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周浦深并不在餐厅,只有几个佣人在等着她。算算时间,他该是吃过了,想想苏叶觉得囧,居然没人叫她。

    厨师准备的是精致的粤菜,鲜虾粥上头飘着点点绿葱,看着就让人有食欲,苏叶喝完一碗,很不客气的又要了一碗。

    她确实是饿了,这一整天,也就早上吃了点早餐。

    再一碗粥下肚,胃里暖暖的,又吃了几个烧麦,饱腹感也上来了,苏叶放下勺子,擦了擦嘴巴,刚起身便看到周浦深走过来。

    他穿着烟灰色家居服,上衣v字领开得偏低,能看见深深的锁骨。

    他上下瞧她,她还穿着白天的套装,头发梳得齐整,这副样子,只要蹬上高跟鞋她就可以上班去了。

    被他盯得有些不舒服,知道他不满,苏叶说:“先生,我的衣服,都还在车上。”

    周浦深一偏头,示意身后的佣人去给她拿。又一挥手,把人都打发走了。她看着他慢慢走近,到她跟前。

    咫尺之距。

    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正要说话,却被搂住腰,捞在他怀里,她没穿高跟鞋的时候,两人海拔悬殊,她动弹不得,抬头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他低头,饶有兴致地看她,她的惊慌转瞬即逝,眼神闪烁,最是生动。

    周浦深问:“上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

    第18章 Chapter 18

    虽然苏叶没睡好,她还是起了个大早,等周浦深出现时,她已经吃好早餐,打好腹稿——我已经吃过了,现在给您汇报今天的行程。

    然而他目不斜视,更不用说叫她一起用餐。敢情她白起那么早了,他压根用不着她避开。

    一整个上午,周浦深都在办公室里视频会议,不时让vivian进去协助,没叫过苏叶。她落得清闲,插上u盘敲起代码。

    vivian出来的时候,听见苏叶那边键盘敲得噼啪响,她睨眼看过去,捏着嗓子说话,“好多活,可忙死我了……”看到那手速她想,呵,发泄什么呢?

    她走过去,半靠着办公桌,语气轻飘飘的:“,忙什么呢?”

    苏叶头都没抬,“不忙。”

    她索性横过身子去看,苏叶皱了眉,却也没说什么。vivian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符,惊讶道:“,按你的工资,还需要挣外快吗?”

    她的音量微妙,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往这边瞧,她还煞有介事的捂了嘴。

    苏叶调试好程序,手撑着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直看得她发怵,缓缓直起身,讷讷道:“……”

    苏叶说:“回去查收邮件。”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收到群发的邮件。听到她吩咐:“点开安装包把程序装好,提高你们的办公效率,少说话,多做事。”

    装好程序大伙面面相觑,纷纷去看vivian灰败的脸色,苏叶哪是赚外快,分明是给大家优化工作软件……

    她比技术部的人了解秘书处的工作,优化到了点子上,关键是才来这么一两天,肯花心思,技术过硬,还不张扬。

    这个上司看上去冷淡,但若不是热心肠,谁会没事找事?她除了太年轻,别的着实挑不出弊处来。而vivian,仗着上头有个当董事的叔叔,一直是盛气凌人的。人人心里都有杆秤,平日里碍于势力不敢置喙,但孰是孰非清楚明白。

    中午有几个同事叫苏叶一块儿去吃饭,她们一个个神色紧张,语气忐忑,苏叶微微笑说,“好啊。”

    刚阖上笔起身,手机却响了,她一看是周浦深,边走边接起来,“先生?”

    众人表情微妙——在公司不拨分机号,打私人手机号……

    “进来吃饭。”他说。

    苏叶脚步一顿。

    挂断电话后她无奈地冲同事耸耸肩,“非常抱歉,我们下次再一起吃。”

    众人忙点头,结队出去了,她们在等电梯,苏叶还能她们说话,大概以为她听不懂粤语,她们的声音不小。

    “她是和先生一起吃吗?”

    “我昨天回来早,看到先生家里的佣人来送餐,有她一份,但她没吃。”

    “住一起还是先生吩咐的?”

    “疯狂程度有区别吗?”

    “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omg!”

    “……”

    苏叶站了好一会儿,才敲门进去。他不在办公区,苏叶推开休息间的门,看到他已经坐在餐桌前。

    说休息区实在是太谦虚,这里头卧室厨房餐厅什么都不缺,长住都不成问题。

    餐食已经摆了满满一桌,还是粤菜,摆搭配港式甜点,奶茶香气浓郁,菠萝油金黄,西多士上浇着蜂蜜……

    “还要添什么?”周浦深眼都没抬,专心对付他面前的牛排。

    他不喜甜,那这些都是给她准备的。她落座,“不了,太多了。”

    “多吃些,太瘦搂着不舒服。”

    “……”苏叶微抬眼,见主厨和佣人都低着头偷笑。她脸上的温度瞬间不受掌控,热气蒸腾,只好不着边际地转移话题,“先生,下午三点出……”

    “苏叶,”他打断她,放下餐具,手肘撑在桌边看她,“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你现在不是。”

    他叫她名字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都意味着他耐心告竭。她不是下属,那是什么,苏叶不再想下去,只闷头吃,不说话了。

    “休息得怎么样?”他问。

    苏叶一愣,休息?转瞬突然明白了什么,她点点头。一早上无所事事,感觉也还不错。

    周浦深的态度不对劲,苏叶想。

    昨晚她分明,胆大包天地推开了他。可滑稽的是,她跑开以后又不自禁回头看了一眼。

    他站在灯下,双手插在裤袋里,微微歪头看着她,眼神笔直,像在审视猎物,或许说,在谛视瓮中之鳖。

    今天他一整个早上都没搭理她,她当他是生了气,现在看来却是假公济私给她放松休息。还有这些话,似有若无的暧昧,当真要命!

    有必要谈谈了,苏叶想,同他,也同自己。

    饭后,苏叶带人上太平山取了贺礼,一行人出发澳门,到达时已华灯初上。

    这座被誉为东方拉斯维加斯的城市,流光溢彩,豪奢繁华。是天堂,也是地狱。

    周浦深站在酒店落地窗前,俯瞰脚底的人造威尼斯城,运河上头飘着几艘前后翘起的贡多拉船,游客熙熙攘攘。

    他在等着苏叶换礼服,他们此行是参加酒店主人吕和德的寿宴。他一位新入杖朝之年的老人,澳门博彩业执牛耳者,过半数的五星级赌场酒店在他手底下。

    他丧偶之后再未婚配,没有儿子,只有个女儿。身边的年轻姑娘如流水一般。

    他很是中意周浦深,曾公开表示,若周家与吕家结秦晋之好,他吕和德全部家当给女儿做嫁妆也不亏。

    又有传闻称,他曾扬言,没人能撼动他在澳门的地位,除非周浦深要插一脚。

    如此一来,又平添了些火药味。

    宴会在私人会客厅举行。宴请的人不多,皆是巨擘。

    周浦深到时,吕和德迎上来,身后跟着浩浩荡荡一行人。

    即便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也带着保镖,惜命指数五颗星。

    苏叶偏头去看身边的周浦深。他的身价比起吕和德只多不少,却不见他有多大阵仗,许多时候只是摆个必要的派头,给生意伙伴看,他本人对这些丝毫不热衷。

    就说他的宅院,以他的身份来说,绝对算是低调的,没有成排列队的佣人,更从未见有成群的打手保镖。

    他不惜命?

    今天是苏叶第二次看到他戴眼镜,本就是行走的荷尔蒙,戴上眼镜敛了厉色,对女人是致命的诱惑,禁欲系的欲,求而不得,挠心挠肺。

    这副样子,勾引谁?

    “周先生赏脸,蓬荜生辉!”吕和德声如洪钟,饱满有力,完全不像是八十岁的老人,他笑容憨实,看起来是个乐呵的人。

    “吕老寿辰,我怎么能缺席?”周浦深偏过头吩咐,“贺礼。”

    吕和德说:“周先生还跟吕某客气。”

    “薄礼罢了。”

    苏叶发现,即便是长辈,也同他以平辈论交。她偏过头,吩咐方睿,“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