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1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苏叶微讶,那空姐也是,双手递上毛毯,苏叶说了声谢谢,她说了声不客气,又扭腰走了。

    怎么没给她披上呢?

    之后周浦深看报纸,苏叶用pda做工作计划,她习惯性地想插耳机,刚拿起来又收回去了。

    这些小动作尽收周浦深眼底,他微抬眸,看着她忙碌。她今天睫毛卷翘纤长,那双黑珍珠一样的瞳更有神了些,嘴唇涂了东西,饱满,湿亮,颜色诱人。

    苏叶低头久了,仰起头揉脖子,一抬眼便看到他在看着她,她仓皇移开视线,问,“先生有吩咐?”

    “没有。”他说。

    她起身说去洗手间,他点点头,眼神看着意味深长。

    苏叶在洗手间里补妆,听着隔壁厨房里两个女人在说话。

    她们都从万千民航空姐中脱颖而出的公务空姐,又被百里挑一成为服务周浦深的空姐。有才有貌,可谓精通十八般武艺。

    她们面对客人的时候谦恭,私下里,都是趾高气昂的。

    女声温和,话却尖锐,“你觉得那女的好看?我倒觉得还好,没你好看,谁不知道你瑞琳是金鹿公航的头牌。”

    瑞琳娇嗔道,“哪有,就拍我马屁吧。”

    “哪没有,周先生在亚洲的航程,都钦点你,他这么大一客户,公司都得看你脸色了,我这回是沾了你的光呢,你说,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你一样,拿两万美金的小费?”

    瑞琳说:“看周先生心情咯。”

    “多跟几趟下来啊,说不定就不止小费了,你看周先生,真是让人垂涎,什么时候……嗯?”贼声贼气的,“周先生这架飞机上可是有床的。”

    瑞琳佯怒道:“呀,这话你也敢说,周先生是什么人啊……”

    “他是男人啊,我看啊,周先生这样的,你主动点,说不定就……我们不敢说,但是,你是唯一一个他叫得上来名字的呢!”

    瑞琳沉默了一会儿,说:“菲菲啊,你说,那个女的,是什么人啊?”

    菲菲想了一会儿说:“看着像助理,我听到她和周先生说工作上的事。”

    “可是助理为什么不坐后头,跟先生坐对面呢?”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你看她穿那样,古板无趣,哪个男人会喜欢?”

    “她那套衣服可不便宜。”

    “这么年轻,指不定被什么人给包了。”末了又补充,“但绝不是周先生,怎么说,周先生的女人也得穿着高级定制,而不是成衣。”

    “咔嗒”,对话被开门声打断。苏叶出了洗手间,径直往座位走,没看她们一眼。

    都说公务空姐情商高呢,苏叶想,全是套路。

    到了座位上坐好,见他还看着她,她平静地回视。

    两万美金小费?真是阔绰。

    她没什么表情,周浦深还是从她黑亮的眼珠子里,看到了一丝,不屑?他微微皱着眉。

    谁惹她了?

    飞机即将降落,瑞琳过来收拾餐盘,俯身够里头的杯子时,纤指虚撑着桌子,弯腰翘臀,小腿勾起,慢慢伸手去够。那身段软得像条蛇。

    她始终看着周浦深。

    苏叶双手抱臂往椅背一靠,慢悠悠地说:“空乘小姐做过车模?”

    这姿势像极了趴在车上的show girl。

    瑞琳刻意放慢的动作一顿,抓了杯子瞬间站直了,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复。转瞬间,她笑容依旧,问苏叶自己是否哪里做得不好,希望尊贵的客人指出。

    苏叶忽然觉得没意思,摆摆手让她退下。

    刚上飞机时她们都做过自我介绍,苏叶当然记得,她只是懒得提她的名字。

    瑞琳看着周浦深,娇得要滴出水来,而后者眼神笔直地看着对面的苏叶,嘴角似乎带着,笑?

    周浦深觉得新鲜,她在他面前向来礼数周全,或者说疏离收敛,鲜少这样,把尖刺外露,那表情,带着以牙还牙的快感?

    真是,光芒四射。

    苏叶再抬头的时候,瑞琳转身走了。周浦深解了安全带起身,手里拿着一张小纸条。

    “先生?”苏叶也站起来待命。却见周浦深看了一眼瑞琳的背影。

    她的视线落在那张纸条上,隐约可见几个数字。

    这是……苏叶了然,那她便不打扰了。

    刚要坐下,周浦抓住了她的手腕,捏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在想什么?”

    他这语气,和调侃她多想时一模一样,苏叶看着他的唇角,没应声。他的视线从她的眼睛,到鼻子,再到……

    周围的随从都目不斜视,瑞琳走到厨房门口,不甘心地转身往这边瞧。这一看她瞪大了双眼,咬唇压住了惊呼。

    男人高大挺拔,把女人罩在势力范围里,姿态强势,气场温柔。脸颊的距离,低头便能唇齿相依。

    二人的姿势像是一副剪影画。

    无可否认,十分般配。

    男人手里那张纸条,已被揉得不成形。瑞琳觉得刺眼。

    这一幕刻在她脑中,直至飞机落地,仍挥散不去。

    舱门打开的前一秒,瑞琳接到通知,她被炒了,菲菲退回培训。而她们还得站好最后一班。

    苏叶走出舱门的时候,仍旧目不斜视,而瑞琳低着头,已经不看她。

    苏叶很忙,周浦深接下来在RC总部有会议,晚上有餐会,还有同官员的会面,她得安排好,通知到位。

    RC 总部位于金钟道中段,一下车,密集的高楼像是从两边压过来,逼仄感令人呼吸不畅。苏叶蹙眉,纸醉金迷的香港,繁华却拥挤,她实在不怎么喜欢。

    门口已经有列队迎候,苏叶紧跟在周浦深身后,听总部高层边走边给他汇报。下飞机后,他几乎没有一刻的空闲。无时无刻不在听汇报。

    他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像是没在听,但问的问题,都一针见血,让汇报者羞愧难当。

    他的脑子得装多少东西?苏叶想。

    等电梯时来了电话,她见是中介,就掐断了。进了电梯又响起来,她再次掐断,周浦深沉沉问,“怎么?”

    “私事。”现在是工作时间。

    电梯到达顶楼,苏叶的手机第三次响起,对方实在是锲而不舍。

    她就要再次摁拒绝,周浦深踏出电梯,说:“无妨。”

    苏叶走到一边接电话。

    中介说房子已经有买家相中,没看房,没讲价,确定要买,而且全额付款,只着急签合同,问苏叶要不要签。

    “没看房?”苏叶微讶,“对方是谁?”

    “一位姓卢的先生,说是在附近上班着急买,看了图很满意所以不用看房。”

    苏叶觉得有些奇怪,但想了一圈也没有认识的人姓卢,“签吧。”

    周浦深的办公室占据一整层楼,已俨然一个公司。有独立前台,进门便是秘书室,开放式的设计,黑白灰的色调,线条感极强。

    四张大圆桌每桌坐三人,角落一个吧台式的大圆弧便是苏叶的办公桌,背后是大片落地窗,边上就是总裁办的门。

    今天周浦深回朝,员工都汲汲忙忙如同备战,秘书室里栖栖遑遑,通话声此起彼伏,圆润的英语中夹杂着蹩脚的港普。

    苏叶经过的时候,不少人抬头来看,窃窃私语,等她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放,众人面面相觑。

    这应该就是暂时顶替凌总的苏叶,e。

    苏叶刚坐下行政秘书抱着文件夹过来汇报:“ e,会议和餐会都安排好了,这是刚送上来的,您过目。”

    苏叶一目十行,看完签了字,递给她,“好,下去吧。”然后她进门给周浦深汇报行程。

    门阖上,秘书室里炸开了锅。

    “e竟如此貌美。”

    “她看文件的速度不输凌总,去汇报不带文件夹,是都记住了?”

    “说是暂时的,不知道会不会就是她了。”

    “无论如何,恭敬点准没错。”

    “真别扭啊,她看着比我小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