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婚有暗香来_分节阅读_2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我挂了电话,走出去对小武说:“刚才那个请柬呢?就是肖锦玲结婚的那个?”

    她指了指身边的废纸篓说:“您不是让我扔了吗,我就扔了。”

    我不顾着她目瞪口呆的神情,从废纸篓里把那个请柬给翻了出来,然后打开一看,新郎:许至。

    许至,我把这个名字又念了一遍,那个男人的脸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工作多年,跟我打交道的人很多,能让我记得住脸和名字的却不是很多,能够对他有印象,仅仅因为他是何桑喜欢的人。

    那么他为何要如此?

    这个下午的工作效率甚低,我脑子里反复琢磨这件事情,为了保险起见,又特意让小武私下里查了查,果然是同一个人。

    这件事情我从始至终其实关心的只有一个人的态度,那就是何桑。

    如果何桑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会怎么想?许至和何桑同年,肖锦玲比他大了将近二十岁,二十岁的年龄差你让我相信爱情,简直是天方夜谭,尤其是年长的那一方还是一个女人,我反正不信。

    原本我们说好不去参加婚礼的,毕竟我们都不待见肖锦玲那个女人,可是现在我改了主意。

    晚上回去,我应酬完已经时间不早,她睡了,留了一盏灯给我,我透过这光线看她的脸,巴掌大,却似乎睡得不太好,眉间有一些轻微的皱着,她想到了什么?

    不是没有犹豫的,犹豫要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情,其实不告诉她也没有关系,可是我心里有一个小爪子一样挠着我的心口,我想知道她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洗过澡之后的何桑,身上有一种沐浴露的淡香,让人迷醉,我这个时候想,没关系,她是我的,躺在我的床上,我才是她的丈夫,许至?他不行,他已经是过去式了。

    第二天的婚礼,她非常漂亮,穿着小礼服站在我身边,笑容就停留在嘴边,还有一枚小小的酒窝。

    我跟她往里走,其实我比她紧张。

    因为我提前知道了真实情况,她还蒙在鼓里。

    直到她的步子猛地停住了,我扫了一眼巨大的电子屏,知道她已经看到了那个名字。我心里有一种肆意,又有一种快感。其实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就像此时,我知道她为了另一个男人震惊悲伤,我生气,又觉得挺好,这样才好,她最好因为这样痛苦。我们相互折磨。

    何桑反应剧烈,她跟许至见面的时候,我一直注意她脸上细微的神情,而几乎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许至一眼。但是这不是她不在乎,相反的,是太在乎,才不去看他。

    我嫉妒,拿更残忍的话来折磨她,让她跟我一样不高兴。她冲进洗手间里,过了好一会儿还没有出来,我又有些担心,心想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她不会在里面出什么事情吧,如果不是女厕所,我真想冲进去看看她的情况。

    我打电话给她,她摁掉了,我才放了心。

    知道生我的气不接我的电话,说明人没事,是清醒的。

    她再出来,眼睛红红的,哭过了。

    她也在我面前哭过,不过那是床第之私,其余的时间,她永远都是淡淡地对我,有时候有讨好,又显得刻意,只让我心里更难受。

    可是她如今为了另一个男人哭。那个男人明明比我更不是东西,他连比自己老那么多的女人都愿意娶,就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可是她伤心。

    我让自己心肠狠起来,不要去怜悯,不值得我怜悯,她又不是为了我伤心,我凭什么心疼?可是我还是放过她了,中途吃饭,她要先走,我到底没有拦着,我就想,算了吧,让她走吧,找一个地方发泄一下也好。

    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迟迟未归,我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其实有时候,我给何桑打电话并不是为了让她接听,反而是她摁了拒接我才安心,那说明她不糊涂,没有出意外。

    外人都说我冷,我确实冷,我不喜欢和人周旋,不是因为辛苦,只是因为不喜欢。我也不信爱情,真的,可是我的行为总是和我的观念相悖,我不信爱情,不信自己爱上她,却想把她留在我身边,一直留着,谁都不能抢走。

    ☆、免费番外4

    我又和何桑吵架了。

    她把对我埋怨已久的话说出口,我才意识到,她有多讨厌我。许至结婚,她伤心,她发疯一样跟我闹,她说爱他。

    我把车开得飞快,窗户没有关紧,耳边是呼呼风声,野兽叫嚣着一样。我想发泄,只好去喝酒,没有叫顾北,我一个人去了熟悉的会所,老板是我的朋友,看得出来我心情不好,我说:“谁说我心情不好的,我好着呢。”这话说出来却是勉强,酒是越喝越多,我朋友来了好几次了,有一次直接把我的杯子给夺了去:“二哥这么喝可不行,再把身子给喝坏了,那就是我的大错了,还是歇会儿吧。”我不理他,觉得怎么样都不过瘾,忘不了,怎么都忘不了。

    他于是坐在我身边说:“今天这么伤心是怎么样?为了女人?难道是二嫂?不至于吧,那又是哪个女的能让你这么跟自己赌气的?二哥要是听兄弟一句话,别去相信什么所谓的爱情,都是放屁,你把感情交出去了,对方却是瞎子,她看得了吗,白搭!”

    酒喝得太多,真是喝出毛病来了,我忍着痛苦被人送进医院的时候,脑子里却一直在想他的话,爱情都是放屁,算是骗人的。

    何桑是瞎的,我自己都明白自己这一次是真的陷下去了,她还看不见。

    她只看到一个人,但是不是我。

    一连几天,我住在医院里,我让陈阿姨和老李谁都不准告诉何桑,都给我瞒紧了。其实我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那么久不回去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起来关心我去哪儿了,会不会打个电话给我。

    都没有。她过得怡然自得,巴不得这辈子都不见我。

    在医院住的时间越长,我心里越烦躁,陈阿姨煮了银耳提过来,一边絮絮叨叨地跟我讲话,门外有人进来,我以为是护士,结果发现竟然是何桑。她来了,我心里先是一激动,却又回过神来让她走,时间久了,我好像已经忘了怎么跟她和平相处了,何桑倒是没被我吓跑,反而让陈阿姨出去了,好几天不见她,我忍不住拿余光瞥她,嘴里依旧不客气,正说着话,顾西就来了,何桑竟然要走了?

    我一着急,开口就让她招待,我不想她走。何桑送走了顾西,回来的时候有些古怪,竟然开口问我不会是跟她生气才喝多的吧?我眼皮跳跳,心虚。当然没承认,说她自作多情,心里却暗骂顾北不省事,肯定和顾西说了些什么,让何桑觉得不对劲了。

    顾北老说我脾气犟:“你想见她,打个电话给她呗,告诉她你住院了,干嘛非得瞒着?”

    我不肯,我觉得没面子,她自己想起我来了,我才有面子。男人的面子,太重要!

    好不容易出院了,本来应该第二天出院的,我忽然等不及了,连夜回去的,何桑已经睡了,睡觉的时候,她像是一个小孩子,身体蜷缩着,那么小。

    我的心忽然软了下来。

    还算愉快,我们这些天的相处还算愉快,直到吃饭的时候,她手机响了。我总觉得何桑不够聪明,她去做间谍,一早被人发现,比如接个电话也要看我一眼,我一看她这样就觉得有问题,她竟然,还出去接了?

    只有一个人会带来这样的效果,许至,阴魂不散!

    好不容易维持的和平,被这个讨人厌的男人给破坏了,争吵不休,我心烦。

    到底没有太过难为她,我决定不去在意这些事情,我不想吵架。可是我没想到何桑会骗我。

    何诚做手术,我其实想帮忙的,可是何桑说找了朋友了,我就懒得管了,直到我同学的生日那一天,我才知道,她所谓的朋友,是许至。

    我是真的生气了,那晚上极其热闹,难得的聚会和庆祝,我没多说什么,但是我虽然笑,却不开心,关了灯点蜡烛的时候,我看到何桑的脸,她也是心事重重的,现在知道怕了?早做什么人了?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哎,还是不忍心。

    ☆、免费番外5

    何桑这个女人有时候很糊涂,有时候又突然学聪明了。

    比如眼下,知道我生气了,我让老李停车,主要是不想在车里看到她因为另一个男人而惹我生气变得忐忑的样子,这让我心里堵。

    夜里湖边的风大,我给自己点一根烟,想要不去想那些不高兴的事,她下车靠近我的时候,我其实知道,但是我没有回头,我就等着她还有什么招数来替自己解释。

    我给自己点了第二根烟,这根烟被这个女人给抢走了,她当着我的面抽烟,竟然还真的吞吐出烟雾来,看动作并不生疏。我看着她裸露的脖子,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的脖子上,她吓得抖了一下。

    她常常这样,表现的怕我,可是做的事情又常常像是故意激怒我,我们说话并不愉快,火药味道十足,不过她话锋一转,直到把自己和许至的关系撇的干净,不管是不是出于真心,我到底听了心里舒服了一些。第二天她做了一件更聪明的事情,让我把钱打给许至。我虽然嘴上说她花我的钱不手软,不过不得不承认,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许至,你看,她是我的女人,她根本就是把你当成外人,你不行的。

    小武做事很利索,我到公司的时候嘱咐她从我卡上划十万过去,她很快就办了。结果还没有下班,她就有些尴尬地进来对我说:“陆总,许先生把钱一分不差地给退回来了,还带了一句话说是应该的。这回该怎么办?”

    我愣了一下,让她先出去。

    退回来了,还说是应该的,许至这话是说给谁听的?我一直都知道他对何桑不死心,倒是没想到这么不死心。

    每想到,很快我就和这个男的见面了。

    何桑出去做美容竟然也遇见了肖锦玲,我最烦那两个人。平时也不希望何桑和他们有更多的交集,许至的胆子倒是真不小,当着肖锦玲的面也敢送何桑回来,不过既然人都来了,我忽然就想到了那一天退款的事情,提出请他们下来喝杯茶。

    这世上的人都是天生的演员,不就是做做表面的功夫吗,谁不会?

    我看出何桑的紧张,她这个人紧张的时候就喜欢不住地拨动自己的刘海,其实我是想给她一点警告,以后要是不想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就自己学聪明点离他们远一点,不然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我叫许至小姨夫。当然,我肯这么赏他一个脸不是因为他是肖锦玲的老公我就这么叫,不过是让他自己明白,自己是一个多么丢人的位置,我叫他小姨夫,何桑自然也得跟着叫,如果我是他,简直都不想做人了,靠女人,还靠一个这么老的女人上位做到这个地步,难道都不觉得羞耻?

    不过可能这样的人脸皮比较厚,一点都没有显出尴尬的样子,我心里冷笑,就何桑她哥的事情跟他道了歉,何桑一下子变得更加拘谨了,肖锦玲果然被瞒着,许至却是一个狐狸,竟然也能几句话应付过去了。

    其实也是肖锦玲没有脑子,如果仔细想想,都能猜到这其中的不一样。何桑匆忙开口跟着我一起道谢,表面上是说给许至和肖锦玲听的,我心里又明白其实是说给我听的。她语气里多少有向我示弱的意思,一口一个小姨夫的叫也让我心里的不满消了一些,我就不再难为她。

    这件事情并没有完。

    许至几乎是第二天,就成了陆劲的秘书。

    陆劲跟我的关系,全公司谁不是心里跟明镜似的,站在他那一边,就是真的从正面跟我作对了。

    我收到消息,陆劲要动老城区的裕喜巷子,那个地方是我妈一直生活的地方,在陆家谁不知道?之前一直都没有动静,忽然许至一进入陆方工作,他就提出来这个提案了,我动动脚指头都知道是谁的主意。

    我虽然觉得生气,担心都不算太多,因为公司的几个大的董事跟我的关系都很好,尤其是老袁,老袁对我亦师亦友,我刚进陆方的时候,差不多是孑然一身,工作也很玩命,因为知道如果我不努力,得到的一切都会被轻易地抢过去,谁叫现在陆家的太太不是我妈妈。

    老袁是公司刚创立的时候的一个元老,他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我的人,我刚开始是感激,后来他私下里跟我吃饭我才知道,他也认识我妈。

    “你妈是我唯一承认的陆方的董事长夫人,肖家的那个女人,我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他跟我喝酒,多喝了几杯酒也开始掏心窝子了:“你知道陆方为什么会叫陆方吗?还不是因为你妈妈姓方。当年陆方还是一个小的求着银行吃饭的地产公司的时候,都是你妈日夜奔波替你爸操心,你爸不是东西,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搞上了,反而让外面的女人先怀上了。到头来,你妈妈辛苦壮大起来的陆方,反倒成了别的女人享福的现成的果实了。”

    我听了这番话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拍拍我的肩膀:“你妈妈其实是个眼里揉不下沙子的女人,我不止一次觉得她傻,如果她坚持,肖万珍根本就进不了陆家的门,可是你妈不肯,她要离婚。她估计是真的伤心了,什么都不要了,一个人住在老房子,谁知道竟然怀孕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竟然低头哭了:“我都不敢想象她是多么的辛苦,还记得那个时候一起创业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辛苦,是你妈一直安慰我鼓励我,她那样有本事的一个女人,竟然会是那么凄凉地死在了那个巷子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