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下堂娇_分节阅读_1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如悦明白。”林如悦始终低着头,放在腿上的手却紧紧拽着裙摆,完美演绎了一个逆来顺受、纵然心有不愿却依然惟父命是从的乖女儿形象。

    这样才是林庸愿意看见的,他绝对不会允许这个从未关注过的女儿比林如蕊强,越是懦弱越是没有主见才越能任他摆布。

    眼里闪过一抹满意的光芒,他走至书桌前,端起茶壶亲自倒了杯茶递给林如悦,温言道:“如悦,来,喝点水。”

    看着那褐色的茶水,林如悦心里突然浮现一阵不安,要知道这是男尊女卑的时代,而且林庸还是堂堂一个相爷,哪里会轻易纡尊降贵给人端茶递水?这样的待遇估计就连他的发妻林夏氏都没享受过,她何德何能有这待遇?

    “父亲,女儿不渴。”她下意识推脱道。

    “说了这么久的话,哪有不渴的道理?快喝了吧。”

    看来茶水里真的有问题,要不然林庸也不会一再要求她喝下去,不能喝,喝了就麻烦了!当即接过茶杯握在手里,敷衍托词道:“谢谢父亲,不过如悦现在真的不渴,等一会儿再喝。”

    “现在就喝!如果你还想让你那丫鬟活着的话!”林庸却猛然变脸,双目如电,面色阴沉。

    林如悦浑身一震,这是要逼她喝下这杯有问题的茶水吗?关系到锦瑟和自己的性命,她没办法再伪装下去了,微微眯起双眸,沉声道:“父亲,你这是何意?”

    林庸伸手捋了捋胡须,冷笑道:“若不是你一再推脱不肯喝茶,我险些被你骗过,原来我的大女儿并非愚钝,而是藏得极深。”看到自己已经说破了林如悦面色却毫无变化,他眼神愈发冷冽,“不过这样也好,你既然有如此心计,那么成功拿到那东西的可能性更高。”

    “什么东西?”既然已经说开了,她也不再浪费演技,信手将茶杯放到书桌上,抬眸冷漠地看着林庸。

    “前朝覆灭时,曾留下一笔巨大的宝藏,先帝一直追查宝藏的下落,后来目标锁定在几个大家族上,为寻获宝藏,先帝更是将几位公主许配给这几个家族,但一直查无所踪,直到半年前,皇上意外查到宝藏极有可能在司徒家,恰好先帝曾给林府和司徒府定下婚约,所以……”

    “所以作为当今皇上臂膀的相爷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立大功的机会,可却不舍得将视作掌上明珠的二女儿送去司徒府当间谍,恰好二女儿喜欢上八王爷不愿履行婚约,便想到了养在后院忽略十年之久的大女儿,于是便将庶女的大女儿改变身份为嫡女,替二女儿履行婚约,顺道去司徒府当间谍。若是成功,相爷便为皇上立下大功,就算封王也不是不可能,若是失败,不过是失去一个无关痛痒的女儿,而二女儿必定嫁给八王爷为王妃,相爷的地位依然无可动摇。”说着,林如悦淡淡地扫了林庸一眼,唇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如悦说的可对?父亲大人。”

    第九回 父女斗小胜一局

    林庸的脸色青白变幻了好一会儿,方才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你跟你姨娘真是一点都不像。”

    林如悦心内冷笑,不,原本的林如悦是极似何氏的,单纯无知,懦弱胆小,所以才死得那么早!

    素手拿起锦帕,掩唇嗤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了,父亲竟还记得姨娘是什么性子,要是让母亲知道……”你就准备享受一下河东狮吼的感觉和半夜跪床头吧!

    虽然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林庸立刻便想到了,脸色一下就黑了,惧内是他心里最大的痛,若不是林夏氏娘家势力太大,他还有借助的地方,早就休掉这个自己生不出儿子还不许他纳妾的女人了。

    略带恼羞成怒的甩了甩袖子,怒瞪着她,厉声喝道:“不要扯那些乱七八糟的废话,赶紧把茶喝了!”

    林如悦侧过头看着那杯茶,没有端起茶杯,而是淡淡地说道:“既然一切都说开了,能告诉我茶里放了什么吗?就算让我死我也想做个明白鬼……”说着,抬眸望着林庸,眼神清冷如冰,“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没什么,只是皇室的一种秘药,不会致人性命,但若不按时服下解药,会受些皮肉之苦。”

    林庸的眼神有些闪烁不定,落在林如悦的眼里,心下当即明白绝对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秘药?怕是剧毒吧?这是逼着她为了保命不得不去当间谍啊。

    虽然明白自己现在已别无选择,但她还是不甘心的又问了一次:“我若是不喝呢?”

    林庸没有回答,只是眼神有意无意的扫向屋外,意在提醒她锦瑟正在外面守着,如果她不喝,那么锦瑟的小命……

    林如悦握着茶杯的手蓦地一紧,她看得出林庸是认真的,这时代奴婢的命不值钱,杀一个下人对他来说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她自认不是善良的圣母,但也做不到对人命无动于衷,何况锦瑟跟她的感情非同一般,如果锦瑟因她而死,她定会愧疚一生。

    无声地叹了口气,她将茶杯举至嘴边,咬了咬牙,一闭眼,一口将茶水饮尽,然后用力的放下茶杯,眼神犀利地望着林庸,冷冷地说道:“虽然我喝了茶,但不代表我会帮你做内应拿到宝藏,不过一死罢了,已经死过一次的我会怕吗?”

    “你!”林庸气急,刚欲动手却发觉林如悦似乎还有话要说,于是强压怒气,危险的看着她,“你想怎么样?”

    林如悦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衣裙,双手背在身后,语气平静却掷地有声,道:“我可以配合你拿到宝藏,想必你也不会怀疑我有这个能力,但我有一个要求,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宁愿一死也不会如你的意!”

    “你说!”林庸咬牙切齿道。

    “我为何会被冷落十年之久?姨娘究竟是怎么死的?我当日为何落水?想必父亲一定清楚当中内情。”她的眼睛慢慢阖上,浑身弥漫着浓浓的哀伤和愤怒,片刻后蓦然睁开双眼,直视面色极为难看的林庸,眼神如刀般锋利,“我的要求便是在我出嫁前无论跟那两位发生任何冲突,你都必须视若无睹,不能偏袒她们!”

    这些内情林庸当然清楚,他一听林如悦说出这三件事,便下意识以为她要为何氏和自己报仇,那岂不是要林夏氏和林如蕊偿命?这个要求他没法答应。刚想拒绝,便听到她后面的话,当即松了口气,但又担心她会下狠手,林夏氏的娘家他还得罪不起,而且林如蕊不但是他的宝贝女儿,而且她若出事势必引起八王爷的不满,于是面色带了几分犹豫不决。

    林如悦心下冷笑,还以为他会立刻拒绝,没想到竟然犹豫了,看来在权势的面前,妻子和女儿压根儿不算什么,不过她也没想要这两人的命,要知道死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生不如死!这对恶毒的母女必须为她们做的孽付出代价!

    “父亲大可放心,她们毕竟是你的发妻和爱女,如悦不会伤她们的性命,最多就是受些皮肉之苦罢了。”她是故意这么说的,林庸不是说她服下的秘药会让她受些皮肉之苦吗?那就让那对母女跟她有难同当好了。

    林庸低头不语,眉峰紧蹙,垂在腿边的双手紧握成拳,似在挣扎,林如悦也不着急,径自将眼神移向书架,她相信林庸心里已经做出选择,毕竟在他心里,什么都重不过权势不是吗?

    不过很短的时间,林庸果然做出了选择,“好,我答应你,但你要注意分寸,如果太过分了,本相必不会坐视不理!”

    林如悦讽刺一笑,连“本相”这个自称都出来了,看来他已经没将自己当女儿了,不过似乎他原本就只认林如蕊这个女儿,左右自己也跟他没有所谓的父女感情,这样划清界限反而更好。

    “多谢相爷成全,如悦告退。”她也不想委屈自己再喊那声虚伪的“父亲”了,对他淡淡的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开书房。

    她前脚刚踏出房门,便听到身后传来物品落地后碎裂的声音,想是林庸气不过拿书案上的东西撒气吧,她眼带讥讽勾起唇角,却并未回头和停下脚步。

    这就受不了了?还有更让你受不了的呢!你就慢慢等着吧!

    锦瑟尽职的守在门口,一看见她出来,便快速迎上去,先是紧张的扫视了她全身一圈,确定无碍后,这才满含关切的小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