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8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周浦深来接她的时候带着医生,并不是看到她的伤口之后叫来的。苏叶自己忽略掉的事,他记着。

    这一想法掠过,苏叶眼神闪烁。

    周浦深完全没有走的意思,她索性找片子看,她收藏了不少电影,翻来翻去都是爱情文艺片,她一个个略过,最后点了 《The Shation》,老电影,题材很“安全”。

    这样待客是欠妥,但她实在不知道聊点什么。回来时差还没倒好就进局子,昨天算算只睡了三个小时,身体疲乏,与周浦深的“强行聊”耗费心力,她现在的精神头没法支撑。

    苏叶说了句“周先生自便”,就坐在沙发另一侧专心致志看片。她是有些不耐烦的,他明知道她打算补眠,却不走,是笃定了她不会下逐客令。这么想着她连主人家的庄重都不屑了,盘起腿抱着抱枕旁若无人地瘫在沙发上,一下子就舒服了不少。

    她看电影,他看她。

    看她故作冷漠淡定,看她情绪融入电影里,看她的眼皮打着架,看她的手跌在沙发上,看她闭着眼脑袋一歪……

    客厅阖了窗帘,开着黯淡的灯,屏幕上场景转换,光线在她脸上明明灭灭。故事演到安迪在雷雨夜越狱,周浦深在第一声惊雷响起之前关闭了电源,画面和声音同时消弭。

    他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白开水,起身走过去。

    门铃响得突兀,周浦深微微蹙眉。

    第13章 Chapter 13

    苏叶在她的大床上醒来,墙上的挂钟显示下午三点,她眯着眼打算再睡会儿,手机铃声从客厅传来,声音很小,但不依不饶,苏叶猛地坐起身。鞋子不在房里,她光着脚出去拿手机。

    她是在看电影的时候睡着了,在客厅里,在周浦深面前。她没有自己走回卧室,这点记忆还是有的,鞋子也是证明,那,周浦深……

    电话是马多多打来的,苏叶还没说话她就开始吼,“苏叶你再不接电话我要杀到你家去了。”

    苏叶迷迷糊糊地回复:“怎么了?”

    “还问我,这都什么点了,说好穿姐妹装出席呢,你怎么还不过来搞造型!”

    苏叶更迷糊了,“不是明天嘛。”

    “姐们儿,这是睡觉呐?你看看今天几号,麻溜的洗洗出门,等着你呢!”马多多撂了电话。

    苏叶看手机——10月3日。懵半晌,她睡了20个小时?

    马多多不是好哄的,苏叶揉揉头,赶紧洗澡收拾自己。洗澡出来,头发还没吹干就急匆匆出门,打开门就对上黝黑的僵尸脸,苏叶吓了一跳,这场景似曾相识。

    “方智,你怎么在这?”

    方智提起手里的保温桶,“苏姐,你的粥。”

    苏叶心下已经猜到七八,先请方智进门,他却摇头,“苏姐你先吃着,等会儿去哪儿我送你。”

    “你在这等多久了?”她可是睡了一天一夜。

    “刚来。”

    “说实话。”

    “嗯……”方智笑起来憨实极了,“苏姐你要是再不起来,该我哥来换我了。”

    “怎么换?”

    “三小时换一次,要不粥该凉了。”

    苏叶叹口气,接过保温桶,“进来坐会儿。”

    “不了,我在这等就成。”

    “进来!”

    方智乖乖跟在她身后进了屋。没有好奇地到处打量,还是笔直地站在边上。

    苏叶打开保温桶,粥还热着,冒着白气,清香扑鼻而来。上头洒的小葱都还是新鲜翠绿的,一点儿都没蔫。

    苏叶看一眼方智,说:“坐。”

    方智又摇头,“不了。”

    “你叫我什么?”

    “啊?”方智懵,“……苏姐。”

    苏叶拿勺子舀了一口,“那姐叫你坐你就坐!”

    “……”

    粥液香浓,十分可口,抬眼,方智在沙发最边上正襟危坐。苏叶问:“谁吩咐你来的?”

    方智说:“先生。”

    “粥是你煮的?”

    “那倒不是,大厨煮的,我没有这手艺,大厨说了,这粥养胃,很久没吃东西的人吃流食好。”

    苏叶眼帘微垂,点点头,她睡了20个小时的事情莫名其妙就被好几个人知道了。囧。她不经意地聊:“你是哪里人?”

    “山东人。”

    山东大汉,壮实,看着就靠谱。她问:“怎么跟的凌总?”

    “我们哥俩中专没毕业就奔非洲淘金去了,当时横冲直撞的没找对路子,给工头坑了,钱、护照都给人缴了,上门要债还给人打了一顿,我哥胳膊都断了,正巧碰着先生,就把我俩带回去了,学了好几年功夫,我哥比我聪明,功夫也学得好,就留在先生身边了,我不争气,凌哥勉强收了我。”

    “你在凌总身边多久了?”

    “有四年了吧。”

    中专去的非洲,这么算起来,还真是比她小,就是长得着急。几勺粥下肚,苏叶感觉肚子里暖烘烘的,她边喝边听,漫不经心地说:“这么说你在周先生身边也四年了。”

    “差不多。”

    她随口问:“见过周先生家人吗?”

    方智不说话了,苏叶看过去,小伙子眼神有些紧张,她起身收拾着餐盒,方智赶紧过来接手,“苏姐,我来。”

    苏叶已经收好,塞到他手里。

    方智送苏叶出门,交代了目的地苏叶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方智的声音从前排传来,小心翼翼的,”苏姐,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不说的,你问我我啥我都回答,但是先生的事,是不让说的。对谁都一样。”

    苏叶睁开眼,笑盈盈地,“我当多大事呢,随口聊天而已,别记着。”

    方智点头,“好。”

    这么一耽搁,到三里屯已经五点多,路上马多多的夺命call就没停过。

    苏叶一进工作室,马多多就奔过来,“就你最墨迹,衣服我选好了,待会儿Alex给你做造型,我得先走了,会所那头都在催我了,不赶趟了,你跟后来,啊!”

    她今天是寿星,得提前到,苏叶忙不迭点头,马多多没时间调教她,挺好。

    Alex问苏叶有什么造型要求。苏叶想都没想,“和多多差不多就行,动作要快!”

    “没问题!”Alex说。

    苏叶紧赶慢赶,到会所的时候也已经六点四十,好在PARTY还有二十分钟才开始。她急匆匆下车,急匆匆跟方智道谢。没等他回话她已经进了会所。

    方智看看会所门口低调矜贵的标志,嘀咕:“先生不是也在这?”

    他打电话给凌数报备,凌数问:“后来还有没有记者跟着?”

    方智说:“确认没有。”

    苏叶进包厢,理由已经音乐声震天,人头攒动,乌泱乌泱的。

    她个子高挑,一进来马多多就瞧见她了,穿过人群到她面前,由上而下打量了她一番,扯着嗓子说:“你丫这是来踢我馆子的呐?喧宾夺主啦!不过我眼光真是太好了!天使面庞,魔鬼身材,你怎么不出道呢!”

    苏叶也是做完造型才发现Alex给她烫了个和马多多一样的大卷发,偏到一边,露出另一边颈脖,也正好做了个斜刘海遮住了纱布。马多多挑的礼服是抹胸包臀裙,勾勒出了苏叶曼妙的曲线。她蓬松卷曲的头发,遮住了胸前的春光,行走间若隐若现,最是勾人。

    听马多多这么说,她把头发一撩,“你有没有爱上我?”

    马多多果然给了她一个白眼,“滚犊子。我后悔跟你搞什么姐妹造型了。”

    苏叶借着身高优势,笑嘻嘻地给她顺毛。

    马多多人际圈子大,从高门大院里的发小,到大学同学、职场上的酒肉朋友,数不胜数,说是没请全,都已经挤挤攘攘坐满了一百多平的VIP 包房。

    她领着苏叶到主桌,那都是她的发小。立马有人调侃说:“哟,多多,你又领苏美女来拉仇恨来了?”

    苏叶这几年,没缺席过马多多的生日,倒是有几个人记得她。马多多拍那人,“起开,我是靠内涵说话。”

    又有人喊:“苏美女还单着不,要不多多,介绍给哥哥我吧,知根知底的,多好。”

    “轮不着你,边儿凉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