的手也擦干,轻轻地问着她,“窈窈,出啥事了?”

    这问得小心翼翼,眼神里都写满了浓浓的关心。

    张窈窈嘴唇翕了翕,面对着他关心的眼神,她实在没敢说自个跟谢曾宇的事,她怕呀,她晓得他个脾气——谢曾宇少不得受罪,她呢,害怕这事真曝光了,这时间点上,于她家老爷子也不利,谢家如今还是跟挺老爷子的,她是晓得的。甚至她还有点担心,卫枢知道这事了,是不是卫家都知道了,怕他们卫家人在这事上动手脚。

    她这一想就想多了,只敢圈住他的腰,摇了摇头,“没事,我在家里头能有什么事。”

    卫枢晓得了,这是打算将所有的事都往肚子里咽,没打算同他说了——他眼神暗了暗,到不至于跟她对质起来,既然她不愿意说,那有她的顾虑,他呢,会好好儿地待她,叫她慢慢地消了这些个顾虑才是,“我还以为你在自家里受了惊吓,想想你家里头也没人,最多也就是个吴大秘上门。”

    “没,他不常来。”张窈窈上了当,被他一问,还当他发现什么事了,连忙就否认了,“他是爷爷的大秘,我跟他不熟。”是不熟,她这话也没有说错,若不是她舅舅齐培盛干的坏事,她不至于跟吴晟、跟吴晟……过去的事她想也不敢想了,可有些事不是她不想就能成的,她的眼前莫名地就浮起来那一晚的情形,她舅舅齐培盛坐在她胸前,将个狰狞的性器塞入她嘴里,而她个小屁股呢,则是被吴晟给托起来,他如入无人之境地入着她,次次都入得她快厥过去。

    她十八岁的年纪,就这么早地领略了两个男人的兽性,甚至第二天早清晨,她醒起来床头还放了药,是她舅舅写的字,字写得龙飞凤舞,小时候她还羡慕过她舅舅写的字,多好看——可那个早上,她一看那字,就干呕了好几回,端着水杯,将药给吃了。

    这事儿,她谁也没说,谁也不敢说。身上给洗得干干净净的,她就算是想报警也没的证据。况她下了楼,见着外公外婆在楼下吃饭,舅舅齐培盛跟个没事人一样招呼她吃饭——那会她疼着呢,连走路都不自然,他到反而还过来扶她,跟不知道事一样还关心问她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外公外婆也这么问她。

    她妈妈是被齐家收养的,这么多年,她也是知道齐家的恩的,哪里敢同外公外婆把事说开了。可她那次后再也没上过齐家门了,就算是见外公外婆,她也是在外头见的。

    “那也是,”卫枢只是一个试探,就晓得了她受惊吓这事起码跟吴晟有关,到也没想到那么多,到是征求起她意见来,“我瞧着我今儿这煮的也不能够吃,要不然咱们出去吃,要不叫人送过来,你看看?”

    张窈窈如今还有怕阴影,这会儿不想出门了,就想窝在家里头,“就让人送来吧,我不想出门。”

    他晓得她个性子,休息天就懒怠出门,下巴朝书房那处抬了抬,“那里有电脑。”

    她到有点不好意思了,“我要玩游戏的。”

    “就玩呗,”卫枢到不管着她玩游戏,还跟她开了个玩笑道,“想弄装备就同我说,别叫别人在里头欺负了你。”

    张窈窈这个人说起来其实挺无趣,自打上班后,她就没在家里头开过电脑,朝九晚五的上班,还真那么个回事,但她有个毛病,有段时间还真就是网瘾少女,一日离了电脑都不行。现在还好,这年岁微上了以后,到是能克制一下自己了,况她也不缺找代练的钱,以前是自个亲力亲为,现在她一般都是花钱多。

    要论以前,她就有些个纠结了,以前游戏号上花的钱,都是卫庄给的,她自己到是想花钱,卫庄可不许,所以她那号也算是卫庄的,游戏号就不如买房子什么的保值,真玩在手上,只有亏钱的份,可这么多钱花上去,她的号还是挺牛气的。

    卫枢的电脑还下着她玩的游戏,这让她心里头暖暖的,这都是为了她呢。

    但她今儿一开电脑可就不对了,她不光有大号,还有小号,小号是她自个练着玩的,到也弄了一身儿装备,虽进不了大区排名前十,也到能进得了前五十,真这么上了——她发现公频还有骂她,骂的话还很有意思,说她花别人的钱养的号,不光花别人钱养号,就算是代练也是别人替她出的钱。

    这几句还是轻的,更重的是骂她张开腿就让人睡,谁要有钱,就跟了谁!

    她的号是代练上着,代练到不说话,反正一副高冷气质。

    她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赶紧上了公会语音频道,这个时间段,频道里还有两叁个人,她的代练也在,她一出声,这代练就出声了。

    “窈姐,这人骂了好几天了,你都没来,我也不敢同你说。”代练还有点为难。

    张窈窈憋着劲儿,但也不说气话,“没事,你玩着,最近有什么活动没有?”

    “有,就出了个新装备,”代练回答,“我给你先弄了。”

    张窈窈到是爽快,“那你用了多少,就跟我说,回头我给打到你户头上。”

    “也不急,一起算也行。”代练回答道,“我屠了那号多次,打算屠得人不敢上线。”

    “随你,”张窈窈到不介意这个,“……”

    “怎么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卫枢在问她。

    她这时候并不是按键说话,而是自由说话,卫枢离得她近,嘴巴都差点凑到她耳边了,他的声音叫人听得个一清二楚。

    不光代练听见了,频道里的另外两个人也听见了,顿时频道里一阵骚乱,都追着问张窈窈这是谁。

    张窈窈犹豫了下,侧头看向卫枢,见他已经直起了身——可莫名地她从他的背影上看出一丝落寞的影子来,“我丈夫,我们刚结婚的。”

    顿时她耳麦里传来一阵恭喜的声儿,最晚恭喜她的是那个代练。

    最后代练还拉了她私聊,“窈姐,我找人查了那个号,有个ip地址,你有办法查到那个人到底是谁不?”他说完还把ip地地址发了给她。

    还没等张窈窈去看,她按鼠标的手已经被卫枢给按住,卫枢去看那ip地址,附在她耳边说,“嗯,我查一查。”

    他这么一说话,频道里的人都听见了。

    张窈窈朝他翻了个白眼,将耳麦取下来,还关了自由说话,“查这个人,不会太麻烦吧?”

    卫枢瞧了一眼那游戏,双手搭在她肩头,“我跟他们老板有生意上的往来,让他们帮个忙就是了。”

    原来张窈窈还没觉着有什么,她这号强,别人羡慕嫉妒都有,平时也被骂,到也没见着这么恶臭的骂法,她隐隐有了个怀疑,可还是不敢确定的,“真的?”

    “怎么着,你还不信我?”卫枢往她脸颊上亲了一口,面上难掩笑意,“就这点小事还不给你办成了?我要叫他知道在网上也不能乱骂人。”

    张窈窈这才下了线,没心思玩游戏了,还是头一次,觉得自个没心思玩游戏。

    “你从家里头出来怎么说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卫枢两手一摊,“能怎么说,还要我特别说什么吗?”

    她想了一想,还是摇摇头,“那也不用。”

    卫枢搂住她,下巴搁在她头顶说道,“等他们的事落定之后,我们再办酒?”

    “行呀,”张窈窈觉得自个儿也不能太……想了想还是顺了他的意,“我什么也不懂的。”但她晓得要躲懒,还是声明在前头,有些话就是先讲后不论,讲在前头才不至于到后头弄起来一地鸡毛。

    卫枢听她同意办酒,也是高兴的,亲亲她的头顶,“嗯,你放心,我交给专业的人办。”

    他这边话音才落,门就敲响,是送吃食过来的人员,还是卫枢名下的连锁饭店送过来,专门给这里做的菜,这一路送过的菜,不光还跟出锅似的热,就连味道也半点未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