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缘浅人不知_分节阅读_21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她眼中难掩痛恨,罗书棋的心一痛,想说些什么,那些话却哽在了咽喉。

    “我对你不好吗?”

    “这些都不是我要的,我没办法喜欢你,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不要关着我了,让我走吧。”

    诗雅的眼中噙着眼泪,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她不用再忍受罗书棋了。

    她拿着行李往门边走去,罗书棋拉住她的手腕,语气低迷,“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能不能不要走?”

    “罗书棋,是你不知道珍惜……”

    诗雅替花婉静不值,尽管这是她一手策划的,但花婉静的痛,她比谁都能理解。

    罗书棋的脸一下子惨白,诗雅甩开他的手,走出门,内心雀跃起来,她终于可以去找花婉静了,这些男人都是骗子,根本不会为女人着想。

    诗雅回到自己的宿舍,此时,还没有人回来,她收拾了一番,开始期待与花婉静的再次相遇。

    她来到花婉静的宿舍楼下,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但是,她还没等到花婉静,却等到了跟花婉静关系极好的顾园。

    “你来干什么!”

    顾园一见到诗雅,脸就沉了下来,这个女人还敢来,真是不要脸!

    “我,我来找静静……”

    诗雅咬着唇,见顾园向自己走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脚下一绊,身子猛地往后倒去。她惊呼一声,在即将倒地的那一刻,身后有一双手扶住了她。

    “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凶啊……”

    一道调侃的声音响起,顾园的脸一下子难看起来,她见那男人的手依然在诗雅的身上,骂了一句,“色胚!”转身就往宿舍楼内走去。

    “等等!”

    男人赶紧追了上去,半抱着将顾园带离学校。

    ☆、051 荒谬言行

    诗雅一直等到很晚,在宿舍快要关门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驶来,她看见花婉静跟那个男人姿势亲昵,愣在了当场。

    她看着那个男人在花婉静的脸上亲了一口,花婉静没有拒绝,反而有些羞涩,她下了车之后,那个男人见她上了宿舍楼之后再离去。

    宾利离开了学校,诗雅从树丛后走了出来,她没想到花婉静会这么快跟另一个男人好上,难道她被罗书棋伤的还不够深吗?

    她咬了咬牙,上了楼,来到花婉静的宿舍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花婉静刚回到宿舍,还没来及换衣服,门就被人敲响了。她去开了门,一见是诗雅,好心情一下子就消失。

    “静静!”

    诗雅见她要关门,急的伸手去挡,门板狠狠地夹住了她的手,她痛呼一声,吓得花婉静立即开了门。

    “你到底想干什么!”

    花婉静不耐的看着她,当初是她在自己心上捅了一刀子,现在又跑来干什么!

    “静静,我跟罗书棋已经分开了,我不想伤害你的,跟他在一起,不是我的本意。你能不能不要讨厌我,恨我。”

    诗雅揉着被夹痛的手,额头冒出了冷汗,手指几乎痛得不能动,但她不在乎,只是想急切的挽回花婉静。

    “我不会再相信你,耍我玩很开心是吗?诗雅,如果你再敢干涉我,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花婉静狠着心威胁诗雅,她曾经把诗雅当做朋友,但是她却做出了背叛自己的事,让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

    “静静……”

    诗雅想去拉花婉静的手,她的眼眸有水雾在弥漫,花婉静甩了她一耳光,气得浑身发抖。

    “滚,罗书棋看上你,真是瞎了眼!如果你后悔,当初就不该背着我跟他在一起,你早点跟我坦白,或许我就不会这么恨你!”

    面前的门被狠狠地甩上,诗雅扑了上去,却没来得及阻止,她拍着门板,叫着花婉静的名字,不肯就此离开。

    “静静,你开门啊,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你看清他啊!他配不上你,我……”

    花婉静在房内听着诗雅的言语,只觉得十分荒谬,她回了房间,不想再理会她的疯言疯语。她的心里只有罗书棋,配得上配不上,不是诗雅说了算的。

    诗雅喊了半天,见花婉静不理会自己,心里有些痛,但是她不敢说出自己的感情,她喜欢她啊!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花婉静,为什么她执迷不悟,感受不到她的心意呢?

    诗雅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失望的离开,男人都是骗子,她不会让花婉静再被那些男人伤害!

    翌日,花婉静得到罗书棋被赶出家门的消息,她想起了昨天诗雅的话,他们已经分开了,心里觉得十分讽刺。

    说什么是了她,原来是罗书棋被赶出家门了,诗雅就嫌弃他什么都没有了。

    心里觉得有一丝快意,但爽快过后,她又感觉到一丝难过。罗书棋居然为了诗雅,跟家里闹翻,他的心里果然是深爱着诗雅的吗?

    ☆、052 演戏

    “怎么,心疼了?”

    杨博轩看着花婉静失神的小脸,心里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阴郁。

    “我只是有点担心他……”

    “担心?你现在应该去关心他,这是挽回男人最有用的方法,过几天,你就去找他吧。”

    他点燃了一根烟,花婉静见状,抢过了他手中的烟,扔在地上踩灭。

    “在我面前不准吸烟……难道书棋被赶出家门,是你做的手脚?”

    花婉静狐疑的看着他,她是希望可以让罗书棋回到自己身边,但并不希望罗书棋遭遇什么苦难。

    似乎是看出了她心里所想,杨博轩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只要达成了目的,中间用的手段完全可以不用关注。

    他拉过花婉静的身子,眼底有着迷恋,“婉婉,这次我帮你,下次我就不会把你让给他了,你记住,我会等着你。”

    那双淡棕色的眼眸有着一股魔力,花婉静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渐渐迷失。她的身影倒映在他的眼中,清晰可见。

    她看见自己那张窘迫的脸,写满了无措,“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如果罗书棋回到我身边,我一定不让他再离开我了。”

    花婉静推开了他的手,转身离去,她捂着自己的胸口,掌心下的心跳速度是那么的快,但她决定忽略。

    ……

    罗书棋就算被罗远赶出了家门,也不会亏待自己,他一向花钱如流水,之前跟几个朋友做投资,大赚了一笔,日子也算过的滋润了。

    罗远也是个要面子的人,如果罗书棋真的在外面过下去了,他这张老脸也不知道放哪儿。当他知道罗书棋跟诗雅分开了之后,也想要罗书棋回到家里来,但他拉不下脸来。

    父子二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肯先妥协。

    金蝴蝶是罗书棋经常去的地方,他看着熟悉的地方,听着吵闹的音乐,只觉得十分疲倦,这样灯红酒绿的日子,他之前不是很喜欢的吗?为什么现在却觉得很无趣?

    身边的小姐端着酒杯送到他的嘴边,香软的身子依偎在他的怀里,双眼挑逗的看着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婪。

    罗书棋厌烦的推开女人,突然觉得很寂寞……

    他走出包厢,想透透气,刚走出门口,迎面就扑过来一抹熟悉的身影。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那人,闻见浓浓的酒味。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混蛋,混蛋!”

    “阿静?”

    花婉静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抬起头,她突然傻笑了起来,“怎么会看见书棋呢……我一定是喝醉了……”

    “阿静,你怎么会一人在这里?”

    罗书棋扶着花婉静进了包厢,里面的人见状,立即识趣的都离开,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大屏幕上的画面在不断变化。

    花婉静躺在沙发上,她的思绪很清醒,根本就没有醉,记得今天来的时候,杨博轩嘱咐过她,让她不要跟罗书棋上床,这样做只会让罗书棋更加不珍惜。

    欲擒故纵,才是她今天的目的。

    ☆、053 欲擒故纵的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