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下堂娇_分节阅读_8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先是让她由庶女变成嫡女,接着便指派人教导她礼仪,然后便让她顶了林如蕊的婚事,这一件件事联系在一起,怎么看都是被算计好的,前面的一切都是铺垫,重点便是这桩婚事。

    以林庸夫妻对林如蕊的疼爱,绝对不会让这个宝贝女儿嫁的不好,这桩婚事应该不会差,可为什么会把好婚事白白送给她呢?

    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男方家出了什么变故,导致林家不愿嫡女嫁过去;二是看上了更好的人家,比嫁去司徒家好得多。

    林如悦猛然想起刚穿越来跟锦瑟了解这个时空情况时,锦瑟提起过当今皇上只即位了三年,皇后一位还悬空着,难道林家是想着将林如蕊嫁进皇宫当皇后?

    第五回 嫡妹庶姐初过招1

    林如悦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在这个时代,皇后可是最尊贵的女人,试问谁比皇后嫁得还好?何况林庸是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权在握,林如蕊又有“皇城第一美人”之称,完全有资格母仪天下。

    林夏氏果然打的好算盘,将她提为嫡女去履行婚约,不但为林如蕊入宫为后铺平了道路,外人还会觉得这位正妻宽容大度,对待庶女跟嫡女一样,甚至把自己亲女儿的好姻缘也让给非亲生的庶女。

    但是司徒家会同意吗?就算她现在已经记在了林夏氏名下成为嫡女,但毕竟不是嫡出,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古人对嫡庶看得很重,会接受她这个庶女做自家嫡子的正妻吗?

    不过这就不是她操心的事了,不管司徒家同不同意,她都没打算嫁过去,她的婚姻绝对不要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而且她现在还不想离开林家,原主的仇还没报,何姨娘的死也还没查清呢。

    突然,林如悦扑哧一笑,当皇后好啊,后宫被称为女人的战场,那些妃嫔可都不是吃素的,勾心斗角,相互陷害,还有争宠,够林如蕊喝一壶了,就让那位相府的宝贝千金去尽情享受宫斗的乐趣吧。

    片刻后,她收起笑容,对着屋外喊了一声,让锦瑟进来。

    锦瑟很快便走了进来,有些疑惑地问道:“小姐,唤奴婢进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林如悦勾勾手指让她附耳过来,轻语了几句,锦瑟虽面有不解,却依然点头应下,福了福身便转身离开了。

    第二日辰时刚至,林如悦便收拾妥当,带着锦瑟和抚琴去梅苑给林夏氏请安,刚走到花园,便看到了迎面而来、也是来请安的林如蕊。

    林如蕊着一身淡粉色华衣,外披白色纱衣,腰束素色缎带,显得纤腰盈盈一握,衬出婀娜身段。头挽飞星逐月髻,未施过多粉黛,眉蹙春山,眼颦秋水。袅袅婷婷,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而林如悦则是着一身淡紫色纱衣,腰上系着一个蝴蝶结,简单的发髻上插着一支梅花小簪,长长的头发犹如黑色的瀑布一直垂到腰间,朴素而不失优雅。

    两女都是美人,但林如蕊美则美矣,却太过妩媚,不如林如悦来得清新宜人,更为耐看。

    感觉自己被比较下去的林如蕊秀眉蹙了蹙,随即绽开笑颜,亲昵地说道:“姐姐是来给娘请安的?”

    林如悦微微福身,微笑道:“正是来给母亲请安,谁想遇到妹妹。”

    “这样啊……”林如蕊作欲言又止状,林如悦虽然心底暗讽她的造作,却依然如她所愿装作疑惑,问道:“妹妹可是想说什么?”

    “姐姐从未给娘请过安,所以不知每日这个时辰娘都要诵经念佛,须等到巳时正方才结束,姐姐今儿来太早了。”

    林如悦闻言微微一愣,这个能狠心害死身体原主的妹妹会这么好心?

    不着痕迹轻瞟了她一眼,待看到她眸子深处的算计时,立刻明白了过来,这是在给自己挖坑呢,不过即便知道是个坑也得往下跳,谁让自己现在扮演的是无知单纯的小白兔呢?

    第五回 嫡妹庶姐初过招2

    “亏得妹妹提醒,要不姐姐就打扰到母亲礼佛了。”林如悦满是感激地谢过。

    林如蕊掩唇轻笑道:“姐姐不用跟我客气,都是自家姐妹。”

    自家姐妹个屁!有指使下人淹死自己姐姐的妹妹吗?说这话也不嫌亏心!

    心里虽然不齿她的两面三刀,面上却感恩戴德,两人又“姐妹情深”的絮叨了几句闲话后,林如悦带着两个丫鬟告辞离开。

    她刚走没多久,林如蕊的心腹丫鬟秋离便蹙眉道:“小姐,你为何要好心告诉她?让她被夫人训斥不是更好?”

    “连你也觉得我是在好心帮她吗?”林如蕊斜睨了她一眼,笑得高深莫测,“那就对了。”

    秋离没明白她的话中之意,但她已经转身往梅苑走去,秋离只得压下心底的疑惑,小碎步跟了上去。

    另一边,抚琴好奇地问道:“小姐,你真不去给夫人请安了?”

    “去呀,不过是一会儿再去。”林如悦微微勾唇,“妹妹对母亲最是了解,她说的必定是对的。”

    抚琴撇了撇嘴,小声道:“二小姐有那么好心吗?”

    虽然林如蕊在外的名声很好,但林府的下人都知道她绝非外表看起来那么和善,只是林夏氏治下颇严,所以没人敢往外乱说。

    不等林如悦开口,锦瑟便皱眉轻斥道:“主子岂是我们这些奴婢可以随便议论的?”

    “锦瑟姐,我……”抚琴被锦瑟严肃的样子吓到了,咬着贝齿委屈的看着她。

    林如悦摇了摇头,拍了下锦瑟的手,道:“好了,抚琴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怪她了,瞧把她给吓的。”

    锦瑟这才收起严厉的面容,但仍不忘提醒道:“这回有小姐帮你说话,便算了,若有下次,罚你吃一个月的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