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她知道许多资本家明面儿上有账,暗里也打着擦边球,钱的来源不是非黑即白这么简单,而投资拍电影,花费没办法量化,票房收入易伪造,是最安全快捷的洗钱方式之一。

    苏叶目前能接触到的,都是明面儿上的帐,但她想,RC扎根穷凶极恶的非洲、动荡的中东,和不少国家的军方来往密切,地底下的买卖怕是不少。

    她侧着身偏头同他说话,他一抬眼便将她从上至下瞧了一遍,苏叶察觉到他周身的气压陡然沉下来,让人不寒而栗。

    “我说过,智慧可以有,小聪明就算了。”

    淡漠的语气,冰凉的眼神,比任何一次都要让苏叶……委屈。是这个词,苏叶想。

    她什么都没提,他已经知道她说这些事意欲何为,即便这个主意不合他意,出发点也终归是为了RC,既然如此,为何不能好好说话,非得好心当成驴肝肺?

    她别过脸去,不再说话了。

    周浦深此次返港,是在浅水湾的宅院落脚。他在香港房产不少,常去的有三处,浅水湾、舂坎角和金钟道。

    金钟道是为工作之便。舂坎角景色优美,闲暇短假他会到那小住。浅水湾距城中不远,环境却静谧,适宜介于工作和度假之间的时光,住得最多。

    但苏叶知道,位于太平山的周家老宅,才是周浦深众多住宅里的重中之重。节日他都是在那过。

    周浦深在浅水湾的住宅,占据了一整个人工岛。过了桥,就全是周宅地界。他似乎很喜欢乔木,无论是西山壹号院还是浅水湾,都移植了许多叫不上名的乔木,房子掩隐在林间,灯火辉煌。

    瓦楞、垂花门、椽子,住宅设计仿古,从外观到摆设,贯穿古宅院“移步换景”的特点,软件却极现代化——智能管家,红外防侵入系统,随地可见的小机器人。

    苏叶脚底下跟着一只机器狗,不停地问:“美女,你是谁?”她不回答,它又用粤语英语问。

    苏叶:“……”这狗不随主人。

    周浦深停下来,瞥了一眼地上的机器狗,它垂下头,不说话了,那样子,当真是通人性怕了他似的。

    真有意思。

    周浦深问:“喜欢?”她从踏进门,嘴角就不自禁上扬。

    “嗯?”苏叶抬眼,又低头去找别的小玩意儿,“挺有意思的。”

    周浦深挑眉,“那多玩会儿。”说罢把外套扔给佣人,往里边去了。苏叶知道他的习惯,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于是她乐得轻松,和满地萌物聊天。

    苏叶:“这是哪?”

    “周先生家,你是谁?”

    苏叶:“你多大了?”

    “两千一百八十小时三十八分六秒,七秒了,你是谁?”

    苏叶扑哧一笑,把年龄精确到秒,机器人真呆,“你会背圆周率吗?”

    “会,你是谁?”

    “我是苏叶,我们比赛如何?”

    机器狗的双眼往地上投着蓝光,密密麻麻的一堆信息就浮现在地上,“全球共有46392个苏叶,长得漂亮的250个,你是哪一个?可以比赛。”

    胡诌的吧?苏叶乐不可支。

    他有没有这样,同这些没有温度的机器聊过天?这么想着,她的眼睛注视着适才他消失的方向,像是要穿透厚墙。

    “苏小姐,”有人叫她,“先生让我来带您去房间。”

    苏叶起身,“有空再来和你比赛。”

    机器狗摇起僵硬的尾巴,“你是哪个苏叶?”

    “……”

    穿过庭院,就是客房,客房里也有端茶倒水的机器人,只是不会说话。佣人说:“苏小姐先洗澡放松一下,等会儿我来给您按摩。”

    “按摩?”

    “先生吩咐的。”佣人屈身出去了。

    苏叶喝了一口机器人煮的牛奶,不错,温度正合适。

    洗澡的时候完全放松下来,她才觉得浑身肌肉酸疼,尤其脖子和小腿。

    周浦深有时候细心得让她心惊。她想起他今天问她,在生气?无疑她的那点心思躲不过他的眼睛。

    她在他面前,刚开始总带着厚重的面具,并非刻意。那是在他的气场下,她自然而然的,垒砌起的高墙。到现在,她已经愈发“放肆”,连自己都感觉得到,那种挥霍情绪时的肆无忌惮,不得不说,很畅快。

    但这亦非刻意。她明白这些改变意味着什么。

    她穿好浴袍出来,佣人敲门进来,身旁还跟着个小妹,端着精油碗,问苏叶喜欢玫瑰还是牛奶。

    东西倒是齐全,苏叶想,他疲乏的时候大概也会来两下。

    “牛奶。”

    妇人一边按摩一边跟苏叶聊天。她是从周家老宅下来的,给周家帮佣已经大半辈子,苏叶问了姓氏,称呼她作刘婶。

    “刘婶手艺真是好。”苏叶很少做按摩,尤其足疗,不管对方多专业,她总觉得别扭。但刘婶这么按下来,着实让她放松不少。

    刘婶笑得很满足,“我许久不按了,还担心没按好,以前啊,就连周老先生都夸过我。”

    周宪?

    “那您是老先生身边的元老了,怎么没跟在老先生身边?”

    苏叶问完,从镜面里看到刘婶脸色一变,她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良久才说:“老了,不能到处走了。”

    苏叶眼帘微颤,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周先生平时也按么?”

    “周先生不太喜欢这些,从来没按过。”

    “他工作繁忙,若是累了怎么放松?”

    刘婶想了想,“苏小姐这么一说,我才觉得,这么多年,我都没见过先生累了是什么样子。”

    苏叶趴在枕头上,也想,她似乎也未曾见过。

    这一天,苏叶感觉已经乏得不行,但在他的行程里,这几日却算是清闲的。平时里他该多忙?他的身体是铁铸的么?

    房间陷入静默,苏叶便拿着手机给马多多录视频,那家伙老短信轰炸她,嚷嚷着要视频,奈何两人都忙,时间凑不到一块儿,她不给这姑奶奶解释解释这几天的行踪,恐怕就要翻天了。

    她趴着,整个屏幕都是她的大脸,她交代了这两天在为新工作打拼,没多说,“你就放心吧我过得舒爽着呢,正按摩呢,我不对自己好对谁好……”

    马多多不过是担心她,她懂。

    苏叶闭着眼,让身体全然放松,没一会儿,手机跌在枕头边,她的气息缓下来。

    刘婶的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下,这姑娘,竟然就这么在床尾睡着了,她也不叫她,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苏叶睡得很沉,却感觉身体在摇晃,这让她非常烦躁。

    周浦深坐在床边,半搂着她,眉眼柔和,歪着头看她,半晌她没动静,他唤她,“起来。”

    她嘴里嘟囔着什么,往他怀里钻,找到舒服的位置,又不动了。

    怀里的身子馨香柔软,周浦深笑得无奈,轻轻拍她的脸,“宝贝,起来吃了再睡。”

    苏叶完全没反应,那慵懒劲儿像极了无赖的小猫。

    周浦深低头看埋在他胸口的小脸,手指抚上素净的面颊。她皮肤是真的白,还透亮,像是水做的,一戳就破。

    光滑柔嫩的触感让人舍不得放手。

    她平日里,与人交往淡漠疏离,像是端着什么似的,工作上又雷厉风行,看起来精明强悍,却在睡觉这件事上,尽显小女儿姿态。

    她很容易入睡,说睡就睡了,且睡得很沉,雷打不动。上一次在她家里,当着他的面就睡着了。他抱她回房她也只是嘟囔两声,往他胸口钻,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

    都说这样的人,思虑单纯,没有烦忧。可她显然不是。她只是,总也绷得太紧,璞一放松,防备卸尽,困乏便很容易将她侵袭。

    他看看时间,还早,抱起她,给她换了一头睡。她脑袋刚沾上枕头,就自己抱着被子侧身睡了,这一下子的动作,浴袍跑偏了,岔口开到大腿根,露出一整条又白又直的腿。

    周浦深皱着眉,抱臂看了一会儿,把空调温度调高,阖上门出去了。

    苏叶是饿醒的。她睁开眼好半晌,看看挂钟,再看看身上的浴袍,扶额。床头放着素白的家居服,她想了想,还是换上自己的衣服,拿起手机才发现视频还在录着,苏叶无语,只能截好了再给马多多发过去了。

    她起身开了房门。刚才的小妹站在她门口,见她出来,笑得很甜,“苏小姐,先生让您到餐厅用餐。”

    小妹走在前头,领着她走。她算是方向感、空间感很强的人,却没搞懂房子的格局。空间看着分明很清晰,但走在回廊里,路过庭院,看着是之前路过的,却又景致不同。

    小妹解释说:“这里空间很大,房间却不多,加上书房茶室也只六间,但是有大大小小九个庭院。”

    大概只有鸟瞰,才搞得懂格局了。

    “苏小姐以后若是走不明白,又找不着人,叫一声管家,就有机器人过来给您指路了。”

    苏叶微抬眉。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