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38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卫枢被他一看,不由自主地将红本本给收起来,面上更是沉静了许多,“你们搞什么事都成,别牵连到窈窈就行。”

    卫霆嗤笑,“你觉得有可能?”

    卫枢往桌上一拍,也不管手上疼不疼,“反正我把话放这里了,不管怎么着,你们想选就选,上没上的事跟我没关系,我巴不得老头子选不上。就是他选上了,我也无所谓,别把窈窈扯上。”

    卫霆冷哼,“别在这里给我放狠话,有事跟你爸说。”

    卫枢并不想接近老头子,在他看来老头子真是个典型的政客,在卫家,这样的人才是合格的家主,而他卫枢呢,对这些个事根本不管,“不管二叔你也好,还是老头子也好,反正我就这句话,谁也不准牵连窈窈。”

    卫霆脸色难看,卫庄便出面打圆场,“算了,二叔,这也不是不行的。”

    卫庄一开口,在卫枢跟前到显得跟个白莲花一样,令他看了十分不顺眼,“我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不客气,真是半点都不客气,没把卫庄放在眼里,这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在卫枢眼里就到跟个外人一样,甚至是仇人也说得通。

    卫庄两手一摊,颇为无辜,“算了,我不说了,多说多错,我知的。”

    卫枢冷笑,“你背后干的那些个龌龊事,当人不知道?”

    卫庄眼里猛地掠过一丝阴鸷,但迅速地掩饰住,面上露出无奈之色,“窈窈是我未婚妻,都让你娶了,你还想做什么?”

    卫霆不是不知道他们兄弟之间的心结,反正说合这个事不是他该管的事,视线掠过卫庄,“你也别一副无辜样,你跟窈窈的事,瞒不住人。你外头也收点心,别叫有心人给曝光了,你爸当初管不住裤腰带,你呀也别管不住,这世上的女人,你想什么样的没有,非得寻个不安分的?”

    这是说廖琼了。

    卫庄无奈地叹口气,“二叔,你可真是,提这些做什么,都不值一提的小事,还值得你来提醒我。”

    他说着就看向卫枢,面上带了一丝嘲讽来,“也得亏我这位好大哥的叁寸不烂之舌,把人给说动了。”

    “嗯,也得亏你自个把持不住,”卫枢没有半点愧疚感,早在他鼓动廖琼时就知道这事肯定瞒不住人,他别的人都不想瞒,只想瞒住一个人,那就是张窈窈,“以后离窈窈远一些,别没事找事的给她瞧什么,再多瞧几回,你也是不行的。”

    这话说的,就好像那次在茶室的事,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男人嘛,最注重的就是一面子,要说男人不行,这更是连面子都没了——况卫庄不是不行,他只是有种不好对外明说的淫癖,可也让他纠结的,这被说到痛处,他就死盯着卫枢。

    卫枢不理他,在失败者面前,他是胜利者,收着手中精贵的红本本,他上了楼。

    张窈窈睡到半夜,才听到有声响,就起了来,往楼下一走,果然是老爷子回来了,还依旧是大秘吴晟送回来。

    吴晟这个人,总是西装笔挺,还梳着个大背头,瞧着总是一丝不苟,瞧着就令人望而生畏,偏他时常面上带着笑,还戴着副金丝边眼镜,瞧着极为斯斯文文——可张窈窈总觉得他有点危险,没敢太接近,就算是平时打电话给老爷子,她都怕接电话的是吴晟。

    “爷爷。”

    她轻轻地唤了一声。

    张老爷子毕竟上了年岁的人,如今都快奔七十了,可他这个年纪,从政到还是显得年轻——如今首长的任期到了,他身为主管全国教育系统的最高长官,就想争上一争,也试那大位的滋味。他这会摘了眼镜,朝着张窈窈这处看过去,“哦,还没睡呢?”

    张窈窈“嗯”应了声,见吴晟极为细致地接着老爷子脱下的外套并挂在边上,她并没上前,到嘴边的话当着吴晟的面是说不出来——她特别怕老爷子问她为什么结婚的人成了卫枢,登记之前还没跟老爷子说上一声,这些都让她格外的心虚,“爷爷,明儿你有空吗,我能跟说件事吗?”

    张老爷子双手揉揉太阳穴,今儿成立了竞选团队,本应是对齐家人的对决,临近一点时到成了叁国之战,连卫家的家主也参了一脚——齐家的那位就已经让他有些招架不住,更别提还有卫家的了,卫家的那个是个有名的人物,虽有些风流韵事,到也掩盖不了他的能力,且有强烈的进取心。

    这叁国之战瞧着极为凶险,他是年纪最大,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另外两位都是年富力强。

    “非得说吗?”张老爷子问她。

    张窈窈从小在老爷子的规矩下长大,被教得到是有规矩,可就算是有规矩,她性格上有种天真,也有种怯懦,甚至也有些墙头草的意味——就比如老爷子这么一句话,就让她将到嘴的话缩了回去,打退堂鼓了。

    她摇头,“过些日子说也行的。”

    张老爷子看了她一会,还是吩咐道,“早点睡吧,你明儿还要上班。”

    张窈窈半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乖巧地上了楼。

    张老爷子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你看窈窈是不是有什么事?”他搞教育搞了一辈子,家里也就这么个惟一的孙女,自然也是想将孙女往这个面上培养。

    吴晟虽有些瞧出来,到是没说,“您多虑了,我瞧着窈窈没甚么事。”

    张老爷子想想也是,学校是他自己亲挑的学校,能出什么事?到把这个事放到了一边。

    吴晟夜里留宿在张家,为张老爷子大秘多年,还是头次在张家留宿,相比于平常的样子,大清早起来的他并未戴着那副金丝边眼镜,身上披着睡袍,赤着双腿,别看他斯斯文文,这双腿瞧着极为健壮,极为有力。

    张窈窈开门时,就看到吴晟从门前走过——她立时就关上了门。

    吴晟到有些奇怪,去敲了她的门,“窈窈?”

    张窈窈紧闭着房门,不敢开。

    吴晟哄着她,“窈窈开门?”

    这声音,让张窈窈汗毛直竖,比起卫枢来,她想她更想离吴晟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