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婚有暗香来_分节阅读_6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他依旧回答的不太干脆,到底还出口了:“那个,就是白兰说要是我真的愿意跟你离婚让你跟许至在一起的话,就真的可以把眼角膜捐给我,我就说她真的愿意捐我就同意,我现在除了想看见东西别的什么都不想……”

    “何桑,你先别激动,我就是说说,我骗她的。”

    “何桑,别掐我,我还是病人,哇,好疼,你先别激动。”

    ……

    我心里那个气啊。这人怎么好意思的?

    当时我提出离婚的时候,他装的一副气得要死的样子,害得我赶紧解释半天,就差对天发誓要是离开他我就天打雷劈了,竟然人家之前都已经一切谈好了,还跟我发火,最后一副为了成全我的心愿勉为其难地答应我的要求的样子。

    敢情是逗我玩呢?

    我心里越想越生气,更是手下不留情,对着他的后背就狠狠拍了一巴掌:“你个混蛋,骗了我那么多眼泪不说,还故意瞒着我,非让我情绪大起大落你就高兴了,我真是被你给气死了。”

    他仍然看不见,伸出手在空气中乱摸,好不容易碰到了我的胳膊,拉住我说:“好了好了,我真的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也是为了大局考虑。主要是如果提前让你知道了,你不就对我失望了吗,试想想看,哪怕那个时候我真的跟你保证说我一定不会真的跟你离婚,只是为了让白兰帮忙的权宜之计,你即使会同意,也肯定很伤心,觉得我不在乎你。你说是不是?”

    细想一下,还真的是这样。

    “那白兰知道你提前找好了眼膜吗?”

    “我没有告诉她,毕竟还不是非常地信任她。她是真的准备把眼膜捐给我的。而且我知道她跟我见面的几次,陆劲都安插人在附近偷听,我故意没有回避,就是为了让他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竟然要自己捐?我的天啊,拿她干嘛不直接告诉我,非要骗我说有个盲人亲戚?”

    “如果实话告诉你,按照你的个性,肯定不会同意的,你那么善良,不会忍心让她把自己的眼睛给我的,估计自己都想直接捐了,所以她才骗你的。”

    “那要是你没有找到,她难道真的为了许至不要眼睛了吗?这个女人也太……深情了。反正如果是我,我肯定做不到。而且我才不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别人身边推呢。”

    “Whoknows?”他满不在乎地说:“陆劲估计已经知道我做过手术了,不过他没有办法了,我今天为了防止他捣乱,特意安排了人在医院附近守着,而且一大早的时候就给他使了绊子。”

    “什么绊子?”

    “陆方的几个高层,今天会一起向陆劲提出辞职,离开陆方。”

    我长大了嘴巴:“难道这也是你安排的?这是为什么啊,我不明白,你让高层离开陆方,眼看着第二轮融资在即,这不是给陆方添乱吗?”

    “他今天为了这件事情,肯定没有办法抽身来阻止我手术,绑架白兰,估计也以为就足够了,更能减少对我的干扰。”

    “就为了你手术成功,你不管陆方的正常运作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你不是最在乎陆方的吗,把它当做命根子一样守护着,是你妈留下来的心血啊。”

    “不,从现在开始,我要毁了陆方。”

    陆彦回神情淡淡的:“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让我妈的心血被人给抢走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现在敌人已经上钩了,还蒙在鼓里,我们在暗处,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白兰被人绑架,是陆彦回大概能猜到的,毕竟这样的方法最能够阻止手术的进行。

    不过陆劲一定想不到,有人先一步采取了动作,就等着他找白兰的麻烦呢。陆彦回对我说:“连白兰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身上已经被装了定位器了。我们就是为了及时找到她,毕竟得保证她的安全,但是在我手术完成之前,还不能打草惊蛇,不过现在,恐怕顾北已经让警察行动了。”

    果然,我们这里刚说着话,外面顾北就走进来说:“二哥,是这样,那几个人大概是不想暴露身份,把白兰的眼睛蒙着,绑了锁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他们就走了。我一直让人盯着他们的行踪,刚才你手术一成功,那边就随即逮捕了他们,白兰已经被救出来了。”

    陆彦回靠着枕头躺着,听到这里笑了笑。

    他的身上还穿着一身医院的病服,眼睛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纱布,暂时连这个世界的影子都还看不见。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他的安排,谁会想到,他的心中有一盏明灯,把所有藏在黑暗之下的路都照亮了。

    这个男人,是我何桑的丈夫。

    我握住他的手,忽然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了。他感受到落在自己手背上的眼泪,然后伸出手摸我的脸,手指都打湿了。

    “何桑,怎么这个时候你反而哭了,你不高兴吗?我们很快就要赢了,我说过,那些失去的东西,我要全部拿回来。”

    我摇头:“不,我高兴,陆彦回我是太高兴,太感动,太惊喜了,不知道这样说你明不明白。我就是觉得,太不容易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么多人要害我们,让我们不得安生,现在好了,那些坏人做坏事的证据都被查出来了,法律会给他们应该有的惩罚的,而我们,我们终于可以以后不用怕的过日子了。”

    “傻丫头。”他摸摸我的头。陆彦回比我大几岁,可是从来都是何桑何桑的叫我,今天这一句傻丫头,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幸福。仿佛我只要做一个俗世里安枕无忧的小女人,把一切杂乱纠缠都交给他去处理,他就像是一棵大树一样,为我遮天蔽日,遮风挡雨。

    人世何其艰难,得爱侣如此,何其幸运!

    因为绑架白兰的事情,顾北要去局里。就跟我们先道别,陆彦回在他临走的时候又把他叫住了:“顾北。这几天你会收到一封匿名信,举报陆劲涉足黑市,私自贩卖人体器官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吧?”

    “好的。放心吧二哥,我有数,这一次,就算陆劲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从法网里逃出来的。还有黄耀,那些一丘之貉,我统统都不会放过去。”

    顾北刚走,我刚准备再和陆彦回讲讲话,谁知道手里就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许至。我接通了电话,许至的语气非常地着急:“何桑,你知不知道白兰去哪里了?我才看到她给我留下来的一封信,说是她要走了,她要走去哪里?不是说今天是陆彦回手术,她会带自己的那个亲戚去找你们的吗?”

    许至也一直都不知道情况,白兰瞒着他瞒的也是滴水不漏。估计留下那一封信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在今天的手术之后就失明了,又不想让他知道,才会说自己要离开了,让他不要找自己。这个蠢女人,我该怎么说她好?

    可是眼下我只能跟许至说:“是这样的,白兰今天被陆劲派人给绑架了,不过你放心,警察已经把她给救出来了。我现在正准备去警察局找她来着,许至你先不要着急……”

    我话还没有说完,许至更着急了:“什么?绑架?陆劲为什么要绑架白兰?陆彦回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们兄弟之间斗来斗去的,关白兰什么事情。你让陆彦回接电话。”

    我只好把电话给陆彦回,他不耐妇地接了过去,虽然我听到许至说什么,但是也能大致猜到肯定是骂陆彦回的。就听到陆彦回冷冷地说:“你喊什么喊?她不是已经没事了么,又不是我绑架她的,你跟我喊什么?”

    “你去警察局找她啊,她现在肯定在录口供。”

    “什么叫我害人不浅,是你女朋友自己找到我,说要把眼睛捐给我,让何桑到你身边去的好不好。”

    “没错,是她自己想要捐,不是什么盲人亲戚,她瞒着你呢,是想背着你把眼睛给我,当做逼着我离婚的筹码来跟我交易的。”

    “你特么地别再骂人了行不行?她没有瞎了,我没真的想要她的眼睛,就是借用一下她帮我演一场戏而已。”

    “算了算了,懒得跟你说了,烦死了。”

    ☆、132.庆幸许至遇白兰

    陆彦回一脸嫌弃的把电话递给我了,我知道一时半会儿的也跟许至解释不清楚,就对他说:“这样好不好,我们警察局见面,我回头把所有经过一并给你解释清楚。”

    我跟陆彦回说我也去警局,他淡淡地应了一声:“好,你去跟他们说清楚也好。”

    想了想他又把我叫了回来,对我说:“你把手机拿出来,拨一下13……这个号码。”

    我听了他的话,接通之后他拿过去,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你送一下我太太,送她去警察局。现在非常情况,我怕她路上出现麻烦,有你在我放心。”

    没一会儿就一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走过来,对我说:“陆太太您好,我送您去警局吧。”

    “小风是自己人,你不太熟悉,不过有他送你过去我就放心了。路上注意安全。”

    陆彦回做事一向仔细,我心里有数,如果我半路出问题,被陆劲的人劫持了去,反而成了一个威胁他的筹码。我听了他的话,上了小风的车,他请我坐在副驾驶,估计是方便随时保护我。

    还好一路相安无事。我们顺利到了警局,许至已经到了,白兰还在里面录口供,他就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看到我来了,许至一脸愤怒:“何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了白兰捐要角膜给陆彦回了?”

    我只好把陆彦回的计划给他说了,他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我看了看那里面:“人还没有出来呢?”

    “嗯。还在问。”

    “再等等吧。”我在他边上坐在来:“许至,白兰这一次的举动,连我都才知道,我之前虽然知道她为了你高兴,不惜把我推到你身边,自己放弃你,可是现在我才明白,她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一个女人愿意为了你的幸福,牺牲自己的眼睛,你难道都不感到动容吗?反正我自问自己同样是个女人,如果哪一天陆彦回爱上了别的人了,我做不到自己把他往外推,哪怕他在我身边不再开心,我都一定要牢牢地拉住他。所以,许至,白兰这样的女人,真的是太难得了,你要是错过,一定会后悔的。”

    为了强调,我又加了一句:“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我一眼,踌躇良久才开口:“何桑,你知道吗?除了你之后,我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别人。”

    他跟我说着这话,也还真是不巧,白兰正好从里面出来向我们走来,之前没有注意,偏偏许至说完就让她听到了这句话。我随即站起来看着她说:“你没事吧,有没有被伤到哪里?”

    “还死不了。”她面无表情,又咬咬牙看着我说:“何桑,虽然我没有成功把眼睛捐给陆彦回,但是当初我们说好了的,只要我同意,他就跟你离婚的,你自己也答应我,愿意回到许至身边的,说过的话,总要算数的是不是?既然是这样,你应该不会又临时变卦吧。”

    她这么一说,我愣住了,许至皱了皱眉头对白兰说:“谁让你自作聪明的,谁跟你说一定要何桑回到我身边的,我让你这么做了吗?从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自作主张?”

    我拉拉许至的袖子,让他不要再说狠话了。他不理我,依旧刻薄地对白兰说话,说她蠢,只会到处给自己惹麻烦。

    白兰听了他的话,明明眼底盈盈泪光了,却还是逞强不肯让眼泪流出来,只是定定地看着我说:“我不管何桑,你得回到他身边,你答应过的,陆彦回也答应过的。我不管,你们说话要算数的。”

    许至忽然开口:“谁跟你说,我希望何桑回到我身边的?我这么跟你说过吗?”

    “你一直不开心,没有她在你身边你总是不开心,你不说我也知道。唯一能让你高兴起来的办法,就是她跟你在一起。”她一直凝结在眼底的那抹泪光,终于忍不住慢慢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许至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好一会儿,我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得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许至忽然一下子把白兰拉进了怀里:“你个蠢女人。我真是拿你不知道怎么办了。竟然想着拿自己的眼睛跟人家做交易。陆彦回是什么人,跟他做生意?还不是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你即使真的捐了眼膜,他都不可能放开何桑的,也就你自己傻乎乎的还信了他这话。”

    喂喂喂,虽然说的是实话没错,可是我这么大一个活人还在边上站着呢,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我老公真的合适吗?

    不过我看到许至忽然抱着白兰的这一个瞬间,心里竟然莫名地感动。

    真好。他终于能够真的走出过去了,若从前与我在一起,又分开,是命运给予许至的沉重,与肖锦玲在一起,是带着不甘心和阴影来维系的一段无关爱情的婚姻,那么和白兰在一起,对于许至来说,无疑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我对他的亏欠和遗憾,总算有人可以弥补了。

    白兰听了许至的话,还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白兰其实一点儿都不蠢,可是在许至面前,一下子就变得懵懂了起来,还在怀疑地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要何桑了?你难道不想以后跟何桑在一起?”

    “不想了,她又不喜欢我,再纠缠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那你想跟谁在一起?”她继续问。

    连我都笑了,我拍拍她的肩膀说:“白姑娘你快点清醒过来吧,人家许至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怎么还是迷迷糊糊的,他这是要让你以后陪着他呢,他想跟你在一起。”

    她看着许至:“真的吗?何桑说的是真的?”

    “白兰,我们结婚吧。”许至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