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苏小姐在RC 工作么?”

    “不是。”

    “那是在哪里高就?”廖菲想她估计是没什么正经工作,是周浦深养着的女人罢。

    苏叶已经觉得有些厌烦,别人上来,都忙着与周浦深套近乎,这位倒好,非把问题往她身上引。

    “不想回答便不回答。”周浦忽然搂着她的腰,转身就往别处去了,留下表情精彩的两人。

    廖菲待人走远了,才愤愤道:“有什么好牛气的,不过是有一张脸罢了,一时新鲜的玩物。”

    陈华东在一旁,意味深长地说:“那也是周浦深目前唯一的玩物。”

    如此给客人下不来台,对周浦深来说似乎不是什么事,苏叶瞥了一眼他的侧脸,默默不说话。

    “乏了?”周浦深看她十厘米的高跟鞋。

    还没等她回答,他拉着她的手就往电梯间走。方睿在门口站着,见二人出来,递给周浦深一张房卡。

    苏叶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指掌间。走廊的镜面里,他的手拉着她的,亲昵自然,她跟在他身后,脸上类似于羞赧的表情让她讶然,电梯门开启的时候苏叶不着痕迹地挣脱了他的手。

    “周先生,是不是结束了?我需要回去备课。”电梯下行,苏叶按了一层。

    话音刚落电梯门便开了,房间就在宴会厅下一层。周浦深跨出电梯,苏叶不动如山,他转身,手臂撑在电梯门上,似笑非笑,“你在想什么?”

    “前些日子拍到一副吴青老先生用过的和田玉围棋……”他看到她眼皮果然颤了一下,“不过是找个人过过手瘾。”

    恩师那副玉棋子,据说是一位富商棋友赠予他的,价值连城。恩师用以珍藏,她还未碰过。

    好在房间是套房,还有一位侍茶生,不然在酒店房间里与周浦深独处,即便是下棋,她也难以淡然自若。

    棋盘已经摆好,苏叶多年后再见这副棋,棋子润亮,完好如初。

    黑子选材于墨玉,是一种颜色极罕见的玉石,白石则由和田玉最好的品种羊脂白玉做成,和田玉本就短缺,有口有裂缝的颜色不均匀的均不使用,故选料就耗时三年,是目前世界上最贵重的围棋。

    “喜欢?”

    苏叶坦然点头,“自然喜欢。”大概没有哪一个棋手会不喜欢。

    棋子夹在指尖微凉,是苏叶最爱的触感。

    “好好下,若是赢了,它便是你的。”周浦深坐在对面,淡淡道。仿若面前不过两盅玻璃球。

    “君子不夺人所好。”

    “这么说是成竹在胸了?那就开始,女士优先。”

    苏叶看他一眼,不客气地执白先行,第一手便落在了天元。

    天元是棋盘的中心,是棋盘上唯一没有对称点的棋位,围棋讲究圈地,相对而言天元便没边角有效率。职业棋战中极少有第一手天元的,因为会减弱胜算。

    第一手天元,不是菜鸟,便是瞧不起对手,类似于中国象棋中第一部步走帅。

    周浦深微微挑眉,执黑落在三三位,苏叶果然抬眼看他。下三三,有说法是前辈让晚辈,同辈之间如此布局,便是挑衅。

    他回了她一个下马威。

    苏叶只微微一笑,白子便落在他的对称点上。之后周浦深下在哪里,苏叶便也在对称处下在哪里,完完全全模仿了周浦深的走法。

    棋过六十一手,苏叶的棋还是和周浦深一模一样,周浦深手指一松,棋子落到棋盅里,声音清脆。

    “苏小姐还有如此无赖的下法?”

    “周先生没有说过规则,怎么下棋便是我的自由,再说了,若一直这样下下去,您胜我半子,对您来说完全不亏。”

    “这下法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人,”他看着她略微得意的笑脸,微微倾了身,忽然压低了声音,“第六十三手,你要变棋不再跟着我走了罢?用模仿观察对手弱点,然后打个措手不及,这样的棋,只有一个人下过……”

    棋盘下,苏叶的手不自觉收紧。

    他看她微垂的眼眸,“吴老先生,而他似乎只收过一个关门弟子……”

    她浅浅的指甲陷入肉里。

    “叫钟晚。”

    苏叶沉默良久,抬头微笑,“周先生抬举了。”说罢起身,“算时间我该走了,我认输。”

    话音未落就要走,不料转身太猛,手腕打在侍茶生手里端着的果盘上,果盘一翻,苏叶下意识闭了眼。

    磁盘撞在哪儿,声音闷闷的,让她心口一咯噔,认命般转过头,只见火龙果的汁液趟在他白净的衬衣上,染了一片血红……

    苏叶抿着嘴,内心万马蹦腾。这简直,一场灾难。

    “记不记得我问过你,挂我电话后果是什么,好好想。”周浦深神态自若站起来往里间走,边走边打电话,让人送干净的衣服过来。

    侍茶生已经吓得打哆嗦,苏叶摆摆手他便退下了。这下她倒是更不能走了,总不至于隔着浴室道歉。

    苏叶坐在沙发上,眼珠子滴溜直转。淋浴声传来,哗哗似索命,她推开玻璃门走到阳台,又合上,挡住了饶人心神的水声。

    房间对着科伊科地区最繁华的雅卡街,归于静谧的街道,悠长的公路上车辆零星,路灯绵延伸向暗夜尽头。

    这里昼夜温差大,夜风微凉。苏叶吹了半晌,觉得有些冷了。一整天了,似乎到现在头脑才算真正清醒。

    她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姜蓉的电话,对方声音有些无力,苏叶很是抱歉,“姜姨,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刚从酒会回来,老了,不胜酒力了,”苏叶何曾无故打扰她,“有事?”

    “机票能改签么?我想明天就走。”

    姜蓉微惑,“怎么了?”

    她一时无话,姜蓉不多问,“我来安排。”

    刚挂断电话,哧啦一声,身后的落地玻璃门被推开,苏叶一转身便看见穿着浴袍的周浦深。

    他手里拿着擦头发的毛巾,发尖上还滴着水,“想到了么?”

    ——后果是什么。

    苏叶微怔,“不过一个电话,周先生何必耿耿……”于怀。

    她话音未落,他手里的毛巾朝她扔过来,不偏不倚,盖在她头上,遮住了她的眼睛。

    他这个做法,是不是过分了些!苏叶咬着唇,刚要抬手拿走微湿的毛巾,手腕便被捉住了。

    他的气息逼近,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拇指轻按,将她的下唇从齿间解放出来,“别咬它。”

    她怔住,一动不敢动。

    下一秒,她感觉从发丝到指尖都像是触了电,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席卷她所有感官,酥酥麻麻的感觉一下子传到四肢百骸,她动弹不得,只能承受——他的唇,强势压了下来。

    她猛地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厚重的方巾挡着,不漏一丝天光。视觉微弱,嘴唇的触感便越发明显。短暂的触碰以后,他的舌尖撬开她的齿列,霸道干脆,瞬间攻城掠地。

    苏叶的舌尖触碰到同样柔软的东西,它逼着她纠缠博弈——时而被吮吸,时而又辗转摩挲。

    感觉陌生而奇妙……

    擅于盲数的苏叶,已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几拍。

    舌尖已微微发麻,唇齿间的节奏才慢下来,转为细细密密地亲舐安抚。

    周浦深终于放开她的唇,抬手掀开厚重的方巾。

    就着力道,迫使她仰着头,视线对上他的眼睛。

    他说:“我以为是巧合,原来不是。”

    苏叶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他轻启的唇,带着殷红的血色,说着难以捉摸的话。

    第10章 Chapter 10

    苏叶落荒而逃,而且逃的够远。

    北京时间9月30日凌晨五点,辗转21小时后,苏叶终于站在了华夏大地上。马多多开着她新购的座驾小mini来接机,一看见苏叶便给了一锤子,“你丫这个点到,不折腾我你不高兴是吧,你不知道我熬夜准备开庭呢吗?”

    苏叶笑,“那岂不正好,请你吃早餐。”

    “还有那么一丁点儿良心。”

    两人驱车去了三里屯太古里,吃桃园眷村的早餐,苏叶最是喜欢这家的油条和特色咸豆浆,哪里都比不上。

    马多多问:“怎么样啊,非洲有好吃的不?”

    “大概我是中国胃,没有发现比火锅更好吃的东西。”苏叶舀了一口豆浆,香醇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