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00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苏叶是真的瞧不起何陆北。来看他,却也不是落井下石,朋友之谊,她尽了,就已是她能给的所有的宽容。穿上这双鞋,是缅怀,也是一种了断。

    缅怀那个,在她来到这个陌生土地之初,给予她友朋关爱的大男孩。

    虽然周牧做的事,更令人难以置信,但何陆北,更让人难以接受。

    苏叶的心很小,还是为赵玮伊愤愤不平。赵玮伊为何陆北,算是奉上了整个青春,他不屑,毫不留情的挥霍她的爱,到头来,又为了保命,转过头去倒追。说白了,还是在用爱情换取利益。

    真令人嗤之以鼻。

    可再怎么说,他也已经得到了该得到的报应。于情于理,她都不会再去踩上一脚。当然,也不能昧着心,去安抚慰籍。

    这是这段勉强称得上是友情的感情,最恰当的结局。

    周牧已经在等她。苏叶坐下后,他隔着玻璃,看了她很久,她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对视。

    她先打破沉默,“你的脚伤,好全了吗?”

    他中了凌数一枪,难怪那时候见面吃饭,他没有接送她,也没有站起来过。

    周牧低了头,“你都知道了。”

    “嗯,”苏叶直言不讳,“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浅川的目标是你。”

    苏叶说:“没有差别,周牧。”

    他怔了会儿,随即嗤笑起来。他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想的是,他的目标不是她,那么他的罪过也就没有那么深了。

    但是在苏叶看来,没有什么差别,他的目标是她还是周浦深,都否定不掉他的罪行。她站在大观上,鄙夷他的自私小器。

    周牧说:“我以为,你来看我,至少代表你不恨我。”

    苏叶说:“我是不恨你,用历史的眼光看,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事。”

    每个人出生之初,最早学会的,都是喜欢,是爱,喜欢母亲的怀抱,爱香甜的乳汁,只有慢慢长大,接触越来越多的人,才开始学会讨厌,学会恨。

    恨对她来说,算是一种修过学分的情感,如今回头去看,不过是一门功课,小时候她觉得她恨戴莉,后来她以为她恨周宪。可现在回头看,不过是年少,把没经历过的,没见过的所有不情愿的事,都称为讨厌,把不合自己意、影响了自己人生的人,都称为憎恨的人。

    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

    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前尘旧事,想起来清晰如昨,但心境已大有不同。人都会遗忘,厌倦,变老,离去。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其实都不是什么事。

    周牧看着她黑亮的眸,突然有种怅然感,又有种释怀感,矛盾交织。

    他说:“你能原谅安娜吗?”

    苏叶突然想起一句话。

    诚觉世事皆可原谅。

    可是,她轻吐一口气,“原谅什么呢?”

    周牧微惑,转瞬,像是茅塞顿开,心口一震。

    不知道要去原谅什么,或许就是最真诚的宽宥谅解。

    苏叶早早经历了太多超越年龄的事。比大多数人都要早早学到了恨。她曾以为那是不幸,但现在看来,早早修上课程,早早毕业,她如今的旷达也是同龄人所未能匹敌。

    周牧笑说:“不曾拥有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苏叶说:“一辈子还长,你还没有老去,又怎么能现在就去总结遗憾?也许有一天,有个人出现,你也会庆幸,没有放弃对前路的希冀。”

    周牧说:“谢谢。”

    这回苏叶微笑说:“不客气。”

    时间不多,她要离开了,周牧忽然叫住她,说:“有一件事,我想我需要告诉你,关于周浦深。”

    第73章 结局(下)

    结局(下)

    rc上下,都知道,那个雷厉风行的卡罗琳,真的归来了。

    她这回拥有双重身份,深瞳公司总裁、周浦深特助。噢,忘了,还有一重,准周夫人。

    周浦深那场求婚,至今还是谈资。强势如周先生,求婚时栽了跟头,说出去恐怕没几个人相信,但是就是那么神奇。因为这世界,总是一物降一物,再强势的周浦深,也还是栽了苏叶的跟头。

    苏叶生日那天,碰巧是深色灵瞳澳门旗舰店剪裁开业的日子。她早早就飞过去参加发布会。

    听说就因为这个,二人闹了不愉快,周浦深认为,她的生日她就应该好好呆在他身边和他过二人世界,而苏叶则认为一个生日无足轻重,发布会更重要。

    于是冷战。应该说是苏叶单方面冷战。

    周浦深发了脾气,但最终还是财大气粗地包下了吕和德的赌场酒店,给女友的子公司办发布会。

    晚上的庆功宴,苏叶穿着红色礼服登场,没有男伴,自己一个人进场,气场十足,顾盼生姿,美艳不输品牌代言人,气势上也更胜一筹。

    不少人是又羡,又妒。也是,周浦深的女友,走到哪里不是横着走的。只恐怕,在周浦深那半声气都不敢吭,小鸟依人。瞅瞅,生日还在工作,周浦深都不在身边。

    而之后发生的事令众人目瞪口呆。

    宴席间气氛很好,有侍者推蛋糕进来,无论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大家都唱着生日歌,苏叶微微笑站在蛋糕台后头,烛光摇曳,映照着她的脸,宛若仙子。

    许完愿,苏叶吹掉蜡烛,灯光却没有应时亮起。宴会厅里陷入黑暗,台下开始躁动起来,大家都不敢乱走,怕碰着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响起来。

    台上也突然有了动静。众人只听见台上,苏叶的助理在喊,“你们干什么,知道这是谁吗!保安!”

    似乎是发生了情况。

    众人连忙拿起手机照明。

    台上的情况让人惊慌失措。

    除了苏叶,所有人都被西装革履,肌肉贲张的大汉控制着,苏叶则被绑在一张椅子上,眼睛也被蒙着。奇怪的是,绑着她的东西并不是绳子,而是领带。

    周浦深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宴会厅的门打开,外头的光一溜烟跑进来,照成一条通道。

    他逆着光,徐步踏上红毯。众人四散开来,知道大概有一场好戏要看了。

    一只机器狗跟在他脚边,咔嗒咔嗒走着,一边走还一边嘀咕着什么,听不清楚。

    苏叶没有什么反应,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像被绑架的不是自己。

    场面静下来,周浦深走到苏叶跟前,“宝贝?”

    苏叶说:“周浦深。”

    这称呼对比让人竖耳朵。周浦深那声宝贝,叫的人直怀疑来者不是周浦深,而苏叶那声,直呼大名,听着颇有管家婆的意味。

    周浦深说:“宝贝,跟我走,我就解开你。”

    “去哪里?”苏叶淡定问。

    “登记结婚。”周浦深说。

    苏叶说:“太晚了,再说吧。”

    “小问题。”

    苏叶:“妆花了,不想拍照。”

    “这个问题值得提出来吗?”

    苏叶:“户口本不在。”

    “姜院长早上送过来给我了。”

    苏叶:“噢?”

    两人你来我往地对话,旁若无人,再简单不过的对话,但是看着还是很诡异。且不说这逼婚似的架势,这样的情景,苏叶竟然没有跳脚,平平静静地就跟闲聊似的。

    周浦深说:“你没有选择,这里全都是我的人,包括观众。”

    这会儿观众开始起哄,“嫁了吧!”

    苏叶的眼睛蒙着,看不见她的眼神,但是,一束光下,她轻轻翘起了唇角,缓缓说:“噢?是这样吗?”

    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四个彪形大汉把周浦深扣住了。苏叶的手腕轻轻一扭,绑着她的领带就掉在了地上,她抬手解开蒙着眼睛的领带,往身后一甩,缓缓站起来。

    她站在迎着光线的高台上,高出所有人,勾着唇浅笑,美艳、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