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6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苏叶站在原地,愣怔,对啊,他为什么会叫她,那她还等什么?她看了眼还是没有动静的手机,瘪瘪嘴,算了,收拾东西走人!

    殊不知,她这患得患失的模样,尽数落入电脑前周浦深的眼眸。凌数站在他身后问:“先生,行程需不需要延迟?”

    “不需要,出发吧。”周浦深说。

    如此,苏叶就迎来了三天的小假期,因为培训生周末要做好去留决定,给公司发邮件,公司周一将开会作出决定并通知,所以苏叶周二才正式上班。

    三天,停课了不需要备课,室友都在忙,和棋友陷入了绯闻,那么她现在能干些什么?

    习惯性又看手机。她真不知道从昨天到现在已经看过几次手机了。

    苏叶郁闷,这样的自己有些陌生,她知道,在心底里,终究是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她觉得陌生极了。

    周一的时候她也起了个大早,安娜刷着牙,惊讶道:“你不是明天上班么,怎么起那么早?”

    苏叶:“我实在无聊,昨天跟组织里申请了今天和你们一起做义工。”

    安娜差点都忘了,苏叶也是AIESEC的志愿者,任务特殊罢了,“那你呆会儿跟我们一块儿走吧,省的再打车了。”

    苏叶看看赵玮伊,后者闻言也看过来,满嘴泡沫还翻了个白眼。

    安娜道:“赵奶奶,多载个人也不会多耗油的对不对?”

    赵玮伊清了嘴,吐了口泡沫,说:“耗!”

    安娜:“……”

    苏叶也不强求,她气没消,她也不知道如何主动去处理。于是收拾好了她就提前出门了,刚出校门,赵玮伊的车就从她身边飞驰而过,车轮漂了下,扬了苏叶满嘴的沙尘,接着车子在前头停下来,赵玮伊探出头,“上车!”

    苏叶没动,安娜下了车,把她拽上去了。一路无话到了集合地。

    今天要进村到村上给老人小孩讲卫生知识,路不好走,赵玮伊的车就不能开了,一行人包了辆越野车,满满坐了七个人出发了。

    村子不算远,距离拉各斯市区有一百多公里,但路又窄又泥泞,车子走得缓慢。摇摇晃晃的,还没行至一半,赵玮伊已经吐过三次了。

    她为了减肥,从来不吃早餐,这会儿没什么可吐的,干呕声听着就痛苦。苏叶给她拍背被她甩开了,只好叫安娜来。

    赵玮伊吐完舒服些了,司机问要不要休息会儿再走,她摆摆手,上了车。

    一路上都没听赵玮伊抱怨过,苏叶看她紧闭的眼睛,把她的脑袋往自己这边带,让她枕在自己肩膀上,赵玮伊迷迷糊糊地半睁了眼,声音虚脱,“安娜,谢谢。”

    苏叶低着头,没说话。

    “卧槽了!”突然副驾传来领队的国骂,苏叶抬眼去看。

    前头一群黑猪,看着格外壮实,挡着路也就算了,还作势要撞过来。

    领队扭头吩咐,“是野猪。你们关上车窗别作声,它们没趣就自己走了。”

    苏叶赶紧阖上窗,扭头看另一边,安娜眼睛圆圆的,瞪着前方,睫毛都一动不动,看着像失神,却又像是聚精会神。

    苏叶:“安娜,关……安娜!!”

    话音未落,安娜已经开了车门下车去。领队在前排气急败坏地,“这安娜魔障了么这是野猪她当是家养的么!”

    赵玮伊被吵醒,睁开眼就看到安娜在车前头,拿着树干在跟野猪打架,也顾不上跟苏叶的尴尬,惊呼道:“我天,她会被踩死的!”

    “男生都下去帮忙!女生呆着别动,”领队喊道,又换了中文,“瞎鸡巴添事儿!”

    安娜这会儿已经遭到了围攻,两只野猪前后拱着,她打完前头打后头,压根就顾不过来。苏叶看到她膝盖都破了,也只能干着急。

    除了领队,其他几个男生都是白人,高大壮实,下去就操起大棍子挥舞,领队个子小,在后头捡路上的石子往野猪群里扔。

    苏叶突然问:“车上有汽油吗?”

    赵玮伊也灵光一闪,“有!”

    荒郊野岭,不多准备些汽油是不行的。二人也下了车,绕到后头,苏叶把遮阳的外套脱了,缠到树干上,浇上汽油点燃了,到前头塞到领队手里。

    第26章 Chapter 26

    荒郊野岭,不多准备些汽油是不行的。二人也下了车,绕到后头,苏叶把遮阳的外套脱了,缠到树干上,浇上汽油点燃了,到前头塞到领队手里。

    领队冲到猪群中间,这会儿火已经烧得很旺了,一几只猪被烧了毛,四下逃窜,没一会儿引燃别的猪,领队站在车前来回挥舞,猪群只能往反方向跑。

    终于,都消失在视野里。

    领队拿着树枝,呆愣愣地转过头,“卧槽,我在和野猪干架啊!老子还赢了……”

    听不懂中文的几个人,这会儿看他的表情,大概是有共鸣,也像是懂他的意思,都笑起来。

    大伙都狼狈得很,上了车却极其兴奋,车子晃悠悠地开着,众人高声聊着。

    “这经历也不是谁都能有的,刚刚有人拍照吗,回头我怕我跟人说人都不相信!”

    “哈哈,谁还顾得上拍照啊,我们都担心安娜给猪踩死了。”

    “诶,安娜,你怎么就这么猛呢,那可是野猪不是我们平时吃的那种猪!”

    “安娜,安娜?”

    大伙这才注意到安娜上了车就没说过话,这会儿已经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白人小伙惊讶道:“中国姑娘真是厉害,像没事人一样!”

    赵玮伊和苏叶对视了一眼,眼神担忧,随后想起来什么,又别过脸去了。

    车子又晃晃悠悠一个多小时才抵达,停在一个木头架起来的矮房前。领队叉着腰,感叹,“这房子就是个学校啊,我以前去过贵州山区支教,以为那里已经条件已经够艰苦的了。”

    苏叶看着到处漏缝的矮房,也点头同意。

    她大学的时候曾经去过云南小凉山里边支教,从丽江坐九个小时的车到了山脚下,还得爬三个小时的山路才抵达,小学只有七八个小孩,却也有一栋泥瓦房充当教室。

    而这里,几根大腿一般粗的木头就是柱子了,房梁上的木头只有手臂这么粗,感觉一个壮汉使劲推推就能倒了;房顶上是茅草,遮阳还成,雨天大概是上不了课的。

    赵玮伊背着一大麻袋东西跟在最后边,领队问她:“你这背的啥玩意儿啊?”

    这会儿孩子们正好下了课,都一拥奔过来,赵玮伊逮着一个小孩,“Max,你今天也没穿鞋,怎么就来上课了?”

    小男孩低着头,黑黑厚厚的脚丫子相互搓着,像是不好意思。

    赵玮伊把麻袋往干净点的地上放,一打开,里头是好几十双儿童跑鞋。

    苏叶问领队:“玮伊认识这些小孩啊?”

    领队笑说:“是啊,这村子她前阵子来过,比这回吐得还厉害,一路上我都是被她骂过来的,说我不厚道给她弄到这种破地方来,这回啊,你们人多在,她才没好意思骂我。”

    “领队,玮伊的世界里,才没有好意思和不好意思之分,只有她愿不愿意。”

    领队笑着看苏叶,“我以为只有我觉得这姑娘有意思。”

    二人相视一笑。

    来过,知道一路上要吐多少次,还是愿意再来,苏叶看着赵玮伊素净的脸,想起她刚来那天精致的妆容。

    领队上前去问赵玮伊:“你带这么多鞋来做什么?他们都不穿鞋的。”

    “那就更应该带啊,”赵玮伊说着拧了一下max的脸,“还不都是这个熊孩子,你记得没领队,上次咱们来的时候他逃课在耍呢,他跟我说因为他没有鞋子所以老师不让上课,所以我才跑老远的市场,买的这些鞋,咱中国东莞产的呢,耐穿么不是?每个人一双总归就没错了,刚刚老师跟我说压根就没这回事。”

    “这娃娃,骗我!”赵玮伊愤愤道。

    max调皮地笑着跑远了。

    赵玮伊把鞋子给了老师,什么号数都有,老师说:“分了鞋子他们也舍不得穿的,穿了很快就脏了,你看村子到学校这段路,没一处好路,什么时候我们这边也有矿就好了,有工程队来,就有路了。”

    众人刚刚还被max 逗笑,这会儿都敛了神色。看过这些,才知道“同一个地球,同一个梦想”这种口号,只是奢望。

    没一会儿就上课了,几个人分到四个班,从洗手开始教。这个村子的水资源不算短缺,巴达格里河从村尾流淌而过,但村里到处可见脏兮兮看起来好几个月没洗澡的人,孩子们更是,指甲缝里头全是泥。

    进教室之前,同组的韩国女孩拉住苏叶的手低声说:“你等会儿不要直接接触他们,听说有传染病,还是小心点好。”

    苏叶拍拍她的手,感谢了她的提醒。

    班上大半的小孩都不穿上衣,女孩子也是,虽说是小学,许多女生已经十几岁,在国内该是上初中了,正发育的年纪,乳房微微耸立,就这么暴露在视野里。

    即便大家都是这样,作为女孩子,天生的矜持还是让这些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缩在人群后面,动作状似无意地挡着乳尖。

    苏叶上前问,说是洗了。

    韩国女孩问:“没有衣服可以换了吗?”

    “没有了。”

    两人都愣怔了好半晌,韩国女孩眼眶边已经泛红,不好意思地看着苏叶,“我鼻子好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