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0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苏叶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终于可以动弹了,她往右看,没人,往左看,熟悉的面孔,担忧的眼神。

    “姜姨……”声音还是沙哑,一张嘴她自己都想笑了,真像只旱鸭。

    姜蓉走到床边,“可是醒了,听到消息,我都快吓死了,一路上我都在跟你妈妈道歉,怎么就没有照顾好你。”

    苏叶笑了笑,“我自己不小心,总给您添麻烦。”

    她说话气还很虚,姜蓉扶她半躺好,“累就不说话了,先吃点东西,我自按照医生的嘱咐自己做的。”

    她已经能自己动手,就是动作慢些,她往外头望了望,没人,姜蓉看她的模样,笑笑说:“找凌总呐?他刚回公司忙去了。”

    苏叶怔。

    姜蓉说:“一大早凌总就把我给接来了,我还听说RC这下子要给拉各斯大学更换电力系统,保证晚上的电力供应,这可不是笔小钱……”

    苏叶默默地听,默默地点点头。

    “我看他对你也是上心得紧,凌总青年才俊,仪表堂堂的,苏叶啊,别怪姜姨话多,如果能遇上合适的,也该试试处处,早些找个人照顾你,我放心,你爸妈也能放心。”

    凌数?这都什么跟什么……她右手拿勺子,没一会儿就乏了,换了左手,刚抬起手,手腕一晃,她疑惑——她的左手手腕上,多了个手环。

    外观没什么特别的,黑色,胶质的,不怎么好看。这是什么?

    见她不答话,姜蓉又叹气,“只可惜凌总是周先生下头的人,不过你也别顾虑太多,如果中意,能放下以前的事,我倒觉得更好。”

    越说越离谱了,苏叶只好拍拍她的手,微笑说:“姜姨放心吧,我都会放在心上的。”

    姜蓉一直呆到下午,苏叶打了点滴再次沉睡,她才离开。

    她睡得很不安稳,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她记得她醒来过,周浦深在她身边,可怎么再次醒来,一点他出现过的痕迹都没有?她恍惚记得他的声音透着紧张,是梦?

    手腕的刺痛感惊醒了苏叶,护士切瑞正在给她拔针,见她苏醒,微微笑说:“哈尼,又见面了。”

    苏叶全身都乏,只有脑袋还在转,她记得她在中尼友好医院,而切瑞分明是白人医院的护士。

    “我转院到你们这来了?”

    切瑞摇摇头,“这可不是医院。”

    她把她扶起来半躺着。苏叶这才注意到,她身处一个陌生环境里,不知是哪里,却也知道绝不是病房。

    身上盖的被子是烟灰色的,质感细腻,床很宽敞,她边上看着还能睡下好几个她。房间很宽敞,整体现代感极强,灰白黑的色调,墙体做成了立体砌石的样子,空间看起来冷硬极了。

    房间右侧,是一整面的机器人模型,大的小的,摆在分格讲究的展示柜上,木制柜体中和了金属质地的刚硬,添了些柔软。

    左侧,一整面玻璃墙体,一直延伸到房顶上,下面有茶几有沙发。这房间的主人一定很会享受,苏叶现在望过去,能看见一整片蔚蓝的海,而她也可以想象,夜里躺在沙发上,仰望夜空的画面。

    “这是哪里?”

    苏叶心里头也有隐隐的猜测,凌数在这时候出现,证实了苏叶的猜想。

    “苏小姐,”他转头去问切瑞,“情况还好吗?”

    “很正常,多休息很快就好了。”

    “出去吧。”

    切瑞出了门,苏叶也不多说话,她没有多少力气,开门见山问,“我在哪里?”

    “这是先生在拉各斯的住处。”

    果真是的。所以他确实出现过了,不是她的梦境,“那他现在……”不对,她起来的时候,姜姨在,而且说了到时候她出了院就搬去她家里休养几天,“我怎么到这来了,我家里人会担心。”

    “苏小姐放心,我已经跟姜院长说过了,我接您就行。”

    “她答应了?”

    “答应了。”

    这……苏叶想起姜姨那天说的话,她八成是把他代入到她的追求者的角色里去了。

    这天大的乌龙要如何解释?

    凌数说:“先生那天是连夜过来的,撂了许多事,都是刚起头的事,不好丢,现在还在处理。”

    苏叶点点头,除了点头,她好像也不能做什么。

    凌数走后苏叶尝试着起了身,腿有些麻,她用手敲着腿侧的穴位,手也没什么力气,但也缓解了些,撑着床沿,苏叶缓缓站立,走了两步,腿脚没力气,又摔回了床上。

    周浦深进来的时候,苏叶就狼狈的趴在床边,她手臂也撑不起自己来,只好打着滚要回到原先躺的位置去。

    他三两步就走过来,一把捞起软糯糯的身子,打横抱了起来。

    苏叶勾着他的脖子,看到他突起的喉结,往上是冷硬的下巴。

    察觉到她在看他,他低头,她的视线又躲开了。他把她轻放好,给她拽过被子盖好,站在边上居高临下看她。

    “为什么给我打电话?”他问。

    语气冷淡,一如当时他问她——有事?所以他的紧张真的是她在做梦。

    苏叶的手机里,静静地躺着一条通话记录,她记得,意识到危险的那一刻她不假思索地拨通了他的电话。她也清晰地记得,他冷淡的回复。

    “按错。”她说。

    “按错十几个数字,恰巧错到我的号码上来了。”周浦深淡淡道。

    她的借口找得确实不怎么高明,她从不保存通讯录,每个电话都是一个个数字拨,如果全能按错,真是神奇。

    “是很神奇。”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她若不承认他也不能怎么样。

    周浦深哂笑一声,“苏叶,你承认依赖我,有那么难?”

    她又沉默了,有时候她的被动真是令人抓狂,周浦深本就不是有耐心的人,俯下身问:“你要什么,告诉我。”

    他究竟要怎么做她才肯正视自己?

    苏叶抬起头,说:“我要一段平凡的感情,平等,信任,坦诚。缺一不可。”

    周浦深盯着她的眼睛,她也回视他,在他高压的气场里毫不示弱。

    他问:“我没有?”

    苏叶:“你一项都没有。”

    周浦深:“那你呢?”

    苏叶:“若对方给,我也给。”

    周浦深捏她的下巴,“你这是双向标准,不公平。”

    她要求他先给,她才考虑要不要给,霸道至极。

    苏叶沉默半晌,“这是我最高傲的地方,也是我最卑微的地方,只有这样,我才不会跌入尘土里。”

    他们俩属性上的本质差异,注定从一开始就不平等,他的性格,人声经历让他天然高高在上,即使在感情上也是如此;她的坦诚,与他而言可有可无,即便她什么都不说他还是能知道他所想知道的一起,她则不能。

    若草率开始,他或许可以给她一段甜蜜的爱恋,却极有可能到不了爱情就要曲终人散场。

    只有他先给,她才不至于为了维持这段爱恋,把自己变成一个低到尘土里的可怜鬼。

    看似高傲,实际上没有什么比这更自卑——没有资本,所以极力去维护和争取。

    周浦深放开了她的下巴,拇指在她脸颊上摸索,“苏叶,且走且看。”

    他在她额头印下一吻,提步离开。

    在苏叶的要求下,第二天凌数差人把她送到姜蓉那里去了,周浦深始终没见到人,苏叶想,大概是被她乱七八糟的要求搞得不耐烦了。

    是啊,多少人争着抢着求他去爱,她还设门槛,不自量力。

    摩洛哥公主,香港名媛,大概她们更适合他。

    她在下多大的赌,只有她自己知道。

    姜蓉对凌数的热情把他给吓到了,只好说自己在安哥拉还有工作需要立刻离开,否则真在姜蓉那里吃上饭,回去先生还不把他给卸了。

    姜蓉第二天就出差去了,家里佣人照顾着苏叶。

    其实她也不需要别人照顾,身体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学校来了电话,通知她回去上课,她疑惑,对方也只说回来再作说明。

    于是苏叶又搬回学校去住。

    回到寝室,安娜扑上来抓着她的手上下看,“你好了吧,没有什么后遗症对不对,我后来还去医院看,护士说你出院了。”

    “嗯,去我阿姨那里养病了。”苏叶说。

    安娜点头,“这样也好,寝室里乌烟瘴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