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9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聊聊呵呵好半晌,该祝福的祝福,该送礼的送礼,苏叶算算,压轴的也该来了。

    灯光“啪”的一声突然灭掉了,只门口有蜡烛的微光。苏叶看到了宋毅城,他跟在鲁封身后,鲁封推着蛋糕捧着花从门口缓缓走进来。

    起哄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人喊着:“求婚,求婚!”

    马多多笑盈盈地,难得没有反驳。有人要拍照,被鲁封的经纪人制止了,公众人物干什么都不容易。

    鲁封到马多多跟前,几乎是举起了她,大大方方亲了一口,“宝贝儿,生日快乐。”

    欢呼声掌声一阵盖过一阵。大伙唱起生日歌,宋毅城的视线穿过影影绰绰的人,落在苏叶的脸上,烛光忽闪忽闪,她的雪肩白皙,卷发如藻,眉眼迷蒙,笑靥如梦如幻。

    他想起昨天见到的男人。眼眸如鹰,沉默立着便气势如虹。莫名的,苏叶的脸和那个男人的脸在他脑海里凑在一起,一柔一刚,很相配。

    若她倾心的,是周浦深那样的男人,他想,他毫无胜算。

    他昨天下午推了通告去看她,不想开门的却是一个男人,那男人只看了他一眼,微蹙的眉透露着不耐烦,宋毅城当时竟差点说不出话来,这样的压迫感他在面对万千观众时都不曾感受过。

    他还是问了:“苏叶在吗?”

    男人淡淡道:“在休息。”关了门,脸上的表情没有过任何变化。好似他就是个敲错门的。

    回程他一直在想,那张熟悉的脸,到底是谁,他没往简单了想,却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如此不简单。

    周浦深,即便在内地,又有几个人敢招惹他?苏叶,当真是糊涂了。

    苏叶在刻意躲避宋毅城的眼神,从他出现开始,视线就没离开过她,她知道,所以执意不肯回个四目相对。

    但该来的总要来,她上个洗手间出来,就撞见了守株待兔的宋毅城。

    苏叶也不再躲,叹了口气,“毅城,很抱歉,我现在对男女之情,没有兴趣。”

    “是对男女之情没兴趣,还是,对我没兴趣?”他的语气,咄咄逼人。

    苏叶无奈,“做朋友挺好。”

    他突然就捉住了她的手腕,“苏叶,对我没兴趣,没关系,这个现在不重要,关键是,周浦深,那个男人不是你能招惹的你明白吗?”

    苏叶的眼瞬间冷下来,“你说什么?”

    “你了解他吗,他的黑金帝国有多庞大你知道吗,他掌控的都是什么东西,又是怎么得到的这些东西你知道吗,他的手段多毒心多阴狠你又知道吗?这样的男人,你惹得起吗?”宋毅城忽然疾言遽色,悲愤填膺的模样。

    “住嘴!”苏叶吼住他,使劲掰着他的手。

    宋毅城抓着她的肩膀,像是要把她摇醒:“我这是为你好!”

    苏叶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目光笔直地看着他,“这都跟你没关系。”

    他一怔,苏叶挣开他提步要走,却还是被抓住了手腕,她正要发作,走廊拐角处滚出来一个人,真正是滚着出来的,一边呼痛一边求饶,怀里还护着一台大炮筒单反相机。

    方睿的脸出现在苏叶的视野里。他的脚还踹着地上的人,惹得那人直求饶喊爷爷。

    走廊暗处,挺阔的身影信步而来,周浦深阴沉的脸慢慢显现在白光下。

    第14章 Chapter 14

    方睿把那男人提了起来,把他怀里的相机扯过去,一边翻看一边问:“说,哪家媒体?”

    男人胁肩低眉站着,畏颤颤地,支支吾吾不说话。方睿把相机递给凌数,冲男人脑袋又是一个爆栗,“说。”

    “……芒、芒果娱乐。”

    宋毅城一惊,松了手。竟是冲着他来的,前些日子因为报道起了冲突,这大概是要挖他的丑闻报复。

    凌数取出存储卡给周浦深,把相机扔了回去,男人半蹲接住了。周浦深捏着那张存储卡,“卡擦”掰断,随手又扔回凌数手里,“弄干净。”

    “是。”

    周浦深抬眼看向苏叶,她肩膀几不可察地颤了一下。他说:“过来。”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向他,宋毅城想要抓她的手腕,却被方睿一个眼神止住,讪讪地收回。

    周浦深瞥一眼她的手,微微蹙眉,转身走在前头,苏叶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宋毅城看着苏叶的背影,眼底的情绪蔓延。凌数走到他跟前,指着抱相机的男人,对宋毅城道:“宋先生,你知道昨天你冒然到苏小姐那里去,就有记者盯着了吗?”

    “如果今天,报道顺利发出去,你知道后果吗?”

    娱媒的那杆笔向来不怎么写事实,只写大众感兴趣的东西,丑闻就是大众感兴趣的东西。凭借几张照片,能编出的故事太多,宋毅城无法预料。

    若是将苏叶扯进来……他沉着脸不说话,凌数哂笑一声,“你有一句话说得有道理,我们先生,不是你惹得起的,更不是能评头论足的。”

    说罢提步离开,留下宋毅城和记者面面相觑。

    那记者看着宋毅城铁青的脸色,心头感慨,一条爆炸性新闻就这么流产了。情敌相见本是分外眼红,但这实力悬殊没什么悬念……与那人相比,大明星宋毅城,与他又有什么分别,不过都是普通人。

    上了车,周浦深冲司机道:“拿毛巾来!”声调比平时要高些,苏叶心口一咯噔。

    司机到尾箱取了滚烫的毛巾,周浦深沉沉道:“擦掉。”

    苏叶愣怔了一瞬,知道他在跟她说话,接过了毛巾却不知所措。她察觉到他在生气,猜想宋毅城的话他一字不落的听去了,但这不足以让他情绪变化,那他这火气的源头,估计就是自己……

    他见她呆坐着不动,吩咐司机开车,拽过她的手腕,一根一根手指擦,葱白的手指从温湿的毛巾间滑过,更白嫩了些,苏叶怔怔地,视线从手指转移到他脸上。

    她从未如此肆无忌惮地打量他。夜幕下路灯光晃过,他的脸时明时暗,轮廓鲜明,眼眸深邃,薄唇抿着,线条性感……不知不觉,有什么东西从心底里钻出来,如雨后春笋般迅猛。

    他的手指忽然扣着她的脉搏,这回苏叶明明白白地看到了他嘴角的幅度。

    她迅速收回手,扭头看窗外,胸口因为呼吸急促而剧烈起伏。她想她必须找点什么事做才能平复下来。

    她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拨多多的电话,没人接,她又烦躁地挂断。

    周浦深就在边上闭目养神,似乎她的烦躁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周先生,我得回去。”苏叶说。马多多的生日派对她每年都是提前走,不大受得住包厢里头的噪音,但从未像今天这样,没知会一声就走了。

    “不用回,凌数会处理。”

    他话音刚落,有电话进来,苏叶按小音量接起来,马多多应该是在洗手间,很安静,“苏叶,你和谁在一起呢?”

    苏叶看一眼周浦深,“……在非洲认识的、朋友。”

    “有人过来跟我说你被接走了,我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安全。”

    “放心,没事。”

    马多多的音量低下来,“苏叶,来找我那男的,后边还跟着个保镖,看着不简单,接你的是什么人?”

    “回头聊。先这样,你忙去吧。”苏叶挂断了电话,不愿在他面前聊。

    她问:“周先生,去哪?”

    他闭着眼,看都没看她,缓缓说,“送你回去,收拾东西,到我那里去。”

    “什么?”

    “凌数会和你细说,”他睁开眼,“我给你的机会。”

    苏叶一路不安到了家,没一会儿凌数来电。

    他开门见山:“苏小姐,这是你第二项考核,这几日你代替我的特助职务,先生这几天的大致行程、必要的联系电话我待会儿e-mail给你,具体的执行,就看你的了。”

    苏叶听得很仔细,“好,没问题。”有问题也得没问题。

    “那二十分钟后我去接你,有问题吗?”

    “没问题。”

    邮件几乎在挂断电话的同时跳进收件箱,苏叶边脱礼服边点开查看。

    行程只三天,地点就包括香港、澳门、广州三地,从广州回到拉各斯,任务结束。

    他可真够忙的。

    刚要退出附件,苏叶瞥见行程第一项,赶紧放下手头的活。

    4日早上8点,首都国际机场飞香港,飞机编号8,湾流G650。

    私人飞机出行,意味着要提前申请航线。苏叶对具体程序不熟悉,但她知道至少得提前一天申请,而现在已是晚上八点十分。

    她用最快速度简单收拾好行李箱下楼,站在路边查信息,把凌数发过来的电话簿记到脑子里。

    凌数准时到达,惊讶于苏叶已经等在原地。她上了车打了声招呼,就开始打电话。

    凌数竖着耳朵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