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8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说罢扭着腰走了,苏叶站在原地,想了半晌,耸耸肩。

    接下来两天忙着适应行政部的工作,倒也过得极快,好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日子过得很平静,苏叶在网上找了个代购,买了些矿石专业的书籍,书没到,她有空就只能在网上看看零碎的知识。

    倒是在学校,苏叶的生活不是很平静。她的停课,就像是证实了确有其事似的,寝室楼里的老师议论起她来,已经完全不带遮掩的。

    前天晚上路过隔壁寝室,听到赵玮伊的牌友在说:“你室友卡罗琳可真行啊,学生都敢玩。”

    平日里听到议论声,她是不理会的,但她停下了脚步,听赵玮伊的答复。

    场面没了人声,赵玮伊似乎在思考,然后她在搓麻将的喧闹声里,说:“她这个人,不就是这样,看见男人就扑,那里管对方是谁!”

    鼻酸瞬间涌上来,苏叶眨巴眨巴眼睛,回寝室去了。

    周五的时候她还是照常去巴布贾小学。校长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拉她聊天。

    苏叶说:“最近停课了,会有更多时间可以过来陪孩子们。”

    苏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两手摩挲的小动作,泄露了她的心情并不是很愉快。

    “最近是不是不愉快,发生了什么事吗?”他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坐下来说话。

    校长眉眼温柔和蔼,苏叶突然就有了倾诉的欲望。

    这件事到现在她都没想明白。她在学校不参与评选,没有对任何人构成威胁,平日里她也很少与黑人老师接触,别说大恩怨,就连小过节都没有。

    这件事能短时间内被扩散至全校皆知,定是有人在背后推着的,否则没有多少人愿意关注一个小小选修课老师的私生活。

    校长安安静静地听她讲完经过和她的分析,突然问:“来自剑桥大学的交换生?”

    苏叶点头,“是,叫加尔文。”

    校长眉头蹙起,叹了口气,又舒展,微笑说:“你放心吧,下周他们就会叫你回去上课的。”

    苏叶疑惑。

    他说:“上帝会帮助你。”

    苏叶笑了,由衷地感谢他的安慰:“谢谢。”

    下了课她还是不想回去,寝室里很憋。于是她在村子里瞎晃。巴布贾村原本风景不错,村舍错落有致,大片青草地上有稀疏的树木,若是干净的绿色,一定很美。

    RC在附近开矿之后,村子就成了中转站,大型货车碾过,道路尘土飞扬,连带着青树绿草,都蒙着一层灰。

    她刚来那会儿,挨家挨户做过家访,当地人几乎都认识她,碰见她都会热情地打招呼。她这下子远远地就看见了学生sagawa的父亲,走近了她刚要打招呼,他却步履匆匆与她擦肩而过,神色慌张。

    苏叶注意到,他脸上有乌青。

    没一会儿,后头传来几声呼呵,“停下!别跑!”中国人,穿着RC工作服。

    sagawa的父亲回头看了一眼,慌慌张张地拔腿就跑,但跑得不快,左摆右颠的,看着像是腿脚不便。很快他就在拐角被逮住了。

    追来的人下手很不客气,拳打脚踢,甚至挥拳招呼在他脸上。

    苏叶赶紧喊,“住手!”

    听到是普通话,那几人果然抬起头,对视几眼,“中国妹子?”然后好整以暇的等着苏叶跑过来。

    为首的长得很高,也很瘦,皮肤晒成了古铜色,穿着当地流行的胶皮凉鞋,苏叶想,看着像是国内过来的工头。她缓了会儿,问:“你们为什么要打他?”

    “你是谁?”后头的小弟问。

    她指着sagawa的父亲,“我是他家孩子的老师。”

    为首的大手一挥,“又是志愿者,你管什么闲事?”说着吩咐人,“把他带走!”

    这四个字似曾相识,当初周浦深也说过,类似的场景,换了个人,完全不同的视觉效果。苏叶说:“等会儿!你们是RC 的人,附近矿井的工头?”

    几人愣了一下,狐疑地看着她,“是,小姑娘你好好当你的老师,要不是看你是同胞,都懒得跟你废话了,他犯了事,得长长记性。”

    “他犯了什么事?”再怎么都不能把人打成这样。

    她语气有些冷,几人又看着她。

    苏叶很不喜欢他们由上而下打量她的眼神,“我是RC行政部副经理卡罗琳,中文名苏叶,这个人你们是否可以交给我?”

    为首的眼神果然微变,他朝苏叶走过来,“姑娘,怎么证明?”

    她向来不带名片,这个时候就棘手了,见她不作声,男人瞥她一眼,“得了妹子,知道你心善,但这是我们公司的事,你就别管了,他死不了。”

    说罢扣住人就要带走,苏叶再次叫住了他,无奈问:“凌数的声音你能分辨么,或者说,你有他电话么?”

    几人果然顿步了,凌总的大名,也不是谁都敢叫的,为首的蹙眉看着苏叶,“你当真认识凌总?”

    苏叶拨了号码,开免提。

    那边很快接起,“苏小姐,有事么?”

    几人都怔住了,凌数的态度,非常恭敬。

    苏叶说:“凌总,我这边有些事情可能要麻烦您。”

    “您说。”

    苏叶眼神示意,让那工头说话,他凑上去,畏颤颤地说:“凌总,我是阿瘦啊,啊,是,就那个卡车师傅黑大脚,他又偷公司的柴油去卖了,这都第三次了您说还怎么饶他,钱不是大事,这回差点让兄弟们没法开工啊,要是误了后头的工夫,上哪里找人负责去啊!”

    凌数大概明白了,他记得苏叶支教的小学在巴布贾,她大概是认得黑大脚。凌数说:“你交给苏小姐处理,以后遇到苏小姐,客气点。”

    “啊,是,知道了。”

    快挂断的时候,那头突然传来沉沉的声音,离得远,在问,“苏叶怎么了?”

    凌数也没挂断,就在那头回复周浦深,“先生,一点小麻烦,已经解决了。”

    手机似乎被转移了,很快周浦深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怎么不找我,嗯?”

    苏叶赶紧关了免提,她看到工头的脸都吓青了。

    她凑到耳边听,他浅浅的呼吸声都很清晰,好似空气分子都是柔和的。

    他又变脸了么?前些日子可是像冰窖一样。

    她抿了抿嘴,迟疑说:“嗯……下次吧。”

    周浦深那边没了声,良久说:“我等着。”

    这回是苏叶率先挂了电话。

    她转过头的时候,那几人看她的眼神像是看到了神明,工头低眉胁肩站着,指着sagawa的父亲问她:“苏小姐,那,他……”

    苏叶拜托他们开车把sagawa的父亲送到了医院。

    第28章 Chapter 28

    他身上都是皮肉伤,上了药就没事了。倒是他的脚,着实让苏叶吓了一跳。那是苏叶见过的最厚最壮的脚,指甲盖里全是黑泥,污渍浸入肌理里头,已经成了肌肤的一部分,黑乎乎的,凹凸不平。最骇人的,是他脚板底下,长了茧样的东西,里头挖出了虫子……

    由于他长期在矿井下赤脚劳作,脚板划破了也没条件及时医治,就等着结痂、长茧,又划破,再长,久而久之,深层的伤口化脓、长虫,又被新茧覆盖。

    工头走后,他终于肯和苏叶坦白,他偷柴油去卖,是想攒钱给sagawa把腿治好,一箱柴油值不少钱。

    sagawa的腿苏叶知道一些,先天性畸形,没办法长时间走路或站立。如此,黑大脚每天都背着sagawa走半个小时路送她上学。在非洲,小学就辍学再正常不过,尼日利亚有义务教育制度,但执行不到位,形同虚设。邻里没几个人能送孩子上完小学的,他家条件最差,他却能坚持。

    这样的男人,苏叶觉得他不会是个鸡鸣狗盗之辈。但事实让她有些许失望,失望之余,又觉得心口堵得慌。贫穷至极致,再加上亲情的夹持,再有骨气的男人,都支撑不住。

    他的脚动了手术,暂时不能工作了,苏叶给了他一些钱,他低头,闭着眼,收下了。她给他打了车,付了车费,让师傅送他到村口。临走时他才说了谢谢,承诺以后不再盗取公司的财物。

    苏叶几不可闻地吐了口气,点点头。

    回学校的路上,苏叶想,明天周末,可以抽空去看看sagawa,带上她出来检查检查。

    到学校已经很晚,学校又停了电,苏叶无奈极,手机电量也已经不足以支撑她打开照明功能,只好摸黑走。

    学校主干道倒是宽敞,绕到教室寝室楼后头,路就窄了,堪堪能走辆小轿车,还是泥路,边上是小腿肚那么高的杂草,看起来有些荒芜。

    苏叶听到草丛里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时,身子一激灵,一边拿起手机拨电话,一边拔腿走得更快了些。

    但似乎来不及了,按下通话键的那一刻,腿肚上尖锐的痛感传来,苏叶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微弱的灯光下,那条灰绿色的东西飞速消失在草丛里。她的腿肚冒着两滴乌黑的血。

    手机那头熟悉的声音在说,“有事?”

    声音冷淡。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跌在地上那声音听着就疼,苏叶却没有疼痛感,她身子发麻,没有了知觉。

    意识渐渐模糊之际,她还在判断,那条玩意儿,究竟是不是黑曼巴。学校里,怎么会有黑曼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