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0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凌数看到了她皱着的眉头,本来还觉得有些可怜,现在也被打散了。

    这个时候还关心鞋子的女人呐。

    等她上了楼,凌数倒车离开。

    此后的日子,赵玮伊像是赖上他了,他给她找了个人,“老肥算是半个拉各斯当地人,对这比我熟,有事都可以找他,放心,是中国人,语言没有问题。”

    赵玮伊不干,还是什么事都找他,要辆车搞个驾照这都不算事儿了。还把他当真心姐姐使唤了。

    时常是做完志愿者工作就来堵他下班。

    干特助的,哪有什么准确的下班的点,她倒是好耐性,就在他办公室外头等,没几天,来往的高层都冲他挤眉弄眼。

    “凌总,女朋友挺漂亮的啊。”

    “凌总,总这么让女朋友等真的不好。”

    “凌总,你女朋友……”

    凌数轻哼,呵,女朋友,有这样的女朋友,不如死了算了。

    奈何他躲不过,她永远有很多理由让他请她吃饭。

    “我等了你这么久,你不应该请我吃饭吗?”

    “我跟你讲这么多隐私,你不应该请我吃饭吗?”

    凌数想,公主病恐怕是这世上最无可救药的病。她那些隐私,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何陆北,那个男人,还在他的监控名单里呢,她这头脑热着,殊不知人家何陆北,早已心属他人,看上的还是苏叶……

    有够纠结。

    有次刚从外地回来,身心具疲,他实在不耐烦,很直接地回绝,“赵小姐,我真的没有时间应付你,也没有兴趣和你吃饭。”

    赵玮伊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笑脸耷拉下来,眼睛眨巴眨巴,讷讷说:“哦,这样啊。不好意思哦,我只是找不到人聊天了,我没有朋友。”

    然后她转身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嘀咕,“怎么大家都讨厌我……”

    凌数有那么一瞬,想要叫住她,但终究还是没有。

    如此她真的再也没来找过他,他过了一段时间安生的日子,有一天下了班,习惯性往外边看,没看到熟悉的身影,凌数竟有些怅然的感觉。

    但他也没有在意。第二天鬼使神差的,他打电话给老肥,老肥那边说:“赵小姐没有找过我,大概已经适应在这边的生活了。”

    凌数挑挑眉,那敢情好。

    挂断电话他忍不住拿起手机,她给他的短信,还停留在那天,他直白拒绝的那天。

    “我准备收工了,在路上了!”

    往上一条条,短信界面的对话框一直是一个颜色,因为他没有回复过。

    凌数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愧疚。因为说起来她除了公主病,身世确实是有些可怜的。母亲去世以后,后母待她不怎么友好,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据说比她还要骄横,如此在家里恐怕也没有什么地位可言。

    除了她爸,恐怕家里没有人真心对待过她。

    如此想来,凌数着实有些心软。但仅仅是愧疚,他想。

    再见到赵玮伊,是孔子学院年展,他看到她和安娜坐在一起,来给苏叶打气。结束后,拽着安娜从后门出去了。

    凌数鬼使神差地跟上了,他想,那天说的话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些过分了,处于绅士礼节,他想他应该去倒个歉。

    刚出门就看到她奔着一辆车去了。

    何陆北,听她念叨了很久的何陆北,风姿卓越的何陆北,人很好对她却很差的何陆北。

    凌数眯了眼睛,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当晚酒会,周浦深早早离开会场,约美人下棋去了,留他应付宾客。快凌晨他才回到家。

    一个人影蹲在他家门前,他下意识警惕了些,缓缓走近。那人听到脚步声,也缓缓抬起头。

    昏暗的灯光下,赵玮伊脏兮兮的脸印入凌数的眼帘。

    哭过,泪渍明显。

    他站在几米开外看着她。有一段时间的相顾无言,她尝试站起来,蹲久了腿软,她动作太急,一个踉跄,凌数也没接住她,她就摔倒在他面前。

    天气很燥热,他脱了外套挂在胳膊上,等着她自己站起来。

    好一会儿,她都没有动静,凌数弯腰正要扶起她,突然传来的哭声让他动作一顿。

    她没有一点缓冲地,趴在地上放声大哭。

    凌数蹲在她身边,盯着她的头顶发了会儿呆。她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凌数想大概是因为晚上喝了不少,他居然生出心疼的感觉来了。

    他一把捞起她,她的脸一翻过来,凌数说:“停,丑死了。”

    她果然停了,盯着他的眼睛不作声,肩膀还控制不住地一抽一抽。

    他把她扔在沙发上,递给她一条热毛巾,“擦擦。”

    她缓缓接过,一直看着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模样。

    酒气比他还大,肯定是因为何陆北,把自己搞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凌数一点都不想管她,睨她一眼,转身准备进去洗澡,手指被抓住了。

    赵玮伊跪立在沙发上,拉着他的手,他一顿,却没有回头。赵玮伊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又讪讪地松开了手。

    她坐回沙发上,凌数转身看她。

    视线一对上,她的脸蛋又皱到一起,没一会儿抱着抱枕就开始哭。

    大概已经哭了很久了,这会儿一哭就开始咳,那阵仗,像是心肝脾肺都要出来了。

    凌数无奈极,只好坐到旁边,然而他没有安慰女性的经验,也只能坐在一旁,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扶额偏头看她。

    她突然就扑进他怀里,这是凌数始料未及的。

    他来不及反应,少女独有的香气伴着酒气扑进鼻息,他愣怔了一会儿,低头看她黑乎乎的脑袋。

    她匍匐在他胸前,竭斯底里哭泣。

    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哭的人。当他的手缓缓抬起在她背上摩挲安抚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他猛地一震。

    他的手停下来了,她的哭声也渐渐小了,她慢慢直起身,擦鼻涕和眼泪。

    凌数低头,她用的是他的领带。

    哭笑不得。他偏头过去,无奈地勾起唇角,这一笑,又是一怔。

    他没生气,没不耐烦,他不正常。

    赵玮伊擦完了,很自觉地把抱枕放在他膝盖上,趴在上面缓和气息,一抽一抽地。

    她没说话,凌数也不知道说什么。

    罢了,看在她可怜的份儿上,他总该绅士一回。

    凌数往后靠着沙发,低头看她肩膀一抽一抽的频率逐渐低下去,声音渐渐弱了,气息渐渐平稳。

    他也靠坐着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久,腿已经麻得有些受不了。凌数轻轻动了一下,赵玮伊没有动静。

    他叫她:“玮伊——”

    没有回应。

    他轻轻将她翻过身,把她放好,她抱着抱枕不肯撒手,凌数转身要去洗澡,鬼使神差地又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不算窄,但她一直在动,保不准……

    凌数轻叹口气,还是抱起她往卧室走。

    这段路不算长,他甚至能记得自己的步数。

    但凌数在这短短的路程里,暗暗下了心。

    他没有过情感经历,但是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内心的那一点地盘儿,大概被人强行挤进去了。

    这个人心里那块地盘,却是别人。

    不过不着急,既然想明白了,他凌数,没在怕。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