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2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门里头,周浦深脱了外套,只着白衬衫,垂首看文件,苏叶到了跟前他才抬头。

    苏叶说:“先生,下午三点,会议在……”

    “唇色不错。”他打断她。

    苏叶:“……”她压根没涂口红,只擦了点润唇膏。

    飞机上他捏她下巴的时候,她下意识以为他要吻她。

    他的拇指按在她下唇瓣,碾磨擦拭,然后他看着指腹染上的颜色,忽然凑近了,呼吸相闻,说:“以后不要涂这个颜色。”

    第16章 Chapter 16

    秘书室的人发现,e除了应付必要的电话,其余的时间都埋头在看资料,午饭后两小时过去,桌案上已经堆了三摞半米高的文件夹。

    茶水间里,vivian几人拽着Alina问:“e都让你拿什么资料呢?”

    “很多啊,”Alina说,“总部的基本资料,财务报表,18区块油田项目……差不多能看的都拿过去了。”

    Vivian眯着眼,“纯种空降兵啊,来公司才做功课?”

    一人叹气,“原本以为这个位置Vivian你最有希望了,现在看来……”

    “RC的功课怎么可能一朝一夕就做得完,我看也不是什么事,Vivian,待会儿的会议,你姑父会参加吧?”

    Vivian眼睛里闪着光,点点头,“会。”

    苏叶桌上的闹表轻轻震了一下,她掐了,阖上文件夹,敲开门。

    “先生,会议五分钟后开始。”她站在门边道。

    周浦深抬起头,“过来。”

    苏叶到办公桌前,他吩咐道:“给我换条领带。”

    苏叶的视线落在他胸口,领带已经被他扯得松松垮垮。

    早上他“夸赞”了她的唇色,她明显愣怔,他往椅背一靠,微仰头,喉结微动,他扯开了领带,好整以暇看着她,“继续。”

    苏叶却一时忘记了刚刚说到了哪里,静谧的办公室里,她似乎听到脸颊“唰”地升温的声音,那下子反而清醒了,苏叶花了一秒钟整理思路,用最快速度汇报完,转身就走。顾不上周浦深对行程有没有意见。

    这下子她抗压能力显然有长进,还能腹诽:往上一抽不就好了非得换一条。

    但她还是点点头,到里头休息室给他找新领带。

    “先生,要什么颜色?”她探出头。

    “蓝色。”

    苏叶:“……”

    她根据西装衬衫的材质颜色,挑了一条。出来他已经站在空处等她,原来的领带已经摘掉,他问:“会系吗?”

    苏叶点头。

    他挑眉,示意她给他系。

    特助就是要当助理同时当保姆,即便他要她喂饭她也是要做的,苏叶想。

    她即便穿着高跟鞋也还得仰视他,他略低了头,苏叶把领带绕过颈脖,打温莎结,她的手指不时蹭着周浦深胸口,后者微仰头,十分配合。

    打好结她整理了一下,给他扣上领带夹,正要退后,他的手臂忽然抬起,将她圈在怀里,苏叶一怔,“先……”

    “别动。”

    周浦深几乎没碰到她,只是圈着她,两手在她背后慢条斯理地给自己系袖扣。

    隔着薄薄的衬衫,他清冽的气息盈满鼻息,她的视线,正对着他的喉结。

    苏叶:“……”

    “别紧张。”他说话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苏叶:“……”

    他低头看她一眼,放开手转身拿上外套往外走。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苏叶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一行人到了会议室门口,周浦深忽然停住了,问身后的苏叶:“刚才我说了什么,记住了?”

    不止苏叶,Vivian几人也都在想,周浦深刚才对她说了什么。

    他并不等她回复,转身进门。

    等周浦深坐定,全体参会人员起身,站得笔直,对着首座,一致鞠躬,“先生!”

    声音响彻会议室。

    这里头的人,都对这样的仪制习以为常,除了苏叶。

    她着实被响亮的一声称呼震到,但不足以受惊。

    她想起,他说——别紧张。

    记住了,别紧张。

    老香港家族企业的历史遗留罢了,苏叶想。

    RC这样的会议每月一次,对大型项目的分歧意见展开讨论,周浦深必须到场,作最终决定。

    议题还未展开,一个秃顶中年男人问:“先生,不知这位是?”

    苏叶看过去,在脑海里搜索他的信息——张董事。

    她暂替凌数的事,从门口保全到楼上高管无一不晓,他作为耳听八方的董事,这话显然明知故问。

    “张董您好,我是e,暂代凌总特助之职。”苏叶说。

    张董一脸茫然,“暂代的意思是?”

    苏叶:“当然就是暂……”

    “有待转正。”周浦深缓缓吐出几个字,力量如洪钟。

    下边众人表情各异,压抑着交头接耳的欲望,眼神交流七拐八绕。

    张董笑道:“能得先生赏识,e小姐必定有过人之处,但先生,RC业务复杂,旁人恐怕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摸透,您的助理,都是千挑万选,从底层磨砺过来的,对RC,对您,都更了解……”

    他的声音弱了下去,因为周浦深越是沉默,越是面无表情,他了解,暗流越是汹涌。

    没有人敢对他指手画脚,遑论说教。

    都说周浦深手段铁血,一般指对外,对内他善于纳谏,恩威并施,虽说不上礼贤下士,但用人唯贤,是个公私分明的掌权人。

    他这一席话全在为他着想,可看起来事态有些失控。

    良久,周浦深说:“没有下次。”然后转头冲苏叶道:“主持会议。”

    苏叶点头。让Vivian把资料发下去,她手上却没留一份,上来打了声招呼,开始陈述议题和各方意见。

    很快大家都不怎么看文件,专心听苏叶说。

    尼日利亚18区块油田RC 内部争执已久,开发与否需要权衡利弊。会议主持不仅要将各方意见一个不落地陈述完整,还得将争议关键阐述明白,虽不发表个人意见,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差事,需要下功夫。

    无可否认,苏叶的陈述,比之前任何一个主持都言简意赅,清晰明了。

    她从头到尾脱稿,没有卡壳,陈述流畅,对观点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项目负责人,一长串数据脱口就来。

    她的声音清澈,谈到关键处掷地有声,姿态宠辱不惊。

    “以上是争议全部内容,接下来请持肯定意见的陈董作具体陈述。”她将视线投向陈董。

    张董微蹙眉,这女孩显然是把人都认全了,是有备而来,不容小觑。怎么侄女告诉他这空降兵到了公司才作功课,是信息有误,还是烟雾弹?

    会议从三点一直开到六点,争论一直在持续,周浦深从头至尾没有表过态,秒针扣到零,他抬手,起身往外走,声音戛然而止。

    苏叶说:“会议纪要整理好发给我,会议结束。”周浦深不喜欢拖延。她提步跟在他身后。

    身后的讨论声仍旧在继续。

    经过这一会议,苏叶算是见识了RC企业文化的冰山一角。决策权在周浦深,但他给下头的人充分发表意见的机会。RC的员工,对周浦深敬之重之,但敢于进言,会议上,双方争归争,都没蹬鼻子上脸,讨论的观点直戳重心,很有效率。

    RC有如今的规模,发展迅猛,不得不说,从老板到员工,都不简单。

    晚上八点周浦深需要出席RC做东的酒会,宣布陈嘉成为RC旗下奢侈品线新任亚洲区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