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旧账新仇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颜色不一的书随意地丢在大理石矮桌上,酒水小吃又满满地摆在另一边。

    “这些都交给你了哦,繁繁,你好厉害啊,今天上课,老师夸了你好几次呢!还拿你当例子教育我,好惭愧,你教教我吧,怎样才能考出这么好的成绩呀?”何林曼目光轻佻地倚着墙,雪白的手指勾起周丹繁的一撮乌发,身子微微前倾,将她的颤栗尽收眼底,“都说良师益友,那么……繁繁,作为我们的年级第一,补导我功课很容易吧?”说着她打了个响指,笑着与坐在沙发上的黎晴对视,“你说,我要是年纪第一,爸爸会不会很高兴啊!”

    “哈,lydia,你在说笑话吗?年纪第一,你怎么考?做梦吗?”有人笑着出声,知根知底的,几斤几两很清楚。

    “我当然可以啦,只要繁繁愿意帮我对不对?别紧张,我开玩笑的……”周丹繁清楚的可以闻到何林曼身上的香味,很早就听说了,何林曼的香水是私人调制的,完全根据她的喜欢所订制。好像是果香,很天真浪漫的味道。至少那会她来的时候,站何林曼边上,甜丝丝的味道像极了棉花糖。

    “作业呢有点多,劳烦你帮我写完啦,这个检讨也帮我一起弄了吧,明天放学前给我,没问题吧?”指了指那堆散着的作业,何林曼笑嘻嘻地勾着周丹繁的脖子,“好啦,作业呢回家可以写,但是玩呢——就不一样了。我叫你出来,就是一起放松的呀,躲了那么多天,也该好了对不对?”

    江城晔开了瓶酒,度数倒不是很高,“lydia,你走开,让我跟周同学叙叙旧啊,平常在学校都没机会说话的。”

    “ok,你随意咯!”果然,搭在脖子上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甜腻的味道似乎多了辛辣冷冽,带着一股子脂粉感,果香中混合着微酸,她的鼻子不由嗅了嗅,可何林曼走得很快,一会便坐到了最中间的位置,拉着林西寒说话。

    香味淡了,若即若离地包围着她,无端让周丹繁感到安心。突然,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江城晔拿着开了的酒,围着她转了一圈,“你老妈年轻时候很靓啊,勾搭了不少富商,当年结婚,好多贵太都松了一口气呢。酒量也很好啊,你这个做女儿的,也不赖吧?喏,我也不为难你,谁让你来得太晚,作为赔罪,喝酒不算过分吧?”不容拒绝地强行将瓶口怼着周丹繁的嘴,江城晔挑眉看她。

    这几个家里都不是好惹的,随便拉一个都能把周家碾死,斗不过的。

    周丹繁已经哭不出来了,麻木地将递到嘴边的酒喝下,完全由不得自己,死命地灌,看她狼狈地喘气咳嗽,江城晔变了脸,拽着她的头发道:“什么意思?我看林西寒灌你的时候喝得挺欢啊?怎么,想要他来?寒仔——啧,这女的可真没劲!”扫兴地松了手,背着的手放在后颈,拿了麦克风点歌,“我还是喜欢胆子大的,那才有趣啊,喂,你哭什么,我都没干嘛好不好?”

    “爱哭啊,可是在这,你哭给谁看呢,又没有人会心疼的。”其他人不过是起哄,就是何林曼也拿周丹繁做解气的玩具,倒也没想干嘛。但黎晴不同,她跟周丹繁是真的有仇的。周母当年是港城第一港姐,迷得黎生脑子都糊涂了,又是送车送房,甜蜜共居,还时不时地高调探班,更过分的是差点被哄着跟黎晴的母亲离婚。

    如今港姐已暮,容貌虽不及从前,但更添风韵,不知何时又与黎生勾搭,为周家带来了不少好处,周丹繁本来还不够格进曲靖,就因为黎生出面,才与这几人成了同班同学。

    好死不死的是黎晴之前拍拖的男生也莫名喜欢上了周丹繁,狠心甩了女友,终日跟在心上人身后,殷勤讨好。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足够黎晴恨的。

    “lydia,你手机一直在响,谁找你啊?好着急的样子,不会是你偷偷找的小情人吧?”

    “有病吧你,垃圾信息啊,不用理会。”何林曼微笑着将手机调了静音,看着那一串号码,笑容微微凝固,对上身旁探究的目光,笑得极为自然,“看我做什么呢,黎晴那边不更精彩吗?”

    开了半瓶的酒直接被黎晴拿手里倒掉,洁白的衬衫瞬间湿透,沾着淡蓝的酒水的颜色。周丹繁咬着下唇,泪眼迷蒙,宛若暴风中的白莲,摇摇欲坠,我见犹怜。

    偏偏这些人都是坏心肠的,纷纷笑着拍掌,拿手机拍视频记录,黎晴见此,心中更为得意,反手甩了一巴掌在周丹繁脸上,拽着要扯她的衬衫扣子。

    纵使怎么躲都无用,更有上前帮忙顺便占便宜的,周丹繁脸上红肿,身上的校服几乎是要被脱光了。

    “砰啷!”酒杯被人狠狠砸在地上,炸起的渣子碎了一地,众人一惊,就连黎晴也停了动作。

    何林曼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差点要把手机也砸了,深呼吸了几次,强笑着对众人说:“不好意思,我今天的情绪不是很好,先走了,你们慢玩,账单算我头上。”

    完全不给一点拒绝,那人自说自话地要给她安排,不过是出来玩一下,电话就催命一样的打……装得可真是一回事,从前也没看出来他掌控欲这么强啊!

    手机被握得死死,林西寒察觉到她的不对,拉着她的手腕,“出什么事了?”

    “没有,不要多想,我先走了。”她不欲多说,冷脸踢着地上的周丹繁,“喂,我的作业别忘了,要是明天出问题……我不会这么算了的,恩?“半弯下腰用纸巾将她脸上酒渍擦掉,见着人绝望地缩在角落,内心竟觉得很有趣,连带着心情都好了一些,“好狼狈呢,我们的好学生出现在这个地方,一定很委屈吧?那,作业和检讨就麻烦你了哦,繁繁!我们,明天学校见。”转身那一刻,笑容顿失,已回复了那端的信息,其实很烦被人管着,尤其是像何淮安这样,半强迫半威胁,逼得她喘不过气。

    “lydia,我送你下去!”林西寒拿着她的书包大步追去,并排走,“上回商场的监控删掉了,那天你把人拉厕所的时候我就已经打电话要删了,你怎么才想起这事。要是晚一点,真有把柄落下咯。”

    “周丹繁很聪明,那天还录音,不过我也删掉了,一会记得提醒黎晴他们,这种事闹大了,我很麻烦。”出了电梯,何林曼伸手把书包背上,车子已经停在门口了,林西寒交代了几句,看她上车,才转身。

    ————

    欺凌真的很恐怖啊,我以前有个同学午休前被叫出去,午休都快结束了才回来,脸都肿了。不过她自身也有原因,老喜欢在背后嚼舌根。其实女生嘛,都喜欢说人家悄悄话的,不过可能这个同学倒霉,人家看她不爽,正准备找理由想收拾。

    我个人觉得被欺负还是要告诉家长的,那个同学就是自己扛着,结果被堵了好几次,我挺不赞同这个做法的,最后还要学校出面警告,连警察都搬出来了,才消停。

    初中时候我班上就有个男的老喜欢弄别人,有病一样的,每个人都要招惹,关键他这人很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所以不要太过分,大家都忍忍,老师都拿他没办法。我对这人都有阴影了!前几天出去散步的时候,有个男的乍一看跟他很像,我当时心脏猛跳,下意识地就想跑,想躲开,那种打心底的厌恶真的没法忍。

    可能我长得丑,那人就老喜欢莫名其妙骂我,打我,很奇怪啊,我也没挖他家祖坟吧。一星期起码有叁天在骂我,要么打我一下,全班大概就我一个女的遭到这样,长什么大,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这样讨厌我。很见鬼的,我性格也没招人这么厌恶吧……反正我实在火了就还手了,但力气小,就是个废物,没用,惹得那男的更过分的辱骂。那天我真的很生气,甚至恶毒地想这人去死!后来回家跟我爸说,他第二天放学带着我叔叔来找那男的,终于让我在接下来的校园生活得到了宁静。

    我有时就想,如果我初一的时候就跟我爸说,然后那会就解决了,是不是后来我的心理状态会好一点,也不至于在初叁那会精神将近崩溃。

    我真的希望像这些乱七八糟的暴力啊,或者莫名其妙的男的能消失,人和人之前就是互相尊重的,有时候施暴者确实是有原因,被打的可能真的有问题。但大多数还是可以好好解决的嘛,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怎样,出生的那一刻,父母肯定是满心欢喜的,所以啊,是值得被温柔以待,世上最好的。

    不过真被欺负了,不要觉得跟家长说就是添麻烦,有些人就很贱,不来点强硬的,不会知道错的。我现在过得也很好,班上同学也很好,虽然有时候对同学关系敏感了些,但大家相处的都很好啊。没人会觉得我曾经是丧丧的,完全厌世到好几次准备把自己解决了,所以环境很重要,家庭也很重要,反正就当一个小树洞了,吐槽一下。

    能看完的人也谢谢你啦,不管我以前怎么样,但还是祝愿我们每天开心,如意顺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