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明天到我办公室去。”

    “……公司有规矩,不能擅自上你的办公室。”

    “倒是记得清楚,”他的语气带着笑意,“我准的,谁敢说话?”

    苏叶说:“我最近,很忙。”话音刚落已自觉不妥,忙,能有他忙?真是拒绝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周浦深果然良久不说话,苏叶正想着怎么挽回,电话咔嗒一声,挂断了。

    苏叶盯着黑屏愣神,周浦深被什么鬼神附体了?

    第二天苏叶早上有课,只能下午去公司,刚进办公室的门,巩家航就告诉她,她的组员来找她好几回了,都发火了。

    苏叶知道这事可大可小,Vivian在,她有些头大,赶紧拿上笔记本上楼。

    果然,她一进讨论室的门,Vivian尖锐的声音就传来,“有后台就是不一样啊,还培训期呢,就随随便便请假,现在是小组的关键时期呢,你提的议,你不来我们怎么知道如何进行?你有后门走我们可没有,请你对组员负责一些好吗?”

    她说的还是英语,所有人都能听得懂,气氛有些尴尬。

    苏叶自知这件事自己处理得不恰当,颔首说:“抱歉,我早上有课,昨天该先说一声的。”

    尽管她错在先,不代表她会容忍Vivian,她觉得她有后台,她就坐实了又何妨?Vivian这样的人,心理往往是矛盾的,她一方面鄙夷他人走后门,一方面又是羡艳的,如果她有,说不定还趾高气昂地自己宣传去。

    然后她在Vivian对面坐下,用不算熟练的粤语回她:“我有后台,我也还在努力,而你没后台,你也只会抱怨,我不在,讨论就无法开展,我是靠后台还是靠实力你自己心里明白!你是我们组的总裁,如果我们赢了,你的评定分数必然高,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团结队友,而不是撕逼。”

    说这话的时候,苏叶全程微笑,听不懂的几人,都以为她在给Vivian解释。后者面色果然缓和下来。

    苏叶并不是给她面子才这么做,团队还要合作,当面吵开了影响的就不是她们俩而已了。

    但她必须给她一个提醒,她脾气不算好,不会任她宰割。

    今天的任务是分析昨天系统给出的成果,提出下一步的决策。

    第一季在开拓新领域,所以市场份额、净利润数据都不乐观,但大家都知道是起步难的原因,就连Vivian都没有再找苏叶的麻烦。

    下一步就要利用已有高端品牌造势,扩大知名度。可利用的宣传媒介不少,但系统给的预算有限,如何才能达到资源最优化配置就是今天要讨论的问题。

    苏叶问艾琳(上海小美女):“公关部应该和企宣关系比较密切吧?”

    艾琳:“有一定的合作。”

    “那宣传这方面我们就交给艾琳吧大家意见吗?”

    俩男士都没意见,毕竟投广告什么的,他们本就不如女人直觉敏锐,专业上也不算熟悉。

    苏叶:“那好,两个小时内给方案,ok吗?”

    艾琳点头,抱着电脑到边上去了。

    分了工各自忙活,苏叶有些困,看艾琳忙着,过去要了她的杯子,说去茶水间倒点水,顺便给她带,艾琳抬头笑着说了声谢谢,苏叶也微笑,“不客气。”

    那融洽的模样让Vivian看不下去了,也捧着杯子出去,还特意走快几步越过了苏叶,苏叶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

    二人一前一后到了茶水间门口,听到里头有人在低声说话,内容涉及熟悉的名字,Vivian 顿住了,苏叶便也站在她身后。

    “第六组的卡罗琳才是你应该留意的竞争对手,总裁Vivian都被她给架空的,虚名而已,你以为上面考核真的只看交上去的分工表吗?讨论室可是有监控的。谁出了主意,谁干了活,谁主导决策一目了然。”

    “是吗,不是说她被高层潜规则了么,那应该会跟着那位呆在拉各斯,不会到总部去的。”

    “这就不得而知了,哎呀,要是凌总也热衷潜规则就好了,我想着爬上他的床很久了。”

    “怎么,你不是对先生垂涎很久了么?”

    “哎,别提了,秘书处都传开了,先生名草有主了。”

    “又扑风捉影,这都说了好多回了。”

    “这回不是扑风捉影,先生桌上都摆上合影了,凌总特意摆上的,你觉得呢?”

    苏叶蹙眉,合影,没有啊,他没和她有过合影。

    “OMG!是谁?那个摩洛哥公主,还是香港那位名媛?”

    “我哪能知道啊,秘书处的也就是瞄了眼,分得清上头有个女人,凌总在呢,哪敢凑上去看?”

    Vivian转头回去了,还瞪了苏叶一眼。苏叶耸耸肩,进了茶水间,那两个姑娘显然吓了一跳,窃窃私语地出去了。

    苏叶把咖啡粉倒上,开水冲刷粉末,香气就飘上来。还没冲好,“哗啦”一声,苏叶把咖啡一股脑往茶渍池子里倒,不需要喝了,她现在精神得很。

    摩洛哥公主,听说他上周去了趟摩洛哥,一趟就成了?香港名媛,他啃回头草去了?

    回到讨论室,她把水给了艾琳,就坐到Vivian身边,后者瞥她一眼,低头工作,苏叶把一次性杯接的水放到她面前,低声说着粤语,“她们说得没错,我会留在拉各斯,所以你不用担心,接下来都是你专业领域的东西,自信一点。”

    说罢就起身回自己座位,Vivian看着她,若有所思。

    下班时间一到,苏叶率先起身,“我先走了,我明天早上有课,依然不能准时到,抱歉了。”

    说罢就离开了,这情况很少见,几人看着她,不做声。这一整个下午,苏叶的状态都不如之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Vivian想,是被潜规则的事让人发现了,羞的吧?

    回到寝室一个人都没有,苏叶便一个人打车去了周牧的店。

    她想吃特辣锅,吃完一把鼻涕一把泪那种,特爽!

    周母再见到她,别提多高兴了,赶紧给她张罗起了一桌,又赶紧给周牧打电话,让他下班路上动作快点。

    苏叶哭笑不得,又不好驳人好意,便只能连声道谢。

    油锅刚滚上,周牧就到了,进了门,问她,“不介意吧?”

    她一个人吃也是无聊,把半叠羊肉放锅里,她说,“你请客。”

    她语气里透着熟络,周牧巴不得呢,笑说,“没问题!”

    他坐下才发现她点的都是肉,有些惊讶,“竟不知道你还挑食。”

    苏叶瘪瘪嘴,“不,因为蔬菜贵。”

    周牧一愣,笑得更开怀了,“你还真是……真性情!”

    在拉各斯,蔬菜确实是比肉要贵的。但这听起来斤斤计较的话从苏叶嘴里说出来,周牧觉得错愕又惊喜。

    错愕她计较,惊喜她在他面前计较。

    周牧还是那样健谈,天南地北地聊,还不会让人觉得话痨,苏叶时不时搭话,气氛一直很好。

    聊到非洲英语夹着方言,拗口,苏叶随口问:“你会日语吗?”

    周牧想都没想,说:“除了英语,就会说几句家乡话,哪里会这么高大上的外语啊。”

    苏叶点点头,话题转到别的事上去了。

    她快走的时候,周母抓着她的手,让她多吃点,多聊会儿。苏叶架不住老人家的热情,周牧替她解了围,说苏叶明天有工作,得早休息,周母这才放了手,嘱咐她一定要再来。

    在周母的一再要求下,苏叶被周牧送回学校。

    到了楼下二人告别,周牧交代说:“你一个人在非洲,如果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尽管说。”

    苏叶微微笑,“谢谢。”

    “那早点休息。”

    “早点休息。”

    他看着她上了楼,才开车离去。

    苏叶刚到宿舍的楼层,拐弯就撞上了人,她一抬眼,安娜歪头看着她问,“周牧?”

    她点头,往寝室走,本以为安娜要上来八卦两句,却没有,她回头只见安娜的身影嵌在阴影里,一动不动,叫她,她才慢慢跟上来。

    早上十点有课,苏叶睡了个懒觉,九点才起来收拾自己,暗暗发誓再也不要吃特辣锅。昨夜她闹肚子,夜里起来不少次,睡都没睡好。

    她想起来昨夜第三次起来时,听到安娜在走廊外讲电话,隔着墙她没听清,只觉得安娜的声音——几近癫狂。

    说的是香港话,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安娜已经出门去了,即便她在,苏叶也是不会问的,这样的事,想倾诉的时候自然会说,否则问了也是白问。

    她只是突然意识到,她们三人之间,藏在心底的东西越积越厚了。

    苏叶刚踏进教室,就发现学生看她的眼神不太对劲,她也没多问,仍旧讲她的课。

    快下课的时候,有个后排的男生忽然站起来,大声喊:“老师,既然您会和学生谈恋爱,以后请考虑我。”

    轰笑声瞬间在教室里炸起,学生们都交头接耳,苏叶却一头雾水,她站得笔直,问:“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是在和交换生加尔文谈恋爱么?大家都知道了。”那男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