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是一盘烤三文鱼,一份鳗鱼卷,加味增汤。

    “苏小姐似乎在多想。”周浦深拿起餐具,瞥了她一眼淡淡道。

    他怎么可能亏待自己,迁就别人?

    周浦深吃东西慵懒随性,却像个中古贵族,这导致苏叶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等她专心致志吃完,他却已经好整以暇地喝着茶,看着她。

    “你的吃相……”他话没说完停住了,手肘支在桌上,俯身凑近苏叶,和室桌子矮而窄,呼吸相闻的距离,“让人很有食欲,不知道秀色可餐是不是这个意思?”

    每一次独处,都像是一场较量,苏叶想。

    第6章 Chapter 6

    这刻意的停顿,话语便有了歧义,若说她吃得香让人看着食欲大增那还则罢了,若是别的……

    “谬赞。”她完全不觉得赞。

    “合胃口么?”

    苏叶心不在焉,“很美味。”

    “喜欢可以与我常来。”

    苏叶:“……”听着逻辑没什么不对。

    和周浦深聊天是一件费神的事,苏叶费尽心思找了话题,却总被他三两句说得没话可接。

    强行聊。

    眼看消食也差不多了,苏叶说:“我该回去了。”

    终于忍不住了?周浦深勾勾唇角,似笑非笑,他放下茶杯,对侍者说:“叫人进来。”

    来人长着欧洲面孔,穿着花衬衫,白色齐膝阔腿裤,蓄着胡子,带着大黑框眼镜,手上提着小皮箱。有些娘气,看着不像周浦深身边的人。

    走近了苏叶发现这男人还画了眉。

    “周先生。”他打招呼,声音倒是粗犷。

    周浦深点点头,那男人才与苏叶说话,“苏小姐,麻烦起身。”

    苏叶疑惑,看向周浦深。后者点点头。

    “伸手,仰头,好,转个身,收腹,放松,好,可以了。”

    男人说什么,苏叶就做什么,配合极了,但男人一走,苏叶的脸色便耷拉下来,“周先生,我不需要。”

    给她量三围,臂长,显然是定制衣服,加上他之前问她喜欢的颜色,除了定衣服,不做他想。至于他为什么提前问颜色,苏叶暂时想不通。

    周浦深淡淡道:“理由。”

    需要理由的是她才对,但他向来善于把问题推圆滚回来,苏叶掏出那枚莹白手机放在桌上,说:“如果我收下它让周先生起了什么误会,那请收回。”

    苏叶收下那枚手机,一是避免无用的争执,二是因为,他拿了她手机,还她一个,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这始终只是交换。

    但这回是单纯送,还是衣服。苏叶不禁想起一句话——男人送女人衣服,就是用来脱的。

    周浦深坐着,苏叶居高临下,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气场优势。

    “坐下。”他的声音无波无澜,却带着压迫感。

    事情能讲明白她绝不摆姿态,更何况对方是周浦深。苏叶不矫情,坐下了。

    “像只刺猬,”周浦深睨她一眼,把手机推回她面前,说,“给女伴送礼服,只是礼节,苏小姐又在多想。”

    言下之意,他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都是她,多想。

    苏叶抓住了关键,也没放过细枝末节,她问:“女伴?”

    “年展晚宴主办方,是RC。”他惜字如金,点到为止。

    他需要出席,但女伴是,“我?”苏叶沉沉说,“为什么?”

    他没有向她发出任何邀约,这赶鸭子上架的作风,实在是不绅士。即便他手眼通天,她苏叶也是个有人权的个体。

    或许她更想问凭什么。周浦深抬眼,苏叶看见他浅棕色的瞳,右眼的确带着点灰色。

    他说:“记不记得,你欠我的?现在我允许你还。”

    苏叶知道他意指那个不被接受的道歉,一时无话。周浦深起身,“不是要走么?”

    出了小楼,经过大堂竟碰见了浅川,不免又寒暄几句。

    浅川瞥一眼周浦深身后,“苏小姐,不知对我还有没有印象?”

    苏叶点头,说:“当然。”

    周浦深眉头微皱。身旁的人小声提醒他,行程紧凑。音量控制得极好,看似在耳语,又让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浅川连声抱歉,“不打扰周先生了,反正我们还会相见。”

    周浦深抬脚离开,拉着苏叶的手。

    苏叶眼角的余光看见浅川的眼神,意味不明,于是回头,看到浅川站在原地,冲她微笑,温和的眉眼带了些许锐利。

    到门口周浦深松开她的手,上了车。十分自然似乎一切理所应当。他坐在车里看着她,目光研判。

    直到他的车子绝尘而去,两人都没有对话。

    苏叶还是决定把浅川约她的事搁置不提。因为这一晚上,他两次提到“她想太多”。

    若除去她与浅川相识是因为他,其余的,三人没有任何关联。那么浅川约她,男人约女人,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与周浦深自然没什么关系,他没有义务知道。

    她想太多这件事,该事不过三。

    可他手掌间粗砺的摩挲触感,还停留在她指尖,苏叶搓搓手,上了另一辆车。

    僵尸脸把苏叶送到寝室楼下。苏叶已经搞清楚,他叫方睿,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叫方智,平时跟在凌数身边。

    方睿说,周浦深还有一场与官员的会面。

    似乎上次也是这个点。苏叶问:“这么晚?”

    方睿说:“先生从香港回来,刚到就同苏小姐吃饭了,会面只能延后。”

    苏叶垂眼,没有再说话。他经过长途飞行,却未见风尘仆仆,仔细回想,他席间也从未表现过疲态。

    不知怎么的,他眼瞳的那抹灰色,又闪过苏叶的眼。

    寝室里,赵玮伊正对着她脏兮兮的高跟鞋哀嚎。

    “什么破地方,全国最好的大学,竟然还有黄泥路,苏叶你看我可怜的鞋,全是泥,限量版啊,有钱都买不到啊!”

    苏叶挑挑眉,行了,这下长记性就好了。她洗漱好,赵玮伊作势要扑过来同她聊天,“苏叶啊,那个周先……”

    苏叶塞好耳机打开台灯,翻开棋谱,说:“我得备课,明天再聊,乖!”

    赵玮伊:“……猫腻。”

    可明天,甚至之后的一周,赵玮伊都忙得无暇顾它。她每天都要参加培训,回来都累趴了,早上在早起化妆和睡懒觉之间痛苦抉择,已经全然没了话痨本性,安静得苏叶有些不适应。

    她拿到志愿者时间安排表,自言自语地吐槽了很久,苏叶插着耳机写程序。

    正巧安娜回来了,还带了饮料,两瓶。

    赵玮伊说:“没有我的吗?”

    安娜瞥她一眼,“呀,我忘了宿舍竟然有三个人了,不好意思啊。”

    “你!”赵玮伊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我还不稀罕呢。”说着跑去开冰箱,遗憾的是里头已经空空如也。

    “我天忙得我都忘了采购了,”她到苏叶边上磨,“苏叶,等周末,你再陪我逛街去吧?你放心,我有车了!”

    上次赵玮伊凌数要了一辆车,之后每天开着她的小宝马去培训,安娜作为老志愿者,已经听说,她嗤之以鼻,“开宝马做义工,你牛。”

    赵玮伊说:“又怎么惹你了,你仇富是吧?”

    安娜摆摆手,“话不投机半句多,真不知道你这样干嘛来做志愿者。”

    其实苏叶也好奇。赵玮伊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顶层那类,生活奢侈至方方面面,在家里,连牙膏都是私人定制。

    很显然她也不是那种富有爱心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否则不会怨声连天;她也不是为了体验生活,一般体验生活都做短期,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但她和安娜一样,是半年的长期志愿者,所以安排在拉各斯大学住。

    听她自己说起,她原先是申请了医学援助类志愿者,到了这才知道那很幸苦,才调到艾滋病宣传去的。也就是她,换别人估计还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