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婚有暗香来_分节阅读_1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陆彦回曾经对我说过,最恨人家骗自己,尤其是那种自作聪明的人,要是让他知道不是这样的,下场一般都不大好。

    我犯了大忌讳。

    热闹总是来的快散的也快,等大家都各自回去了,只剩下我和陆彦回的时候,老李已经开着车在门口等着我们了,我没有自己开车,因为昨天夜里哭的太厉害,今天眼睛都是酸酸的,再加上有一些轻微的近视,我其实很少开车。

    陆彦回是先上车的,他上车之后,我也跟着他想要坐在后面,陆彦回却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坐到前面去。”

    不用多想我也明白,他的怒气已经压抑了很久了,方才当着众人的面没有表现出丝毫不妥当出来,其实内心想来已经翻腾不息了。

    这竟然让我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我一声不吭地拉了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连老李都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又下意识地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后面的陆彦回,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车开的一路平稳。

    开到通往市中心的湖边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说:“停车。”老李瞬时踩下刹车,陆彦回打开车门下去,又关上了车门。

    老李看着我:“太太不下去?”

    我想了想,终于拉开车门走了出去,陆彦回靠着栏杆背对着我,他在抽烟。晚上的风有些大,把我的头发吹的乱了,耳边的一簇拂起来扎的眼睛疼,这城市的夜景美丽如画,一眼望过去万家灯火,巨大的霓虹将黑夜交错着晕染开。

    陆彦回根本不理我,他抽完了一根烟,把烟头狠狠地摁在身边的垃圾筒上面,伸手又给自己点燃了第二根,我脑子一热,从他唇边抢过来那支刚点燃的烟,放在自己嘴边吸了一口,又慢慢吐出来。

    他这个时候才看了我一眼,把手慢慢地放在我的脖子上,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凉,让我浑身一战栗,刚开始还没有使劲,只是靠着我说:“你花招那么多,我倒要看看这一次还要怎么来求我原谅你。以前是装可怜,装乖巧,现在换套路了?改成装忧郁,告诉我你不是故意的,是迫不得已?嗯?”

    ☆、42.峰回路转息怒气

    我呛到了,低声地咳了好几下,才憋出几个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试图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你忘了吗?”

    “我知道你讨厌许至,怎么敢告诉你让你知道,你要是知道了,哪里肯轻易地让他帮忙?可是陆彦回,你不肯帮忙治好我哥,我自己总得拿主意,你不要不讲道理。”

    “医生是许至帮你找的,医院是许至帮你安排的,我怎么不知道何桑你还有这样健忘的本事,你如今是谁的人,他如今又是谁的人?这么不清不白丢人现眼的事情你竟然也有胆子去做,还顶着陆太太的名声,还嫌不够给我丢脸的吗?”

    “你要是嫌弃我丢人,大可以把我踹了打发我滚得远远的,又不肯跟我离婚是为什么?”

    “离婚?”他手上的劲更大了,我手里的烟早就被他扔的远远的了,他几乎是掐着我的脖子说:“你这算盘打得好,如今你哥治好了,你又跟许至旧情复燃了,想着我厌恶了你让你滚了,正好遂了你的意是不是?我告诉你不可能。”

    我被他的手掐的脸色潮红,只觉得喘不过气,也许就这么死了,他才慢慢地放开我的脖子:“何桑,你大概不知道,其实有好几次,我都特别想这么掐死你算了,可是我是个做买卖的,最讨厌做亏本生意,你要是死了,还顺便坏了我的名声,这就太抬举你了,毕竟你的命贱,就该留着慢慢折腾。”

    他的一番话,已经让我受尽了屈辱,可是陆彦回不满足接着说:“哦对了何桑,你可能不知道,许至最近和陆劲走的挺近的,他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我越是讨厌什么,他越是搅和进去,你最好给他点提醒,别太过分了逼得我收拾他,好不容易攀着女人的腰爬上去的高位置,跌下来那得多惨?”

    我心里有些害怕,他是那种说得出做得出的人,万一就真的对许至动手了,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可是我明白如果此时反应过激,他一定会更加生气,只好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他是什么下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他联系,不过是因为他能帮上我哥的忙,如今手术也做了,我难道还管他以后怎么过?”

    陆彦回这个时候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你这话说得好,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总算聪明了一回。”

    我如今在他身边久了,察言观色的本领也学了一二,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他应该不复之前那般生气了,想了想又使了点小性子:“你别拐着弯骂人蠢,我不乐意听你说这话,你生我的气也好,该解释的我都解释过了,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只是以后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我受不起。”

    一边说着一边又甩开了他往车上走,他还是没动,我让老李把车窗打开,对着他喊:“你到底走不走?我明天上班又该迟到了!”

    他才慢悠悠地上车,这件事情到底没有再提。我回去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脖子,那里青紫一片,手指的印痕都能隐约辨别,是下了狠劲的。

    我对着镜子暗骂一句:“畜生!”

    ☆、43.越想划清越纠缠

    早上起床,我想起来一件事,对陆彦回说:“对了,你能不能打一笔钱给许至?”

    床上的男人眯着眼睛,趁他发火之前我赶紧把话说完:“我不喜欢欠人家的,他这次帮了忙,还有他朋友的酬金,总得要给人家的。我没有钱,你先帮我垫着。”

    他挑眉毛看我:“不是不喜欢欠人家钱吗,你跟我要干什么?”

    “你要是不给,我哪来的钱,欠你的总比欠别人的好些,你要是不肯,那我只好再想办法了。”

    “你如今用我的钱,倒是从来不手软,要是哪天我心情不好了让你还回来,还不有的你哭的?”话是这么说,不过显然他心情好了很多,陆彦回有很多男人都会有的大男子主义,他自然不喜欢我,但是我跟他要钱来还给许至,证明对我来说对于他的依赖性更多,绝对是满足了他的大男子主义。

    他的秘书办事效率真的很高,才不过几小时,我到学校的时候,就接到了许至的电话,他有些嘲讽的开口:“何桑,你就这么急着跟我划清界限,这十万块从陆彦回的账上打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是存心往我心窝子上捅刀子?”

    我心里有些酸楚,却还是生硬地开口:“这话怎么说,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更何况我们如今算是普通朋友,我哪能让你贴钱?原本这个账号怕你不用了,我还特意让陆彦回查了查,既然没有错你还能收到款,那我就放心了。”

    “你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手,我告诉你何桑,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早晚哪一天我会让你亲口承认,你爱的人还是我!”

    “别这样,真的没必要,许至你一向是冷静智慧的,怎么如今反倒糊涂了。对了,听说你最近跟陆劲走得挺近的?”

    他哼了一声:“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怎么陆彦回连这样的事情都告诉你,突然把话题岔到这里做什么,难道是他怕了让你来当说客的?”

    “许至,跟谁都没有关系,我从个人的立场上来劝你,最好别惹他,陆彦回跟别人不一样,他母亲早死,陆小言也已经不再了,再没有人比他更无所顾忌了,陆劲虽然有肖家撑门面,但是肖家还不是一样需要依仗着陆家才能体面,陆彦回比陆劲更早地插手公司的事务,几次房地产地震陆方都能顺利度过,你以为是凭运气?”

    许至沉默数秒,才挂了电话。

    陆彦回这些日子变得更忙了,回来的也比较晚,应酬很多寻常都不回来吃饭。我哥出院之后,石膏却还是没有卸下来,我问他恢复得如何,他说感觉很好,也算是让我比较安心的了。

    他依旧在疗养院住着,毕竟现状仍然需要人照顾,不过显然人开朗很多,尤其是对着云云的时候,想来是知道自己日后不会手脚不能用,因此人也自信了很多。

    而眼下,我那个开音乐学校的朋友,是最会做生意的,音乐学校让她赚足了第一桶金,这几年也攒了不少钱,又看到了之外的商机,盘下了黄金地段的一整层写字楼开了一家高级女子会所。

    ☆、44.意外遇见肖锦玲

    试营业才一个月,就已经吸引了不少客人来,她开业,我送了一块貔貅祝她生意兴隆,谁知道她非要回送我一张会所的年卡。

    对于做美容这种事情,我其实真是不热衷,不过也还是收下来,想着没事无聊的时候去放松一下。

    去了一两次,环境确实挺好的,后来我在家里也是闲着,去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谁知道会在那里碰到不愿意见到的人。

    跟肖锦玲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她结婚的时候,她和许至站在一起,那天上了浓妆,到底掩盖住脸上的纹路,不觉得显老。

    这一次在会所碰到,我们都换上了这里的衣服,没想到会在一个房间里,她先看到我的,客气的打招呼:“这不是桑桑吗?好巧啊,在这里都能碰到你。”

    我也笑起来:“可不是巧吗,玲姨最近可好?”

    “一天天的,还不就是老样子。”我们并排躺着,因为美容师在准备材料,我就先侧过脸跟她讲话,她早我一段时间来,此时已经闭着眼睛开始被按摩脸部,我就看到她脖子和脸上中间的一段,有些分明的一道鸿沟,之上保养的还算好,下面就真的不是她能掌握的了。

    即使平日里再上心,皮肤的松弛,蜡黄都不是能够隐藏的了的,这是时间所赋予的巨大力量。

    年龄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我又忍不住想到许至,跟这么老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这个时候忽然跃入我的脑子里的就是一个词语,味同嚼蜡。

    年轻的女人就像是一个汁液新鲜的水果,而上了年纪,就开始变得干瘪苦涩,他自己尚且二十几岁,如何忍受的了一个比自己大十七岁的女人在身边的?

    当然,往往这样的婚姻可悲的总不会是一个人。许至可悲,肖锦玲自然也很可悲。

    她显然沉醉在这年轻男人给自己布置的花哨的陷阱里,有些无法自拔。按摩师给她做背部瑜伽的时候,肖锦玲就看着我说:“桑桑啊,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也不戴点装饰性的首饰,我看你脖子和手腕都是空空的,彦回也真是的,怎么就不晓得给你买了戴。”

    一个人忽然这么说起一件事情,总是有她的道理,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她的手腕上,戴着一枚卡地亚的经典玫瑰金镶钻手镯,一个富足的女人这样有些刻意地显摆,自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财富,对于肖锦玲来说,一个镯子再普通不过,看来是希望我深究一下。

    其实我已经猜到,但还是出于礼貌问了一句:“玲姨的镯子很经典啊。”

    “哦,这个啊。许至送给我的,我其实不爱戴这种款式,不过他非让我戴着,说是特意给我买的,我拗不过他。”

    “你们感情看来很好啊。”

    “哎,还可以吧。”我看着她脸上的满足,只觉得她可怜,其实肖锦玲未必真的就不明白,自己的年纪对于这场婚姻来说,占了多么不利的地位,但是女人有个通病,就是喜欢自欺欺人。

    她先我做好了美容,却还是坐在一边等我,其实我倒是希望她先走,不过显然肖锦玲并没有这个打算。我们是一起出去的。

    ☆、45.三人同车却尴尬

    观光电梯一路下滑,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忽然有些心虚,又觉得这场景有些可笑,她显然不清楚我和许至的那些过去,如果她知道我曾经和她现在的丈夫差点领证结婚了,不知道还会不会一直拉着我说话?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碰到许至。

    本来是我和肖锦玲一起走出门,我的高跟鞋带子竟然断了。肖锦玲走在前面看我停下来折了回来,又看到我的鞋子说:“呦,这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竟然断了。”

    我摆摆手:“没关系,走不快而已,玲姨你先走吧,我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

    她却说:“哎,打什么电话?你没带车来,那正好,也别麻烦司机了,许至在外头等我呢,他开车来的,让他顺便送你回去。”

    我一听这话,赶紧回绝:“不不,又不顺利,还是不要麻烦了,不然我自己打车也方便,时间不早了,你们还是先走吧,我没关系的。”

    “这怎么成?哎呀都是一家人你还客气什么,桑桑走吧,让许至送你。”

    说着就拉着我一起出门,果然许至的车在外面等着,他显然也有些诧异我会和肖锦玲一起出来,车窗滑了下来他看了看我,却是对肖锦玲说:“怎么你们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