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婚有暗香来_分节阅读_18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53.一念而生现转机

    “他们来这里跟你们谈过了?”

    “谈过了,这些天陆续有人来,这地方本来就是老城区,其实要拆迁我也预料过的,巷子里的人自己也都住的腻了,你们陆方开的条件那么好,他们巴不得早点搬走住进小区里,如今拆迁是越拆越有钱,都指望赚一笔呢。”

    “您想搬走吗?”

    “我不跟你讲假话,我不乐意。这里我不舍得,我爹妈就在这里开店,到我这里,大半辈子过去了,我没有离开过裕喜巷。我这店挪了地方倒不是说怕客人少了,老客人还是会找到新地方去的,我就是舍不得这地儿。老爹这话,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我也舍不得。”

    陆彦回往外头望了望:“我从小生在这地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总觉得如果拆了就失去了什么。我妈临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就想着至少把这房子留着,也算是给她留下点什么痕迹。可是城市现代化规划,这里太老旧,走上这条路不能避免,我也没有办法。”

    “是啊,你和小言小时候就喜欢到我这里来玩,听老爹讲故事,其实老爹讲的故事都是老段子了,你们两孩子也奇怪,明明听了那么多遍,都不觉得腻。”

    “老爹的故事讲得好,想看表演一样,让人回味无穷。”

    “我还记得给你们讲的最多的一个故事,就是打仗的时候,我爹妈救下了一个八路,当时鬼子不时地来搜人,他们把人藏在酒缸里,那人就是靠着我们家的高粱酒活来的。”他也陷入回忆,脸上露出一些惆怅来:“一晃这么多年了。”

    我们临走的时候,周老爹送了我们一大坛子的米烧酒。我们回到别墅之后,晚饭时就打开倒在碗里喝了。我不太会喝酒,却也还是尝了一些,这香味仿佛能融进人的骨子里。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都有一些微醉,他大概是这些天太累了,加上喝了酒,一沾枕头就沉沉地睡了去,可是我跟人不大一样,我是那种喝过酒就有些兴奋的体质,因此不太容易睡着。

    睡不着就只好看着天花板发呆,脑子里胡乱地想着一些事情,却仿佛有一根线隐隐约约地串连起来。裕喜湖,裕喜巷子,老街酒坊,周老爹的高粱酒,他讲的那个故事,从鬼子眼皮底下救下来的那个八路军……

    最后我一下子想起来什么,哗地一下子从床上坐直了身体,然后开始用力地把陆彦回给摇醒了:“快醒醒,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你快醒醒!”

    他揉了揉眼睛做起来,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说:“何桑你干嘛不睡觉,还把我给弄起来?”

    “我想起来一件事情,你还记不记得前不久市政府那边挂的一个大横幅:争做文明市民,创造文化名城。”

    “记得啊,不是挂了很久了吗,怎么突然地说起了那个来了?”

    “我们A市连个文化古迹都没有,这个一直都是文化局和市政府比较难做的工作,毕竟有个能打造文化城市的噱头都没有。”

    “嗯?你的意思是?”

    ☆、54.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还记不记得周老爹说的那个故事,他爸妈救了八路军,还有开了那么多年的老街酒坊,算不算一种酒文化,你要知道A市的酒产业发展是很好的。”

    “我懂你的意思了!”陆彦回抓着我的手说:“利用这一点,向上面反映,说不定能凭借着建设文化城市的工程留下老巷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A市一直想找到自己的特色,可是总是未果,此时有一个现成的指不定备受重视呢。不过这只是我一个简单的设想,如果真的能有所作为之后的事情就不是我能想的清楚的了。”

    “这就足够了。”他忽然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这一次一定要利用好这个时机。何桑,谢谢。”

    陆彦回难得这么和善客气地对待我,顿时我有些不好意思,推他说:“这么晚了我把你弄起来也是心里急了,应该明天再跟你说的,不早了快点睡吧。”

    “突然听到了这个,我怎么还能睡得着?你先睡吧,我再想想其他方面该怎么做。”

    我的困劲也上来了,听了他这话就躺下睡了,等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枕边已经没有人了。

    下楼的时候我问陈阿姨:“陆彦回人呢?一大早怎么就不见他了?”

    “先生他天才刚亮的时候就出门了,我早饭还没有做呢他就急着开车出去了,饭都没有吃。”

    我回忆起昨晚自己把他叫醒说的那个想法,他应该是昨天考虑了一夜也想到了更多的对策,所以一早才这么着急地出门。想到自己的主意能帮到他,我心里竟然有些说不出来的喜悦。

    陆彦回果然搞出了大动静来。

    老旧的御喜巷子突然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本地的电视台派了记者去采访了老街酒坊,提到了那个巷子里的小孩子们都听周老爹讲过的故事,并把它报道在了A市的晨报和电视新闻里。

    电视上的周老爹记者采访的时候,很是自豪的说:“我跟你们讲这些可不是为了多卖几坛子酒,而是觉得我们这条老巷子要是就这么被拆了挺可惜的。如果能保留下来,哪怕用做别的什么作用都是好的。”

    而与此同时,省内最著名的一家报社的著名文化版记者写了一篇长报道专门针对这件事情,提出了战争时期人民团结抵御殖民侵略的强烈意识,连不识字卖酒的夫妻都知道要不顾自己的危险救下八路军,为国家的兴亡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媒体的这些动向,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很大反应,A市有影响力的一些人很快站出来指出,这样弘扬民族精神的地方应该要保留下来,御喜巷子不能拆。

    陆方也紧急召开了股东会议,陆彦回在会议上提出把原来设定的盖临湖高级公寓的计划改为把这里打造成一条酒文化街道,一来是为了纪念战争时期的那一份厚重的民族精神,另一方面参考北京后海的成功例子,为都市年轻人提供一个放松的场所,也可以推动本市的经济发展,为A市和陆方的发展取得双赢……

    这些都是我后来知道的,我也不曾想到,自己一念之间的想法,会被陆彦回无限可能性的放大了无数倍,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

    ☆、55.看到采访心波澜

    结果并没有让我们失望,陆方的二次提案受到了政府和公众的一致好评。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家还是搬了出去,陆方会按照原来的计划提供安置房,这里会重新包装,成为一条酒文化街。

    而老街酒坊也搬迁到了别的地方,老的地址会建造成一个小型的酒类展馆,方便各地的游客参观,最重要的是,陆家老房子留了下来,用做演示酿酒工序演示的展厅。

    陆彦回作为这个项目合作方陆方地产的代表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我是后来才知道的,还是听学校里的同事说的。她那个下雨天见过陆彦回,竟然还有印象,她说无意中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了那段采访,才知道我丈夫竟然是陆方董事长的公子。

    我本来对这样的节目没有太大的兴趣,他也从来不提这些事情让我知道,可是那同事一脸羡慕地对我说:“你们夫妻感情可真是好,他在节目里都提到你,我跟我男朋友说电视上的男人是我同事的丈夫,他还不信。”

    因为同事那一句他提到我,我回去的时候竟然特意从电脑上把那段采访的视频给找了出来,不为别的,我真的挺想知道他是说了什么话,竟然让一个外人产生那种我们夫妻感情很好的错觉。

    节目里的陆彦回穿着黑色西服,系了一条蓝色条纹的领带,我记得这跟领带还是那天我帮他系的,他忙了那么多天了,人太累了刚起床的时候都是懵懵的,闭着眼睛给自己系领带,差点打了一个死结,我看不下去了才伸手帮他给重新整理好的。

    坐在他对面的美女主持笑起来的时候有一枚笑的酒窝,看着陆彦回说:“听说这次酒文化的策划是陆先生提出的,推翻了之前的计划重新来过,然而对于陆方来说,意味着前期的投资付之一炬,那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么做呢?”

    “重新来过,确实是对陆方前期的投资有一些财务方面的负面影响,但是后期的发展会创造出更多的机会,让陆方和A市的经济都能有跨越性的一步。同时陆方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我们不能只看到所谓的利益,而忽视了社会的文明。其实这个想法是我的妻子想出来的,她是一个很睿智的人,在这一次的项目中给了我很大的灵感,她也经常对我说,希望我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生意人……”

    他的这一番话,对我来说不震惊那一定是骗人的。我何时经常对他说过希望他怀有社会责任感这样的话了?虽然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总算是从这里面提取出一些结论来,想必通过这一次他应该不至于像从前那么讨厌我了,我的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可是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子,有时候你越是希望自己过得平静一些,就往往会出岔子,让难得平缓的日子里多出一些褶皱来,叫人心里不痛快。

    比如一些明明不愿意多纠缠的人,却总是反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56.大宅吃饭增尴尬

    我和陆彦回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又接到了大宅打过来的电话,这一次是他爸亲自打的电话,让我们周六的中午回去吃饭。

    每次这样的电话都是我来接听,他爸刚说完,我就捂着话筒小声地对陆彦回说:“让我们周六回去吃饭,怎么说?”

    “好啊,我们到时候回去吃饭。”他隔着几米远大声地说。我赶紧准备答应他爸,谁知道那头已经听到了陆彦回的声音,他爸恩了一声:“到时候我让厨房做点你们喜欢吃的菜。”

    我挂了电话走到他边上说:“你这一次倒是答应的干脆,怎么突然态度这么积极了?”

    “他叫我们回去吃饭,不就是想谈一谈这一次的裕喜巷子的事情吗,反响这么好陆方稳赚不赔他自然是最开心的,我倒是想顺便提醒他一下还记不记得那里是什么地方,还记不记得我妈是怎么死的?”

    “既然是要回去,就别说这些事情来跟他闹翻了,你们父子一直冷冷淡淡的,哪里有外头人家寻常家里人的样子?”

    他冷哼了一声,我没有再说话,周六的时候却还是跟他一起回到了大宅。谁知道许至和肖锦玲竟然也在。陆劲先看到我们进屋的,笑了起来:“你们可算是来了,每一次回来吃饭都拖拖拉拉的,叫我们好等!”

    陆彦回没理他,而是越过他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可不就是许至和肖锦玲嘛,他半真半假地笑了一下说:“今天这么热闹?玲姨和小姨父也在?”

    “小姨父?老二你这样叫他可让我这个做大哥的为难了,我在公司的时候可都没有这么叫过许至。”

    许至这个时候也对陆劲说:“说实话陆总这一声小姨父也总是让我不大适应,所以您还是叫我许至让我听的习惯一些。”

    陆彦回却是挑了眉毛说:“怎么就不习惯了,我们叫玲姨一声阿姨,你可不就是小姨父嘛。”

    我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他余光瞥了我一眼才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着厨房说:“什么时候吃饭?人齐了吗,我老早就饿了。”

    之前不见陆彦回他爸,再往厨房里一看,原来他竟然亲自下厨做菜去了。他做菜,肖万珍在边上打下手,看来兴致极好。菜端上来,倒还算精致,入口的味道也挺好的。陆劲是最会拍马屁的,这个时候自然那是哄得自己爸妈开心:“想不到从来不做饭,爸妈的手艺也这样好,简直比平时阿姨做的都好吃了。”

    他说完又问了坐在他对面的陆彦回说:“老二你说是不是?爸今天看来是真的开心,平时哪里见过他下厨,还有我妈,我都不记得自己吃过她做的菜。”

    “我没什么感觉啊,我妈以前每天做饭给我吃。”陆彦回头也不抬的说。一下子桌上就没有人讲话了。他根本不理会这些,自顾自地夹菜吃饭,还侧过头来问我:“鸡汤里面有香菇吗,有香菇我就不喝了。”

    我在桌子下面用手戳他的腿,希望他不要再跟他爸翻脸,尤其是本来开心的时候。他却故意皱了皱眉头看我说:“何桑你戳我干嘛?”

    ☆、57.突然来电我心惊

    他这么一说,桌上的气氛就更加尴尬了。我知道他是故意的,只好瞎诌一个理由:“我想吃你手边的鱼,你给我夹一块。”

    好在终于把这一顿人多话少的饭给吃完了,我心想着早吃完早点走,不要多留下更好。谁知道陆彦回却被他爸给叫道了二楼的书房去了,我又不好先走,只好留在下面客厅跟他们坐着。

    肖锦玲和肖万珍两姐妹聊得高兴,陆劲出去抽了根烟,就我跟许至不知道说些什么,闲着无事,我就只好拿着手机看看新闻。

    却是忽然手机一震动收到一条短信,我点开一看,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许至,他手里也拿着手机,却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不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