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长路有灯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

    《长路有灯火》作者:陆之南

    文案

    非洲是穷凶极恶之地,贫穷蛮荒,动荡不宁;

    却也富贾遍布,财阀横行。

    支教志愿者苏叶,在这里遇到了只手遮天的周浦深。

    无论她遭遇什么,他都能护她周全。

    即便她感染“埃博拉”病毒……

    周浦深只身闯入隔离病房,亲吻浑身滚烫的苏叶,“我在。”

    病毒无药可解,那我陪你一起承受。

    围棋国手VS石油巨贾

    一眼是一生,一生为一人

    她是他的长路。他是她的灯火。

    长路尽处有灯火,曰,归处。

    阅读tips

    1、女主智商高,男主身份diao。

    2、女主是女主,她怎么可能死。

    3、很豪的门,有原型,不夸张。

    4、人物勿对号入座,很方查水表。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叶(钟晚)、周浦深 ┃ 配角:凌数、赵玮伊、何陆北、周牧、安娜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围棋国手苏叶在非洲支教时,遇到了只手遮天的周浦深,势均力敌的两个人相互吸引。他步步为营,无论她遭遇什么,都护她周全,她感染埃博拉病毒,他也陪她一起承受。二人在穷凶极恶的异国展开了一段旷世绝恋。本文设定不落俗套,场面宏大,情感细腻,作者文笔流畅,点睛处字字珠玉。 无尽长路有灯火,孤寂中透着刻骨的温情,传奇之感扑面而来。

    第1章 Chapter 1

    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到了晌午,终于见停。

    整个校园笼在雨后阳光里,从教室里看出去,黄土浸成泥地,大片矮房上挂着彩虹。

    阶梯教室里坐着五十来个学生,头发卷曲,肤色黝黑,笑起来牙齿白亮。

    苏叶将棋子收回木盅里,喊了声下课。

    学生懒懒散散地收拾书包,有三两个跑到讲台问苏叶:“老师我们从哪里能买到围棋?”

    “你们想下?”

    选围棋课的学生,感受中国文化的有,混外教学分的也有,真正想实战的很少。

    “想!”

    说的是中文,大概是孔子学院的学生,苏叶想,“下节课,我带几副棋来。”

    站在健硕的黑人中间,她看起来反而是年纪最小的那一个。

    黑人女孩头上结着彩辫,苏叶暂时还无法欣赏这种美,但她觉得黑人笑起来还挺好看。

    黑人女孩说:“老师你看起来很小,怎么会是老师了呢?”

    “事实上我也还在念书。”

    女孩问:“是吗,在哪里?”

    “香港大学,知道香港吗?”

    “知道,属于中国。”

    苏叶笑了,“嗯,是。”

    走到楼下她和学生道别,看着泥泞的校道,想着有必要买一双雨靴了,一直拒绝的原因很简单——款式是真丑。

    苏叶觉得雨季的尼日利亚糟糕透了。

    母亲在《戴莉访非札记》里记录,雨季是尼日利亚最惬意的时光,雨后空气清新怡人,雨水滋润下万木葱郁,广袤的稀树草原上,浓荫树冠包围着田园村舍,原始迷蒙,好似仙境。

    她严重怀疑那是戴女士胡诌的—— 为了彰显外交官的独特视角。

    这个下雨天,她再一次被堵在了路上,这一点都不惬意。圆周率背诵至小数点后1480位,意味着她在这堵了半小时。

    她挤在黄色小面的里,看着街景发呆。

    入目是杂乱无章的颜色,廉价,俗气;身材健硕、皮肤黝黑、穿着艳丽的人穿梭在大街小巷每一个角落;路上挤满了陈旧破烂、超载严重的黄色小面的;中间也夹杂着不少豪华轿车,里头坐着手持AK47的保镖。

    噪音嘈杂,交通拥堵,走鬼汹涌……像极了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伊始的广州。

    边上就是一辆拥有持枪保镖的豪车,前后还拥着两辆,墨黑色的车窗,弧线凸处亮成两点,像一双鹰眼,那锐利劲儿亮得刺眼。

    里头坐着的人一定不简单——但还不是和她一样,堵在半路。

    到达巴布贾村,苏叶看表,耗时三小时。

    巴布贾村是附近最大的村落,据说是RC集团在附近开矿之后集聚起来的,村子里上过学,英语流利的青壮年,基本都在矿井给RC打工。路上偶尔会碰到结队的中国人,穿着工作服,定是RC的工程师。

    苏叶过来时走的公路也是RC修的,是这一带第一条现代化公路,不过也只开到村口,村里还是沙泥路面。苏叶脚裹着塑料袋,走得极谨慎也还是溅了一腿的泥。

    距离巴布贾小学还有一段路,她看到她的学生站在芒果树下,正跟树上的同伴说话。

    学生也看见了她,“老师!”

    这么一喊,树后边走出两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上下瞧她,“中国人?”

    她点头,抬头看到Duma在树上摘芒果,苏叶喊他:“上课了。”

    Duma三两下就下来了,把怀里兜着的芒果倒给男人,男人给他五十奈拉。他喜滋滋地接过钱,拉着苏叶要走。

    苏叶回头,“这些芒果值五百奈拉,劳务费一百奈拉,请你们付给我的学生。”

    为首的男人插着腰往前走了一点,笑道:“我们平时都这个价,小黑乐意挣,我说美女,知道RC吗?”

    “芒果树上有一种寄生虫叫芒果蝇,伤人的同时会在皮下产卵并繁殖生长,如果不开刀根治,幼虫会钻出皮肤造成皮肤肿大化浓,你们上过高中生物知道吧?”

    两个大男人你看我我看你,愣了。

    “摘芒果那么大风险,五十奈拉?这点钱在中国你买得到一个芒果么?”

    他们呆在矿区,女人接触得少,更不用说这么灵牙利嘴气势汹汹的,不想多争便掏了钱,“你是志愿者?”

    苏叶拿过钱,瞥一眼他工作服上的金棕色的RC标志,懒得再说话,拉着两个学生走了。

    路不好,走得慢,她还能听见两个男人在身后嘀咕。

    “这些志愿者闲的慌,以为真能拯救世界?”

    “可不,有爱心是一回事,救急不救穷,非洲就是个无底洞。”

    “还不如靠咱RC。”

    “哈哈,靠谱。”

    “不过这女老师长得真标致,要是不那么凶,该加个微信的……”

    走远了,Duma拽着她的手,“老师,他们就是吃蛇和青蛙的人,一样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