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7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苏叶转着眼珠子,“嗯……”像是很认真在思考,她眼睛一亮,捡起了地上的一颗筹码,“我要它就行。”

    筹码……此筹码非彼筹码,都是聪明人,吕辛儿明白苏叶的意思,她要抓着她一颗筹码,什么时候有了想法再来换。

    她咬着牙,“慢走不送。”

    周浦深玩味地看着苏叶,提步离开。苏叶跟在她身后,正跨出门,听吕辛儿在身后说,“苏小姐,浅川先生让我告诉你,别忘了和他的约。”

    周浦深忽然停下来,苏叶撞上他结实的背。

    从娱乐场到房间,一路无话,方睿都能感觉到气氛的诡异,胁肩低眉站着。到了房间,苏叶告退,“先生,没有吩咐的话我就回房了。”她的房间在楼下。

    “没话要说?”他手臂一撑就将她困在墙边,方睿第一时间转了身,当作什么都看见。

    他沉着脸,抬起了她的下巴。苏叶是有话,他们之间,该谈谈了,但现在显然不合适。苏叶说:“先生有事请吩咐。”

    她的语气声调都不带变的,眼神谦恭,公事公办的模样。她在置气,非常明显。

    周浦深烦躁地一把扯开领带,一手撑着墙一手叉着腰,低头凑近了她,哂笑,“不错,底气很足,说说,你仗着什么?”

    仗着什么,有了怄气的底气?

    苏叶眨了眨眼,眼底闪过一丝情绪,转瞬即逝,她偏过头看方睿的背影,周浦深冷冷道:“退下!”

    方睿脊背一挺,脚底生风,瞬间消失在走廊尽头。

    苏叶又转过头,盯着他胸前被他扯开的领带,缓缓抬手给他整理。他低着头,手臂撑在墙上,由着她动作。

    领带越来越紧,他脖子上泛起红色,青灰色的血管暴起,他仍旧不动如山。苏叶扯着带子,抬头看他,缓缓说:“先生,我是助理,不是玩具。”

    把他赢回来?笑话,他不想做的事,谁能强迫他,更何况是终身大事。他不过是想看她与他人争夺他的戏码,那她便演给他看。

    但若就这样遂了他的意,她又不快活。

    全程只有一次要求洗牌的机会,她前面装作全力以赴的样子,赢了前两局,明知道吕辛儿会让荷官出老千,还早早就用掉了机会,明知道,只要让吕辛儿赢了第三局,接下来任何一局她要求洗牌胜率都要大得多,她就是要输,又摆出一副已然尽力的模样,输得顺理成章,他怪不到她头上。

    就像他想不到她会放弃他一样,她也没想到他会出手。

    一场游戏,双向博弈,她要对付吕辛儿,还要应付他。如果说没有情绪,那是假的,吕家大小姐看她的眼神,充满敌意和蔑视,她何尝受过这样的耻辱?

    他还有理了,他还问她仗着什么……

    她忽然就觉得累极,一点都不想和他谈了。她松开领带,将他微褶的衬衫抚平,往右边转身就要走,周浦深的左手撑上来,堵住了她的去路,两只手臂困住她,轻而易举。

    他嗓音沉下来,带着愠怒:“说,仗着什么?”

    这气势,咄咄逼人,她抬起头,目光笔直地看进他眼睛里,撞到那抹银灰色,理智回归了一丝,她慢慢说:“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她是下属,随时听候吩咐,哪里敢仗着什么。

    如此委婉的表达,周浦深却懂,她这态度瞬间就将他残余不多的耐心消磨殆尽,他刷开了门,走在前头,“进来。”

    赌场酒店,自动灯很暗,红彤里泛着紫色,很暧昧。她进了门,伸手去够主灯的开关,周浦深的身子压过来,抬起她的手就扣在头上,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汹涌的吻瞬间就落下来。

    周浦深难得的失控,他自己都觉得陌生。浅川那边凌数一直盯着,他知道所谓的“约”,不过是浅川的一厢情愿,但听到吕辛儿刻意地挑拨,她还是克制不住汹汹的怒气。

    即便是一厢情愿,依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也该告知他。但她没有,她连他们是什么关系,都毫无自觉,甚至刻意逃避。将他拱手让人的时候还不忘下属的身份,拐弯抹角虚伪奉承。

    他真是气极了这女人的不识好歹自作聪明。

    他吻得又急又凶,舌头长驱直入,吮着她的舌尖不放,她麻得发疼,也不示弱,稍有机会,就啃他的唇,牙齿咬上去,怎么都不松口,不一会儿,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

    周浦深放了她的手,却又箍住她的腰,贴得紧紧的,拇指抚上她的唇瓣,声音喑哑,带着情欲感,“现在回答我,仗着什么?”

    一个答案,鲠在喉头。

    苏叶的心脏在猛烈的跳,好几个小时了,一直没停过。她感觉由内到外的疲累。

    空姐再一次提醒关机的时候,苏叶摁亮手机,把页面上的邮件点了发送,关了机。

    飞机徐徐攀升,苏叶往舷窗外望去,头等舱视野开阔,暗蓝海面尽处已经泛白,天际与海划成一圈银亮的弧线。凌晨的光景,就连海,都像是要苏醒。而苏叶昏昏欲睡。

    但她不能睡,她几乎连闭眼都不敢。眼皮一阖上,漫无边际的黑暗里,周浦深的面庞清晰非常。

    他逼问她,仗着什么,余音震荡,敲得她的心脏不得安宁。而他那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也刻印在眼帘,抹不去。

    她敢推开他第一次,就敢推开第二次,同样,她能逃第一次,也能逃第二次。

    庆幸他同样没有拦着她。

    回到自己房间,她非常清醒地定了最近的机票,没有经济舱,就下了血本订了头等舱。她要离开,一定要。

    她着实是越来越没出息了。活了这么二十几年,她从未有过如此清晰的想要遁世的感觉。逃避,听着多窝囊啊,但却是她最好的、唯一的选择。

    三十六计走为上,古人诚不我欺。

    临起飞前她给凌数发了邮件和短信,他醒来就能看到,周浦深在广州的行程她也已经安排好,没有遗漏。这个任务,她接了,就要完成,即便人跑了,事情还是要办好。她真的跑得无比理智清醒。

    这一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飞机落地她仍无知无觉,空姐过来叫她她才醒来。飞机经停内罗毕机场,时长两小时。

    与此同时,周浦深正站在酒店落地窗前,听身后的凌数汇报。

    “苏小姐订了香港往拉各斯的机票,现在经停内罗毕。先生,肯尼亚年初大选以来,政局一直不稳,之前众议长提过一嘴的事,恐怕就是今天……”

    周浦深眼底压着的情绪,瞬间喷薄而出——苏叶,你最好祈祷你的命,跟你的胆子一样大。

    否则他定饶不了她。

    他手里的笔应声断裂。凌数心一惊,“我立刻去安排。”

    苏叶在休息室坐了还没半小时,电视紧急插播最新资讯——内罗毕发生暴乱,多处公共场合发生爆炸事件,请公众提高警惕,远离人流集聚地。

    机场被全面封锁,禁止进出港,很快有航空公司的人过来接人,取了行李前往酒店休息,等候通知。

    苏叶很疲惫,跟在司机后头,眼神飘忽仿佛徒具形骸,与栖栖遑遑的人众形成鲜明对比。

    从机场往酒店去的路上,街道边上横陈的血肉模糊的尸体、狂奔嚎啕的人众,成群的持枪特警,呼啸而过的警车,都在告诉后知后觉的苏叶,她正在亲身经历重大的新闻事件。

    她晃过神,环视一圈静默的车厢。头等舱旅客没几个人,都在这辆车上。

    一对母女正相拥而泣,却因为极度恐惧,牙齿咬白了嘴唇,发不出一点声响;边上是一位中年,可以看得出是位见过世面的成功人士,他正低头发着短信,却总摁错,急得直发抖;后视镜里,皮肤黝黑的司机,咬着牙,目不斜视,青筋暴起的手抓着方向盘,脚下猛踩着油门。

    车子飞驰过血肉横陈、火光飞舞的街区。

    凌晨光景,整座城市笼罩在死神的阴影里,唯剩警笛徒劳的宣誓叫嚣。

    酒店大堂挤满了人,苏叶在等着办入住。没地儿坐,许多人坐在行李箱上,疲惫却强打着精神,苏叶连行李都没带,只好靠在柜台边,借点力道。

    有清朗的男声喊她的名字,她还以为是幻觉,有人拍她的肩,她才回头,惊讶道:“周牧?”

    “难为你记得我,”周牧笑着,看起来完全没被紧张的氛围影响,“你怎么在这?”

    苏叶说:“我从国内回拉各斯,经停,你呢?”

    “我到肯尼亚出差,今天正要回拉各斯。”他说。

    苏叶点点头,一时不知道要聊什么,她笑容敛下来,周牧看她的神色,安慰说:“这间酒店安保还算好,你不要太担心,军方现在已经在控制场面,目前应该没有人顶风作案了。”

    苏叶还是点点头,心不在焉的模样。

    周牧说:“我办好了,要不你拿我房卡,去休息一下吧,护照给我我给你办。”

    “不了,谢谢,”苏叶拒绝,这会儿谁都不容易,“你去休息吧,很快就到我了。”

    周牧看看她周围,“你的行李呢?我给你看着?”

    “我没有行李。”

    “……”周牧疑惑,却不多问,只点点头,也不回去,站在她边上同她一起排着队。

    苏叶不好再驳人好意,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天。

    周牧问:“你从香港飞的么,内地飞拉各斯似乎没有经停内罗毕的航班。”

    “嗯。”

    “这反而远了,怎么没从北京直接走?”

    “有工作。”

    “原来如此。”

    “嗯。”

    “……”

    又冷场了,苏叶知道周牧找话题不容易,但她实在没力气深聊。好在也终于轮到她了,她递上护照,前台小姐看了她一眼,翻到护照资料页,仔细比对了照片,然后告诉她:“小姐,您在边上稍等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