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下堂娇_分节阅读_7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林如悦连忙出声道:“这首诗切记不要在人前念叨,免得招来麻烦。”

    锦瑟这才想起自家小姐是从未学过诗词歌赋的,万一被外人知道指不定就会起疑,慌忙捂住嘴,举手发誓绝不外传,但眼里似有遗憾之意。

    林如悦不由嘴角抽搐了下,看这小丫头的样子,莫不是还想拿出去显摆一下?不过……

    她心念一转,假装不经意地说道:“锦瑟,你就不奇怪小姐我为什么突然变得聪明,而且还知道这些诗词吗?”

    锦瑟犹豫了下,方才靠近她,小声说道:“奴婢幼时听人说过,凡是大难不死的人都是有奇遇的,那次溺水小姐你明明已经没气了,却又活了过来,定是有了奇遇,所以小姐性格大变亦是有道理的。”

    林如悦有些呆滞,刚想说话,锦瑟又继续说道:“小姐,这些事你心知肚明即可,切不能说出来,要是惹怒了神明,将你又收了回去,那可怎么得了?”说着,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双手合十道:“神仙莫怪,神仙莫怪,奴婢再也不说了。”

    林如悦这下是彻底无语了,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是个相信鬼神之说的,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想借口来解释了,好在这个丫头是个忠心的,也不担心她去跟人胡乱说。

    一转眼,十日过去,在陈嬷嬷的教导下,林如悦虽然依然装得怯懦,但总归有了几分小姐气度,锦瑟也变得成熟不少,作为林如悦的心腹丫鬟,在帮她解忧的同时,还懂得管教底下的下人,让林如悦轻松不少。

    第四回 竟得一桩好婚事2

    这日,林夏氏又叫人唤了她过去,一进梅苑的主屋,林如悦便乖巧地行礼道:“如悦拜见母亲,母亲可安好?”

    林夏氏笑着抬手让她坐下,道:“甚好,看来陈嬷嬷教的不错,明日起,便不用拘在菊苑,每日随蕊儿一起来请安吧。”

    虽然那日已经让林如悦有了嫡出大小姐的身份,但碍于她从未学过任何礼仪,所以林夏氏才省去她每日的请安,让她先随陈嬷嬷学习一阵子,留在菊苑哪都不用去。今日看到她虽然仍有些局促,却勉强有了些样子,这才松了口让她不用每天都呆在菊苑。

    林如悦心内不屑,她宁可守在菊苑当宅女,也不想每天过来给这个没安好心的老妖婆请安,何况每日过来势必要遇到林如蕊,这天天都要演戏,很累的好不好?

    但也没办法,谁让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

    压下心底的不愿,她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起身深深一福,道:“如悦谢母亲体恤,自当每日晨昏定省。”

    林夏氏拿起锦帕掩唇轻笑,道:“连晨昏定省都知道了,看来陈嬷嬷的确是教的不错,丁香,传我的话,赏陈嬷嬷五两银子。”

    站在她身后的婢女立即躬身道:“是。”说完,便离开去拿银子给守在门外的陈嬷嬷了。

    林夏氏又假模假样的问了几句,无疑就是吃得好不好啊,穿得好不好之类的闲话,林如悦自然都说好,而且话里话外不忘感激之意,虽然两人都各怀心思,但起码表面看来聊得还算投机。

    扯完一堆没营养的废话后,林夏氏突然神情变得暗淡,有些不舍的看了林如悦一眼,林如悦心里开始警惕,但面上却难掩关切的问道:“母亲,为何这么看如悦?是不是如悦做错了什么?”

    林夏氏摇摇头,似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道:“如悦今年快十七了吧?都是母亲耽误了你呀,别人家的女儿及笄便已婚配,你这个年纪都当娘亲了。”

    林如悦心底开始咆哮了,才十七你着急什么?在现代十七还只是高中生呢,早恋早婚不好啊亲!

    虽然心里郁闷的要命,但面上却显出几分羞涩,连忙低下头去,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那面上的红晕根本不是什么害羞,那是郁闷难平无法发泄给憋红的。

    林夏氏眼见她羞涩的模样,眼里划过一道冷芒,面容却依然慈祥得不得了,柔声道:“瞧瞧,母亲还没说什么呢,这就害羞上了?”

    “母亲!”林如悦装出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不依的抗议道。

    “好了好了,知道你脸皮薄,母亲不逗你了。”林夏氏低笑了两声,接着神情一整,“林府与司徒家早年便有婚约,原本是准备待蕊儿及笄便履行婚约的,但是你是长姐,哪有长姐未嫁妹妹先出嫁的道理?所以母亲跟你父亲恳求了几日,决定让你嫁过去。司徒家是豪门大户,你嫁过去又是正妻,势必是要享福的,这段好姻缘也算母亲补偿你这些年受的苦了。”

    要真是好姻缘怎么可能会落在她身上?这番话是哄不懂事的小孩子呢?她会相信才怪!

    第四回 竟得一桩好婚事3

    心里虽然这么想,面上却惊讶不已,略显慌乱道:“母亲,不可!如悦怎能抢了妹妹的好姻缘呢?”

    “怎能说是抢呢?子女婚姻本就要听从父母之命,何况这些年你吃了那么多的苦,母亲若不给你许个好姻缘,如何对得起你早逝的姨娘?至于蕊儿,你且放宽心,母亲会安抚她的。”林夏氏直接拍板定论。

    林如悦又勉力劝了几句,但林夏氏态度坚决,她也只好悻悻从命,离开时脚步还有些漂浮,似乎不敢相信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在她头上。

    待到她离开,林如蕊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啐了一口,讥讽道:“娘,你看那贱蹄子的样儿,一身骨头都轻了,还真以为自己得了天大好处。”

    林夏氏瞪了她一眼,挥手让几个伺候的奴婢退下后,方才皱眉道:“蕊儿,你又记不得娘的话了……”

    不等她说完,林如蕊便抢先道:“不要把喜怒哀乐现于人前嘛,女儿记得的,只是看不惯她那小人得志的模样罢了。”说着,她走到林夏氏身旁蹲下,将头靠在林夏氏腿上,撒娇道:“娘,你就别跟女儿置气了。”

    就这么一个心肝宝贝,林夏氏哪里舍得跟她置气,好笑又好气的伸手戳了下她的额头,笑道:“多大的人了,还跟娘撒娇,你以后可是要当王妃的,哪能这般孩子气?惹得八王爷不喜怎么办?”

    “不是还有娘吗?娘做了这么多年的相府女主人,爹却一个妾侍都没有,足以证明娘拿捏男人和后院有大本事,只要娘教女儿几招,八王爷定会像父亲似地将女儿如眼珠子般疼爱。”

    这番又是撒娇又是戴高帽子的话明显让林夏氏很受用,自得道:“娘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便是此事,不过八王爷跟你爹不同,王府里断不能没有妾侍,不过只要你拿住了王爷的心,再生下个嫡子,哪怕妾侍再多,也不能越了你去。”

    林如蕊眼珠子一转,当即起身,对着林夏氏深深一福,道:“那女儿的幸福就拜托娘亲了。”

    林夏氏笑着将她揽在自己怀里,承诺道:“放心,母亲定会如你所愿。”

    这厢两母女在讨论御夫之术,而那厢林如悦一回到菊苑便屏退众人,独自呆在卧房里,开始闭目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