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6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还有周浦深那句莫名奇妙的话,他原以为是巧合,什么巧合?

    心绪混乱的苏叶,在西直门桥上绕晕了,这个中国结般的高架桥,苏叶从未走明白过。难怪有传言说设计者为此自杀了,这简直是北京道路规划最大的败笔。

    苏叶开着窗,秋老虎的季节,闷热的风吹在脸上,缓解不了一点浮躁,她便又探寻着按钮关掉,可是连这车都跟她作对,怎么都没按对。苏叶烦躁地拍方向盘泄愤,偏生这个时候该拐弯,她赶紧回手,却怎么扭都感觉扭不对方向盘。

    眼看就要撞上桥墩,在惨剧发生之前,苏叶趴在方向盘上,尖叫着放弃了挽救。

    “砰”地一声巨响震着脑仁,那一瞬她感觉释放了所有的烦恼。

    第11章 Chapter 11

    这是苏叶这辈子头一次进局子,理由是涉嫌危险驾驶,危害公共安全。她也是头一次知道结识一个律师朋友是多么必要的一件事。

    “你不是说你的律师来了你就说话吗,你倒是说,大白天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啊?喝那么多酒还开那么快的车干什么,啊?开那么快的车干嘛好死不死往西直门桥上开,啊?”

    大腹便便的警察一点都不符合苏叶对制服诱惑的幻想。

    见苏叶还是沉默不语,他便更是气急败坏,“行政拘留十五天不足以震慑你们这群人了是吗?皇城脚下就敢这么嚣张,你已经涉嫌刑事犯罪了你知道吗,年纪轻轻的这要是关上一阵子有你受的!”

    苏叶刚刚包扎过的脑仁还疼得紧,确实不怎么想说话,更何况这位大嗓门的警察,完全不给她完整回答问题的时间。

    “帅哥,你看我们苏叶一个大美女都包成这样了,您就当怜香惜玉,啊,让她慢慢说。”马多多在一旁做着公关,苏叶瞥了警察一眼,又瞥了马多多一眼。

    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律师是这么解决问题的,法条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苏叶其实没什么好解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马多多,“我不是请了你吗,怎么还要我说话?”

    马多多叹着气无奈极了,她的姑奶奶啊,是不是在香港了两年,给港剧洗脑了啊,这什么地方啊,什么时候了能不能掂量着点自己的嘴啊。

    果然,警察闻言,挥袖离去,“你是律师对吧,好好跟你当事人沟通沟通,她什么态度,我告诉你,十五天保底你跑不了的你!”

    当时宋毅城重新回到酒吧,拿着车钥匙就要走,被拦了下来,细问之下大伙才知道事情大发了,赶紧找了没喝酒的服务生开车去找苏叶,然而为时已晚。

    马多多与警局交涉的结果不太理想,苏叶的态度又太硬,她血液酒精含量已经达到入刑标准,警局的意思是立案,严格按照刑事案件的程序来。马多多这边赶紧联系着家里人,宋毅城自认是罪魁祸首,也着急忙慌地找人,但他是公众人物,无法明目张胆地来。

    如此一来,再怎么的苏叶今天都是出不去了,警局是不是人呆的地儿,马多多哪能不知道,皮肉倒是安全,但心理上的折磨能将人击垮。苏叶这么些年一个人过马多多知道她有多苦,一想到她又要受这罪,马多多还未离开就已经哽咽。

    “苏叶,最迟明早,这帮猢狲子上班了我马上接你出来,你好好的,啊。”

    苏叶点点头,自己造的孽,让朋友跟着遭罪。完全醒酒以后,她意识到自己有多过分。

    果然没爹没娘的孩子,不能任性。

    十月份的北京已入秋,夜里迅速转凉,苏叶靠坐在墙边,习惯性数着圆周率。

    或许是马多多的公关有些成效,苏叶还能拥有一个枕头,但寂静幽暗的空间里,只有四方的玻璃窗透进来一点光,打在墨绿的地板上,更显凄凉,苏叶怎么也无法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数到小数点后2080位的时候,苏叶听到了哭声,不知是来自哪个方向,声音很大,环绕在她四周。音色尖锐凄厉,阴森可怖,音量没有循序渐进,而是忽然爆发,苏叶往角落里缩了缩,头埋在膝盖里头,用手指塞着耳朵,却还是能听到。

    不一会儿传来值班警察的声音,让女人保持安静,女人的哭声反而尖锐了……

    苏叶在脑海里,跟苏叶二号下着盲棋。渐渐的,周遭的声响她便听不见了。待棋过一局,也不知是谁赢了,苏叶懒得数。她回过神来,周围已经恢复平静,不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却忽然有脚步声向她靠近,在她门前停了下来,钥匙碰撞的声音很刺耳,她下意识将枕头抱得更紧了些。呲啦一声,铁门蹭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光线一下子撒欢跑进来,苏叶不适地眯了眼。

    “有人来保你了,赶紧出来吧。”

    光线尽处,是高大的身影,背着光苏叶看不清,来人走近,扶着她的肩,缓缓地说:“苏小姐,先生来了。”

    瘫软的双腿缓缓直立,眼前一晃,白光刹时迷了眼。

    出了警局一阵风吹来,苏叶跟在凌数身后,抱着手臂忍不住哆嗦。门外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在黑夜里仍旧气势逼人,凌数给她开了车门,她顿了一会儿,道了声谢才钻进车里。

    周浦深仍旧坐在他常坐的驾驶座后方位置上,英俊的脸隐没在暗影里。苏叶上了车,却一直没有看过去,也没有打招呼,明知道他一直注视着她。

    几个小时前的那通电话,便是她此刻头都不抬的缘由。

    “开一会儿暖风。”他吩咐司机。

    “是,先生。”

    车子行驶在深夜的北京街道上,苏叶扭头看着街景,路灯透过车窗,映在她脸上明明灭灭,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听到周浦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似乎还带着微微叹息。

    “怕不怕?”

    胸腔的酸楚感瞬间喷薄而出,须臾便到了鼻尖。

    这感觉,包扎的时候未曾有,被问责的时候未曾有,听到哭声的时候也未曾有。唯短短三个字,瞬间将她击溃。

    苏叶感觉到肩膀被扣住了,他迫使她缓缓转过了身。周浦深捏着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左右看了看。

    她的脑袋包着纱布,纱布边缘的头发破马张飞,有些滑稽。她的眼睛染上了薄雾,脸颊脏兮兮的,没有伤痕,他嘴角勾起一点幅度,“你连我都不怕,那些人你怕什么?”

    说罢他便放开她,端坐回座位,闭目养神。留下愣怔的苏叶,呆呆地想着什么。

    车子停稳,苏叶见是到了自己楼下,下车的身影顿了一下,眼底流过一丝情绪。周浦深已经走在前面,回头对苏叶说:“不请我上去坐坐?”

    事实上这个点不合适,但他毕竟刚刚才保了她,苏叶扯出一个微笑,“蓬荜生辉。”

    她回头叫凌数,“凌总也上来喝口茶吧。”

    凌数仍旧保持他正经的姿态,“不了苏小姐,我在外面抽根烟 。”

    苏叶也不强求,和周浦深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苏叶的房子一个人住戳戳有余,她时常觉得空,但是周浦深一进屋,整个空间便莫名显得狭小起来。

    这里平时没什么客人来,卧室门敞开着,苏叶也不甚在意。周浦深环视一圈,屋子便尽览无余。

    虽说是两居室,却只有一个卧室,另一个被她当作棋室用,同时也是茶室。金丝楠茶盘泛着金光水波,搭配晶莹的玻璃杯具,精致考究。

    周浦深坐在沙发上,闲适得如同他才是主人。苏叶往茶室走,“周先生喝什么茶?”

    “龙井。”

    既然是玻璃杯摆在外边,她最喜爱的茶类该是绿茶。事实确实如此,但她记得,他在豪斯,两次都是喝的铁观音。

    苏叶在柜里取了煮铁观音的紫砂壶,涮洗茶具,洗茶暖杯,拨茶入壶,注水煮沸,提壶刮水滴……

    刮水滴在茶文化里,称“关公巡视”,因为要将滚烫通红的茶壶,沿着茶船转圈,像极了关公威风凛凛带兵巡城。如此便能刮掉壶底的水滴,不至于倒茶时被烫伤。

    “看来你还是欢迎我的。”周浦深的声音传来,苏叶抬眼,便见他斜斜倚在门边,也不知是看了多久。

    他的眼神落在她的右手——右手执壶,逆时针方向刮,是迎客,反之则是送客。

    “当然。”苏叶将茶汤倒入杯中,起身请他入座。

    周浦深轻抿着茶,一副专注品茶的模样。

    “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周先生将就喝。”

    她的茶香气淡雅,汤色澄亮,口感滑顺,可称上品。说将就就过分谦虚了,“像你这样生活的女孩恐怕不多。”

    这算是表扬?“周先生谬赞。”

    “平日里都这么与人说话?”

    带着厚重的面具,客气疏离。

    “当然不是。”都像这样她大概会折寿。

    周浦深哂笑,“倒是荣幸。”  这态度独独用来对付他。

    苏叶刻意忽略他语气中的嘲讽,“还没有谢谢周先生的帮忙,”说着她端起茶杯,“以茶敬…… ”

    她的话被突兀的声音打断,周浦深抓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取了她的茶杯放在茶盘上,下一秒便扣着她的后脑勺,出乎意料的吻,猝不及防。

    他并不索取,只是薄唇压着她的,苏叶身体僵直,正要推开,他的唇便离开了她,“你当时可以拒绝。”

    声音沉沉,让苏叶心惊,下意识要推开他,脑袋却还被他控制着,动弹不得,苏叶眼神闪烁,周浦深的眼睛微微眯着,手上一使力,她便与他近在咫尺。

    “但是现在,来不及了,”他捏着她的下巴,锐利的眼神像是注视猎物,“你跑什么?”

    苏叶被他扣着的手腕,表皮底下,脉搏跳脱如兔,“周先生、误会了……”

    “那为什么突然要回国?”

    “……朋友生辰。”她没说谎,后天就是马多多的生日。

    “朋友?”他想起电话那头冲她大声表白的男人。

    他的眼神,像是质疑,毕竟来回行程很是折腾,一个生辰的分量似乎不太够。苏叶重重点头,“最重要的朋友。”

    周浦深的手放开了她的后脑勺,却慢慢移到脸颊,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苏叶,我给你机会,到我身边来。”

    第12章 Chap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