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6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张窈窈出来的时候都懵了,这卫家的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把结婚当什么了?这一个两个的,好像把结婚当成吃饭聊天一样简单的事,真让她反感——

    她掏出车钥匙,正要上车,手到是被按住。

    她一回头,就与按住她手的男人碰了脸,也不是她故意的,她就是一抬头,人家到是好,就觑着这机会,手扳着她的脸,跟强制一模一样的扣着她的下巴,迫使她微张了小嘴——

    面前的男性面容越来越大,大得她几乎看不见全貌,直到嘴里被探入柔软而坚定的火热舌尖时,她才猛地反映过来,双手一推——到是推不动,来人就将她压在车窗上,兜头吻下来,这吻似网一样将她网在里面,在这个深夜里,她只能被吻得她神魂俱灭,竟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终于,他放开她,带着浓烈的粗喘声,脑袋靠在她颈窝里——

    这不是别人,正是卫枢,她从小就叫他一声“枢哥”。

    他不光吻她,手还不老实,已经隔着她单薄的上前在她胸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揉弄着,“刚才二叔说结婚,你是不是要答应了?”

    双唇有点疼,像是被什么给刺破一样,张窈窈十分的不习惯,双手抵着他,不肯叫她再往里走,“枢哥,我没同意,我同意做什么呀。”

    “做什么?有什么不能做的?”卫枢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与她的身子贴合在一起,严丝合缝的仿佛她就是他缺失的那些个人,“你不高兴吗?他都向你求婚了。”他明明是个大男人,众人看他是高高在上的,在她身上,说的话到句句都充满了委屈,似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告于他知晓。

    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令张窈窈很想从他身下逃脱,可现儿这情形,她真逃不了,男女先天上的对比,这是没法子的,按理说,她应该是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将卫枢训个满头满脸的唾沫星子。但她这两天就累得慌了,已经懒怠在别人眼里一直扮演听话的、乖巧的模样——“卫枢哥,要不你娶我吧?”

    她也是一时起火,就问了这么句。

    可眼见着卫枢眼里瞬间涌上来的惊喜——让她肉眼所见地打退堂鼓了,她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枢哥,我就同你开开玩笑,你别当真。”

    卫枢不仅当真,还心急得很,将她一把抱起来,“来,我带你买戒指去。”

    这等公主抱,她还从未在卫庄那里享受过,可如今对上他漾着喜色的脸,她心里头的话到了嘴边,又不敢说了,“别,别了,枢哥,都这么晚了,哪里还有什么可买的。”

    “我的生意,谁人敢不做?”卫枢家里不缺珠宝首饰,但他所要的戒指是他的心意,而不是那些个被收起来放在展览厅里展览的珠宝首饰,那些个都成了古董,“还得你自个挑,你自个挑到欢喜的就算是我们的婚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