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9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她会不会就这么死在非洲了,可是不行啊,她那几天那种乱七八糟的情绪,大概叫思念,她现在有点想要告诉他……

    如果她真的死掉了,他会不会有一点后悔,最后时刻还对她冷言冷语?

    意识的最后,她想起他冷淡的语气,摩洛哥名公主,香港名媛……

    百来平的病房里,死寂,点滴声都能听见。周浦深陷在沙发里,手支着额头静默得像座雕塑,凌数立在一旁,犹豫要不要继续汇报。

    周浦深这个状态,比挂断电话那一刻还要让人胆寒。

    昨晚,他们刚结束一场宴席返回住处,席间,军方代表夸夸其谈,说自己处置了不少叛徒,酒后难免忘形,为了彰显自己得势,处置的细节也拿上台面来说。周浦深最忌讳血腥,一直脸色阴沉。

    直到他的私人电话响起,他的脸色才缓和下来。知道那个号码的人不多,这么晚,凌数想大概是老夫人那头,岛上出了什么事。但周浦深眉头舒展,甚至轻勾唇角接起来,凌数知道,对方除了苏叶不作他想。

    却听先生故作冷淡说:“有事?”

    那头却没有回应,没一会儿,周浦深神色凝重,突然道:“去机场!”

    车厢静谧,凌数听到电话那头,有人着急忙慌地,不停地喊着苏叶,再后来电话就断了。

    “我马上给赵小姐打电话。”凌数说。

    拨了好几次,赵玮伊都没接,他只好吩咐人先到拉各斯大学去看看情况。飞机落地后,周浦深一上车就吩咐司机速度要快,车子刚驶离机场他又叫刹车。

    下一秒,周浦深把司机赶了下去,上了驾驶座周浦深的侧脸,线条崩的紧紧的,透着股凌厉劲儿。

    车子飞驰在午夜的拉各斯街道上,那速度,凌数已经太久没体验过。像是回到了轻狂年少时期,二人一起深夜飙车追求速度带来的快感。

    成为掌权人之后,周浦深就再没有过这样,心绪暴露在旁人眼里,毫不掩饰。

    也再也没像现在这般,整个人陷在沙发里,面露疲态。凌数已经很久没见过他疲惫的模样了。

    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凌数说:“先生,您该休……”

    “那个女孩,”声音沙哑,“让她进来。”

    安娜进了病房,凌数让她坐,她摇摇头。周浦深坐着,她还是站着好,好歹高些,底气也足些。

    她咽了口唾沫,才开始说:“我今天进村去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大概九点半,我快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看见苏叶躺在地上,嘴巴都黑了,脸也是青的,我叫她,她也不应,我抬不动她,就想办法找人,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给我,我接起来,那头说,让我在宿舍楼梯底下拿血清给苏叶打针,不然她就死了……”

    周浦深抬眸,安娜就是一顿。凌数说:“继续。”

    “我很害怕,我也不敢打,万一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之后楼上的老黑听到了声音,就下来帮忙,说苏叶被蛇咬了,然后那管血清是她们打的,后来医生就来了,我听见医生说什么来不及了,我就吓晕过去了。”

    周浦深难得地,耐着性子听她说,等她停下来,他目光直直地看着她,笔直研判,那眼神气场太强,她忙低头避开了。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凌数打发她出去了。

    周浦深突然问:“出事的时候赵玮伊在哪里?”

    凌数心口一咯噔,连忙说:“先生,赵小姐虽然顽劣,也和苏小姐有些过节,但是她……”

    他顿住了,因为周浦深突然看着他的眼睛,缓缓说:“还在每天给她送饭?凌数,别让其他东西影响你的工作。”

    他心惊,愣怔住,半晌,他点点头,“知道了先生。”

    他以为周浦深从未关注过他的事情,然而周浦深竟连他给赵玮伊安排送饭的事都知道,也一眼就洞察他待赵玮伊不同旁人。

    “查到多少说多少。”周浦深说。

    凌数轻吐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咬伤苏小姐的是黑曼巴,拉各斯大学目前没有人被咬伤的记录,环境也确实不适合黑曼巴生存,所以判断是有人蓄意放的,学校停电,摄像头不是红外的,形同虚设,那管血清没有问题,当时注射之后解了部分毒,打给安小姐的那通电话来自学校电话亭,没有新指纹,电话录音是变过声的,性别暂时也无法分辨。”

    黑曼巴毒性很强,最快致死纪录是二十分钟,苏叶还算幸运,许是她的手机光线把黑曼巴吓走了,没咬很深,毒液释放得也不多,那管血清也注射得及时,否则当真是神来了也救不回。

    有人故意放蛇咬人,又有人及时救了人,此人还不愿意露面。目前也无法判断,放毒的人和救人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若是同一人,害人又救人动机何在?若不是,又是怎么知道的有人要害苏叶并且准备好解毒的血清,却不在这之前知会苏叶一声?

    周浦深眼都没抬,只是挥挥手,“去查。”

    凌数知道他仍旧是信任他,屈身出去了。

    隔着一堵墙,病床上,苏叶的脸苍白,陷在白色的枕头里,像是虚化掉了,嘴唇的黑色已经退去,却没有恢复红润,唇瓣干巴巴的,细看之下有了裂纹。

    她的睫毛真是长,却一点儿都不翘,直刷刷的,据说有着直长睫毛的人任性。

    这时候或许很多人会说——不准,苏叶那么冷静理智。

    周浦深俯着身,看着她恬静病态的睡颜。

    他再了解不过,从小到大,她就没变过,本性就是任性,只不过被包裹在冷静理智的外表下,不轻易让人察觉罢了,然而掩藏太多,有时反而是欲盖弥彰。

    她若是不任性,怎可能仗着车子性能好,说撞就撞,一点挽救措施都不做?

    她若是不任性,怎可能说跑就跑不管不顾,看似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却忘了最重要的事——她没把他安排好。

    她知道他对她那点心思,毕竟他自认为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可她就能当作不知道,以上下属关系同他相处。

    她总想着要保护自己,在感情里不受伤害,他知道,归根结底,是因为父母失败的爱情,让她充满不安全感,想要在感情里掌握主动权。

    可是,努力寻求主动权的过程,又何尝不是迷失自我的过程?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的所有任性,都与他相关。她就是仗着他喜欢她。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她理智了这么多年,任性一下又何妨?他有多少年没见着她爪牙尽露的样子了?

    第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呢,隔得太远他已经记不清年岁,只记得她还是小小的奶娃娃,还没他腰那么高,蹲在他跟前,撑着腮问他:“哥哥你怎么不开心?”

    那时候他即将赴英国留学,十三四岁的年纪,对举目无亲的国度充满未知的恐惧,对背井离乡充满不解。周家在给他办送别宴会,来了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呆着,却被她惊扰。

    他没回答,她很执着,反复问,还扯他的袖子,爬过来“吧唧”一口亲在他脸颊,嘟囔说:“我爸爸不开心的时候,我亲亲他就开心了,那哥哥我亲亲你,你就开心了。”

    谁家孩子这么……任性。

    后来他知道她是他的家庭教师戴莉的女儿。

    脸颊上软糯温湿的触感,周浦深在英国的时候,还时常想起来。

    再见她时,他已经二十岁,他在替父亲考察尼日利亚的时候,掐准时机打开了矿产业务,年纪轻轻就负责了不小的项目,他已经完全没有当年稚嫩的模样,她也已经出落得清气水灵。

    那双眼睛,添了些豆蔻之年不该有的东西,淡漠,疏离。但她骨子里那点任性劲儿,还在。她摔奶罐子,他没躲,他就是想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可是她没有,她那双眼睛,盯着他,毫不畏惧,亮亮的,漂亮极了。

    不曾想多年重逢,竟是在拉各斯。她换了名字,面貌也不再稚嫩,但那双眼睛,滴溜转的时候,周浦深便觉得,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了。

    第29章 Chapter 29

    那时候带走她,周浦深也没预料到,到现在会如此上心。步步为营的是她,不动声色的是他。到现在似乎正好相反。

    苏叶或是钟晚,有什么分别?她只在他面前表现出的那个她,就是真实的,冷静也好,任性也罢,他乐意看。

    周浦深抚上苏叶的脸颊,眼神柔和。

    苏叶感觉眼皮好沉,她试着抬起许多回了,眼睫终于拨开黑暗,漏了一丝天光,她缓缓睁了眼。入目是白花花一片,是墙还是冥间?她不知道自己死没死,这下子是在哪里,脑袋比眼皮更沉,她想左右看看,但没力气转动脖子。

    正无奈,她感觉手腕被抓住了,下一秒,意识模糊前出现在脑海里的那张脸就出现在视野里。但又有些不同,脑海里他眼神温柔,眉目俊朗,气宇轩昂。但眼前这张脸,表情好凶,眼睛猩红,额前的碎发耷拉着,下巴有青青的胡茬——憔悴、狼狈。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他的疲态?

    她到底死没死?闭眼再睁眼试试……

    眼皮还没阖上,怒呵声吓得她睁大了眼。那张凶凶的脸,嘴唇一张一合,说:“你敢再睡试试看!”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没那么强的气势了,但震慑苏叶足矣。

    她强撑着微拉嘴角,“我、我还活着啊……”许久没开口,嗓子一打开,声音浑浊。

    她软塌塌的身子被轻轻扶起,落入滚烫的怀抱里,越箍越紧。他的大掌撑着她的脑袋,摁在他胸口。他体温好高,属于他的味道盈满鼻息。

    据说人死了还有视觉触觉,但失了味觉和嗅觉。所以,她确认她还活着。

    耳边,他沙哑的声音在说:“我没允许,谁敢让你死?”

    一下,两下,三……怀里的人没了声,周浦深抽离了些,捧她的脸,轻轻拍,没反应。

    值班医生的小心脏,在周浦深来时被拎起来之后还没放稳,又被狂响的呼叫铃提了起来。

    周浦深还抱着苏叶,低声却狠戾地问:“她为什么又昏过去了,她再不醒你们明天就可以滚出拉各斯了。”

    凌数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笑——关心则乱,先生居然说了粗口。

    医生低眉胁肩站着,内心腹诽——长时间昏迷突然清醒供氧不足加上低血糖而已啊啊啊!没常识!

    然而,只能回答:“先生,苏小姐休克太久,刚醒来身体机能没办法负荷,再睡一觉吃些东西就好了。”

    周浦深全然没有尴尬的自觉,挥挥手把人都打发走,就这么和衣半躺到病床上,搂着软软的身子,手腕轻拍。

    俯身,他在她额间落下轻吻,长久地凝视她的长睫。

    他总算是等到了,她出事时第一个想到联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