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3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她记得这个系统主要针对快销行业(消费频率高,使用时限短),数据也是为那些品牌准备的。而现在这个系统,是在模拟RC与其它几家珠宝公司的竞争。也就是说,RC让合得国际专门为自己量身定制了系统。要知道,这个系统背后的技术支持,不仅仅是程序,还有海量数据以及经济学家的分析。

    RC在人才培养上,是真正下了血本的。

    Vivian趴在电脑前,颇不耐烦地说,“你们两个得快点,不要影响我们组的进度。”

    上海小美女:“不好意思我尽快,很多词我都不认识,在一个个搜。”

    苏叶眼皮微抬,凑过去指着系统右边,“按这个,glossary,看到吗?把词条输入,会跳出释意。”

    “啊,看到了,太偏了我没看见,谢谢啊。”

    “不客气。”

    Vivian:“你别顾别人了,你也快一些。”

    苏叶:“第一季度的决策只要今天下班前作出来就行,磨刀不误砍材工,先熟悉公司现状,了解对手,后面才能事半功倍。”

    Vivian不说话了,其他两个男士也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面面相觑。如此,团队感不强啊,苏叶想,这要怎么办?

    分工阶段又遇到了问题,总裁,是整个决策的主导者,自然是每个人都跃跃欲试,上海小美女出师不利,没好意思竞争,苏叶属于比较无所谓的人,如此一来就是三个销售部的人自己争。

    Vivian最后说:“只有我一个女的,就我吧。”

    俩男士:“……”虽然毫无逻辑,却一时无话反驳。

    这个比赛,是要在有限的预算内创造尽可能多的市场份额和净利润,最终份额大或净利润多者为胜。可以选择份额而放弃利润,也可以相反。

    苏叶发现,她的每一个建议,都与Vivian相反。

    Vivian:“你学的计算机,这方面我比你熟悉,市场份额目前RC有明显优势,只要继续扩大宣传,抢占份额明显要简单得多。”

    苏叶:“目前,RC珠宝高端市场份额占11个百分点,06年是2.37个点,净利润3.5亿元人民币;08年是6.44个点,净利润9.8亿元;10年9.18个点,10.9亿元;12年10.57个点,11.6亿元;13年未完全统计,大概11个点,可见RC在高端市场的跳跃发展期已经过去,现状已经是一个很难逾越的高度,再在这上头下功夫,保持这样的份额已经算不错了。如果我们稍微往下走,打开新的局面,我想会有新突破。”

    苏叶脱口而出的一连串数据,显然把几人说得一愣一愣的,Vivian回去翻资料,发现竟一个没说错,她呆了一下,还是力争,“一个高端品牌树立起来有多难你知道吗?RC一向重视品牌形象和增值的溢价,往下做低端,会影响高端线的价值,这得不偿失。”

    苏叶:“往下做,不是要做到快时尚的程度,这个度我们可以再斟酌讨论,比如可以做轻奢,类似prada,旗下有miumiu,针对更年轻的受众,价格也相对便宜,推出以后非但没有影响prada的品牌价值,反而因为miumiu优雅又趣味的定位,给prada原先女魔头的定位增了不少色,整个品牌的档次没有拉低,反而在提高,市场占有率也逐年上升。”

    然后苏叶一串数据又脱口而出。

    资料里没有,大家都是今天才知道的任务,苏叶也不能事先查资料,这似乎只是她随口就抛出的例子。场面静默两秒,黑人小伙感叹,“wow,卡罗琳(苏叶)本身就是一台计算机吗?”

    惹得众人皆笑,除了Vivian。

    最后大家都同意按苏叶的想法走,Vivian感觉被架空,自然不舒服,但她实际上也被苏叶说服了,为了比赛结果,她没有再反对。

    下班前,小组将讨论结果提交系统,就做鸟兽散了。

    这是上班这么些天以来,苏叶感觉最疲惫的一次,倒不是因为工作量有多大,而是第一次感受到,在公司里头生存不容易。

    要有想法有作为,就必然会招致不满,协调这些靠情商,这东西,苏叶不得不承认,她缺。

    出了RC大楼她忽然不想打车,就沿着马路散步,想着等走累了,堵车的时段应该也过去了。

    突然身后传来鸣笛声,苏叶回头,熟悉的车子,熟悉的车牌号。

    她不由地握紧了手。忙忙碌碌,一个月过去了啊。

    车子缓缓行驶到她身边,车窗降下来,苏叶抿了抿嘴,还是弯下腰来。对上视线的却不是那双锐利如鹰的眼睛。

    凌数眉眼温和,微笑着同她打招呼,“苏小姐,送你一程。”

    司机下来开了另一边的门,苏叶恭敬不如从命,拐过去上了车。

    凌数问:“培训还顺利吗?”

    “挺好的,RC的实力,我算是见识到了。”

    凌数赞赏地点点头,“企业的未来在新人,看来你体会到了公司的用意,不容易。”

    这个问题的常规答案,本来无外乎——“顺利,我的表现让我还算满意。”“挺好的,我会继续努力。”之类。

    苏叶这样的感悟,大概是因为在特助位置上坐过几天,下意识地以管理者的身份在看整个局面,而不是狭隘于自身的感受。这是很好的兆头。

    “谢谢。”

    车厢里陷入静默,苏叶两只手在膝盖上碰指头玩,目光闪烁似乎在想着什么,有话要说的模样。

    凌数好整以暇地等着她问。

    “凌总……”她说,“你,今天刚回来吗?”

    终究是问了,只不过拐弯抹角的。凌数微笑,“对,中午刚到,开了个会开到现在。”

    答案没什么不对,但还是没有苏叶想听的内容。她点点头,眼睛盯着手,手指对对碰,有一下没一下的。

    “苏小姐,”凌数终于忍不住笑,“你想说什么就说,不用拘束。”

    “啊?”苏叶抬眼,见凌数一脸了然的模样,突然想起,他可是演了一出引蛇出洞,于是她笑起来,手也放松了,说:“就是谢谢你送我回去,不然这个点打车很难,每天这个时候我都恨不得自己有架直升机,可以直接……”

    她这话题转的十分生硬,凌数不拆穿,也没再接话,一路无言到了拉各斯大学。

    苏叶同凌数告别,他叫住她,突然说:“先生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我代他回来开会。”

    说罢也没看苏叶反应,上车走了。苏叶转身,往学校里走。

    他身体不好,不好到什么程度,不能回来开会,是卧病在床吗?

    迷迷糊糊走到宿舍楼下,苏叶恍惚想起来自己应该往食堂走,她还没吃饭,又掉头。

    一个月没有联系了,他会不会这一整个月都是生病的状态呢?

    打个电话也不能代表什么吧,问候而已,打吧。

    手机没电了。又掉头,回宿舍充电。

    等到能开机的时候,她已经稍稍冷静下来。他现在安哥拉,她打电话又有什么用呢,他身边有医生有佣人,她打过去大概还给他添事儿。

    打,还是不打?

    她抱着手机,心里头两个小人在打架,谁也没有赢。

    手机这时候突然响起来,吓得她一哆嗦,差点把手机给扔了。一看号码,苏叶望天花板,怎么办?

    手已经提前帮她做决定,按了接听,那头声音传过来的时候苏叶还愣怔着。

    “凌数说你问我?”周浦深的声音,瓮声瓮气的,苏叶心口微颤。

    第24章 Chapter 24

    苏叶默了,这凌数,真有一套!

    “嗯,算是吧。”她回答。

    “怎么不自己问?”

    四两拨千斤,“刚巧碰到了凌总。”

    “如果碰不上,是不是就一直不问?”

    “……”周浦深今天怎么了,这打破沙锅的架势,有点不像他。苏叶支支吾吾地,“你,病了?”

    “没有。”他说。

    可声音听着分明是感冒了,还不轻。

    “培训顺利吗?”他转了话题问,大有聊天的架势,苏叶有些不习惯。

    “顺利。”一样的问题,这回她没有多说别的。

    一时无话了,苏叶隐约感觉,今天的周浦深有些不同,气场柔和得有些不正常,记得上一次通话,他还通过监控摄像调戏她。

    他怎么了?

    “在寝室了?”他打破沉默。

    “嗯。”

    “网络如何?”

    “还行。”

    “你平时用什么,QQ还是MSN?”

    苏叶已经猜到他要干嘛,“还行的意思是开开网页还行,视频肯定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