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婚有暗香来_分节阅读_6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我怎么舍得一个人死,要是真的哪天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了,也一定先送你下去给我探路。”

    这人恶毒至此,让人心里恨得痒痒的,我沉声问他:“你急着找我是什么事。难道不小心在外面把哪个女人的肚子搞大了,让我过去看看你有多本事的?”

    “别跟我吃了火药似的说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去疗养院了,怎么,看到你哥那样子你心里不痛快,胆子也大了,敢跟我这样说话?今天我不跟你计较这个,晚上有个饭局,你得陪着我去。”

    他这样说,我心里有些奇怪,一般的宴会,他身边不会缺女人,怎么都不会愿意把我带着,我没吭声,他在电话那头非常轻地笑了一下:“自然了,你巴不得自己长点能耐来坏我的事情,不过我还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玩什么花样给我添乱子,我就给你哥添乱子,这话你且记住了。”

    我气的摔了电话,却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到底是换了应酬的衣服,又化了淡妆,把头发整理好等着司机来接。院子里一道车光一闪而过,我看了看时间下楼去,原本以为是他遣了人过来接过,谁知道坐在驾驶位的竟然是陆彦回自己。

    刚准备拉开后座的门坐进去,前面的车窗就滑了下来,陆彦回看着我说:“坐前面,我开车你也坐后面,难道我还是你的司机不成?”

    ☆、8.众人面前装恩爱

    这人说话越发的不讲道理,我懒得跟他多计较,只好坐到了前面去。音响里放着一首刘德华的老歌,他一边开车一边跟着哼唱几句,看得出来兴致不错。我忍不住问他:“今天是要见谁啊,平时也不见你这么积极过。”

    “我高中的老师和师母。之前全家移民了,这些天正好回国了,另外还有几个同学。我那个师母还说要见你。”他瞥了我一眼:“之前警告你的话,别当做耳边风,一会儿我说什么,你别乱说话就行,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切了一声,却心里有些诧异。因为陆彦回这样的人,着实不像是那种跟老师关系有多么亲近的学生,他念书的时候可能功课不错,但是绝不是那种传统听话的好学生的形象。

    我们去的时候却还是晚了些,其他人已经都到了。我们一进包间,里面就有人喊了一声:“咱们的陆总总算是来了,看来果然是当老板的人,架子就是大,来的都比我们晚。”

    陆彦回却是笑着骂道:“尽拿我开玩笑,也不怕说这话闪了舌头。”

    在座的果然有一对老夫妻,看着五六十岁,精神很好。陆彦回看到他们,很是尊敬地叫了一声老师和师母。他这个人一向都是高傲的很,跟寻常人讲话也都是爱理不理的,这样好的态度还真是难得一见。

    那两人看着他笑了起来,陆彦回转头看我:“何桑你愣着干什么?叫人啊。”

    我赶紧跟着叫了老师和师母。师母起身走过来拉着我的手,仔细地看了看我,似乎很是高兴,一直点头说好,又对陆彦回说:“臭小子眼光不错啊,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瞧瞧这闺女长得,真是好看,你叫何桑?”

    我点点头。被这么一夸,我还真是不好意思。嫁给他之后,这是第一次被长辈夸奖,我有些脸红,陆彦回却是笑了起来:“师母您也太小看我了,我自己找的老婆,能不好看吗?”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搂着我的腰,外人看来,我们显然感情非常的好,我心里一阵冷笑,真想把这绝妙的讽刺给表露出来,可是也不敢忘了他的警告,只好挂着那个笑不说话。

    陆彦回接着是对着我说的:“之前在电话里,我跟老师说自己结过婚了,他们还说不信,让我一定要把你带过来看看。”

    有他过去的同学插嘴道:“你还好意思说,结婚这样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们这些老同学,真是不够意思。我们知道你看不上那些微不足道的份子钱,可是总得告诉我们一声也好表达个意思。一声不吭的把婚结了是什么样,趁着老师和师母在,我们可得告告状。”

    陆彦回却是指着我说:“这事儿可真的不怪我,要怪就怪你们嫂子,是她非不肯举行婚礼,她这人怕麻烦,我说邀请朋友一起热闹一下,她死活不同意。你们也知道,结过婚了自然是老婆说了算,她不同意,我哪里敢有意见。”

    都说人生如戏,寻常时候意识不到不打紧,我这么冷眼看陆彦回在人前跟我做出一副恩爱夫妻的样子,再想想人后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把我往死里折腾的样子,只觉得这么憋着真是一件难事。

    好不容易不再扯我们的事情,一桌人坐下来吃饭。因为是桌上的人大多是旧时同窗,自然是聊起了过去的趣事,一顿饭下来,也是热热闹闹的。因为大多都是男人,自然是聊得开心了就一直喝酒,我吃好了饭等着陆彦回,师母走过来说:“何桑,让他们喝酒,屋子里闷闷的,咱们到外面说说话去。”

    ☆、9.回家路上又置气

    我答应着,又看了一眼陆彦回,他也看我:“陪师母好好聊聊。”

    我嗯了一声,跟着师母走到阳台上的桌子边坐下,她看了一眼里面的人对我说:“这一次回来,我顶高兴的事情就是知道彦回这孩子结婚了,是真的高兴,一直以来我和老金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到国外之后国内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他。现在看到你们感情这么好,我也放心了。”

    听她这么说,我就知道陆彦回和他们夫妻的感情看来不一般,我想着说:“他今天心情很好,一直跟我说老师和师母从美国回来了,许久不见。”

    “是啊,他前几天听说我们要回国就很开心。何桑啊,你既然给面子叫我一声师母,我也就希望你能听我几句话,彦回这个孩子虽然看着出生富贵,其实心里是很苦的,你应该知道他生母去世得早,那个时候他读高中,就在老金班里,突然之间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打假逃课。我和老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妈过世了……”

    如今陆家大宅的当家主母自然不是他亲妈。因为从前跟陆小言关系好,她也经常跟我讲自己家里的事情。

    陆家尚未发达的时候,是陆彦回他妈辞掉了自己稳定的铁饭碗陪着他爸一起打拼创业,恰好当时赶上了好时机得以发达。然而他妈却是个可怜人,丈夫富贵之后却跟别的女人有染还有了孩子,当时那个女人挺着肚子过来闹的时候,他妈心灰意冷决意离婚。

    起初忙着创业也一直没有要孩子,谁知道离了婚他妈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孩子生下来也就是之后的陆彦回。

    他妈虽然离开了陆家,但是自己有本事,因为是会计出身,还会计算机,那个时候这些都是很吃香的技能,因此日子也不算难过。后来她又收养了被人遗弃的陆小言,当女儿养大,直到后来自己身体不好了,才肯让陆家把孩子接走,小言也被一起接走,可以和陆彦回做个伴。

    师母跟我说了很多事情,都是关于少年陆彦回的一些我不曾知道的往事。他悲伤而叛逆,好在当时的老师也就是老金弄明白原因,把他从校外找回来,又带到家里训了一顿,对他也格外的关心。想来陆彦回后来对他们夫妻心存感激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有人及时地拉了他一把,没有让他消沉下去,并且给了他另外的一些关怀。

    她跟我这些话,目的我心里明白,希望我好好跟他过日子,有些事情多担待一些。可是她自然不会知道,陆彦回是怎样对我的。

    所以我只是附和的应了几句,外头也散了,许是高兴,陆彦回显然喝高了,我扶着他跟大家告别,他醉成这样,自然是我开车回去的,一路上陆彦回也不老实,把音响声音调大一直跟着唱歌。挥胳膊总是打到我的脸,我被他闹的烦了就骂道:“再不老实把你一脚踹下去。”

    放在寻常他肯定又要生气了,这回喝醉了竟然没有动气,反而笑了起来:“蹬鼻子上脸的,女人果然不能惯着,这才对你好多久,你就敢踹我下去了?日子长了那还得了。”

    我冷笑:“真心求你别恶心我了,戏演的过了就成了笑话了,况且现在可不是在你老师面前不用演戏给谁看,我还没有自作多情的以为你会对我好。”

    他忽然不说话了,伸手摸了一根烟出来,一边把车窗按下去一边点上。我嫌弃这味道:“能不能不要在车里抽烟,难闻死了。”

    ☆、10.醉酒浴缸意恍惚

    “我的车你管得着吗?”

    我把窗户都开到最大通风,因为车开得快,风呼呼的在耳边刮着,声音轰隆隆的,他忽然开口说了两个字,我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没什么,开你的车吧。”他不再看我,烟头被扔了出去,窗户又关上了,车里恢复了一种诡异的静谧。只让人觉得这段路十分的漫长,恨不得立即能回去。

    终于回到房子里,佣人过来开门,陆彦回却是连下车站都站不稳了,我起先没管他,反正有人扶着他,可是手腕却被陆彦回拉住,他整个人随即往我身上靠,我只好用力跌跌撞撞地把他给弄到房间去看。

    他随即往床上一倒,我怕他就这样睡着了不去洗漱,于是伸手推着他说:“先去洗澡,一身的酒味弄脏了我的床。”

    陆彦回也不动,就这么躺着看着我,我被他看的不耐烦了,又催了他一遍他才动,没一会儿又在浴室里喊:“过来帮我拿毛巾。”

    他已经坐在浴缸里,我把毛巾递给他刚准备走,这时他却忽然从水里站了起来把我拦腰抱住,我吓了一跳鞋子都掉了。身上还穿着衣服就被他一下子抱到了水里,身上的裙子一瞬间湿透了。

    我因为弄了一身湿所以有些懊恼,他凑近我:“你想要吧何桑?”

    我咬着牙不说话,他就咬我的耳朵说:“你求我。”

    “你少做梦了。”我眼睛挣得圆圆的,恶狠狠地瞪着他。

    可是他哪里肯放过我。浴室里水汽弥漫,我们身体都泡在水里,明明是热的,又让人无端地觉得冷。所有的一切都有一种欲盖弥彰的假象和不真实,可是背后却是心酸和不甘心。

    最后我是被他抱出去的,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场景荒谬难堪,让人心里悲伤却身不由己。

    多么可笑,他不爱我,却不放过我的身体,这一场有性无爱的婚姻,更像是两个没有意识的躯壳搭伙过日子,想想就悲哀。

    我不记得自己何时睡过去的了,应该是沾了床很快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陆彦回自然是已经走了。我换了衣服,临下楼之前又折回去翻出我的包暗层里的一盒避孕药,掰了两颗咽了下去。

    正巧手机响了,我就折到床头柜那儿接电话,原来是音乐学校的老师,看我这个点了还没到,怕我遇到什么麻烦。

    因为是我自己睡过头了,所以不好意思地跟她解释了几句,陈妈在楼下喊我吃饭,我就直接下去了。已经是饭点,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的菜,我问了一句:“怎么做这么多菜,哪里吃的完,而且我最近也没什么胃口。”

    阿姨把碗筷摆好:“先生今天也在家呢。”

    果然门口有人进来,可不就是陆彦回,他去院子里亲自修剪花草去了,看来是突然有雅兴。不过我不可以看到他,昨天把我弄的半死不活的,他倒今天心情好了。

    ☆、11.私下避孕惹风波

    果然门口有人进来,可不就是陆彦回,他去院子里亲自修剪花草去了,看来是突然有雅兴。昨天把我弄的半死不活的,他倒今天心情好了。

    大概是天太热,屋子里成天开着冷气也不怎么通风,让人觉得闷闷的,我胃口也不好。吃了小半碗饭又简单地喝了两口汤,就准备收拾下出门。

    陆彦回却不让我走:“你是属麻雀的吗?吃得这么少,还嫌自己不够瘦的?把碗里的饭吃完。”

    “我不,吃的少也碍着你了,管的还真宽。”

    “还真就碍着我了,你太瘦了骨头都磕人,我摸着没有手感。”

    阿姨还在边上呢,他也不考虑我的脸面,我心里有气,伸手把几个荤菜往他面前一推:“要吃你自己吃,胖死你算了,看你到时候外面那些女朋友脸上多不好看。”

    我上楼的时候,就听到他哈哈大笑,还对着边上的阿姨说:“看看她这张嘴,什么时候饶过人。”

    他上来的时候,我正在化妆,看时间不早了就要出门,结果拿包的时候之前忘记放回去的避孕药就掉到了地上,我心里一慌就赶紧想去拾起来。陆彦回是最讨厌我吃药的,曾经有一次我当着他的面吃了,他让我吐出来差点没把我给掐死了。上一次也是因为这个药跟我闹了一场,好不容易他这两天心情好点了,我可不想再触霉头。

    可是却来不及了,他早我一步走过去,脸色果然顿时沉了下来。我装作不在意,就想赶紧离开,他却是把我的手腕给扣住了,声音都是冷的:“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让你得意忘形了,我反复说过的话你也不当一回事了?”

    “我不想要孩子,生出来做什么,看我们吵架,看你怎么变着法子折磨我?真是笑话。”

    “我娶你回来,也不是想做亏本生意的,不要忘了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和精力,如果只是找个暖床的,哪里会这么贵。既然嫁给我,我想要孩子,你就得给我生出来,如果再敢做手脚,小心我弄死你。”

    “我也是为了你好。”我冷笑:“反正我早晚死在你手里,与其留下一个孩子成了你的拖累,倒不如成全你过的更潇洒。”

    他却用力捏着我的下巴说:“是成全我还是成全你自己,我知道何桑,你巴不得我有一天突然烦了你跟你离婚,让你跟那个姓苏的旧情复燃,所以才死活不肯让孩子绊住你的手脚。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跟过我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跟别人!”

    我甩开他的手冲了出去,只觉得骨头都要被他给捏碎了,只觉得他实在是不讲道理。只是没有想到,我这一次真的让他翻脸了。

    临下班的时候,我接到疗养院的电话,那边看护的声音显然很为难:“陆太太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