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缘浅人不知_分节阅读_6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罗书棋看着花婉静转过身,他张开嘴,想挽留她,喉咙却发不出声来。他以为这次,花婉静会原谅他的,可是她没有。

    他看着她进了屋子,那扇大门在他的面前缓缓合上,花婉静的脸慢慢消失在门后,最后在他的面前完全消失。

    花婉静靠在门板上,她的眼睛微微湿润,罗书棋最后还是没有开口挽留自己。

    “真的决定放下了?”

    花彦君踢了踢脚边的箱子,直径走了过去,将花婉静抱在胸口,虽然现在的离开会让她的心泛疼,但为了避免以后受到更大的伤害,这点小疼很快就恢复。

    “哥……我好难过……”

    她埋首在花彦君的怀里,呜咽出声,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最终还是拒绝了自己。

    “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罗书棋一个男人!是你把他看得太重,所以才会忽视其他人,哥哥保证,一定会给你找一个比他强百倍千倍的男人。”

    花彦君拍拍她的后背,心中在感叹,成长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希望有了罗书棋的前车之鉴,这个小丫头以后能够不要这么死心眼。

    那一箱东西,最终还是被送到了罗家,罗书棋看着这一箱东西,愣在了当场。

    “这些是什么?是花家那小丫头送来的?”

    罗远瞥了一眼,微微挑了挑眉头,他看着儿子失神的脸,心头有些不悦。

    “早就跟你说了,不要跟那花家的小丫头走的太近,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就是个野丫头!”

    “爸,阿静是个好女孩,你别这么说她。”

    罗书棋反驳了父亲的话,默默将东西搬回了自己的房间,他一件件的拿出来看,每一件都有属于他们共同的回忆。

    而现在,花婉静将这些东西都还给了他,一点余地都没有留给他,又或者说,她把自己的退路都堵死了。

    ……

    顾园一听说花婉静跟罗书棋断交了,立即把人约了出来,两人坐在开足了冷气的茶室内,每一桌都有竹帘隔开。

    “你是真想通了,还是欲迎还拒啊?”

    “我像那种人吗?”

    花婉静无精打采的说道,她靠在沙发上,单手支着下颚,表情有些忧郁。

    “你受刺激了?”

    顾园表情古怪的看着她,歪打正着,说中了花婉静的心事。

    她是被诗雅给刺激到了,看到她那么有女人味,又那么楚楚可怜的样子,花婉静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个女人。

    ☆、014 金蝴蝶

    “书棋一直把我当成哥们,难道我一点吸引人的地方都没有吗?”

    她气馁的说道,一双眼眸失去了平日里的光彩,变得黯淡无光。

    “你有两点很吸引人,肯定比那个诗雅要强!”

    顾园的视线落在花婉静的胸前,语气有些嫉妒,又有些羡慕。

    花婉静一直不那么注重打扮,其实她的五官十分精致,皮肤又是永远晒不黑的白皙,一直都让顾园羡慕不已。

    “你别安慰我了……”

    “别唉声叹气了,今晚去金蝴蝶!我保证你今晚会吸引无数蜜蜂蝴蝶!”

    顾园实在看不惯她的自哀自怜,站起身就将她拉出茶室,将她带往一旁的商场,开始大肆血拼。

    夜晚缓缓降临,新一轮的狂欢又将拉开序幕,在C市最著名的酒吧街,金蝴蝶是近几年新起的酒吧。

    每晚,无数的男男女女的都会在金蝴蝶的门外,大排长龙,只等着到金蝴蝶里去纸醉金迷,痛快的释放自己。

    顾园提前预定好了位置,在无数人羡慕的目光中,如同公主般,昂着脑袋走进了金蝴蝶。

    喧嚣吵闹的音乐一下子迎面而来,五色的灯光在昏暗的店内闪烁,无数张陌生的脸有着释放压力后的迷乱和疯狂。

    “喂,这样穿很奇怪……”

    花婉静不自在的走在顾园的身后,她穿着一件抹胸裙,露出了大片的肌肤,锁骨以下的风景被包裹在其中,露出深沉的线条,似乎要呼之欲出。

    飘逸的裙摆,随着她的走动,不断拂过她修长纤细的美腿,似露非露。脚上一双闪烁着水晶的高跟鞋,更是让她的身姿出挑,已经吸引了不少男人的视线。

    “哪里奇怪哦?你这样穿,不知道迷死多少男人呢!”

    顾园叫来了点心和酒水,替花婉静整理了一下假发,波浪式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肩膀上,风情万种,让她的脸变得更加妩媚动人。再加上一点彩妆,花婉静根本就是女神啊。

    花婉静以前也来金蝴蝶,每次都会有罗书棋在身边,他会为她挡去那些无聊的男人,让她在自己身边尽情热舞。

    舞池内的男男女女摇摆着身体,高台上的顾园更是让台下的人亢奋不已,花婉静勾起一抹自信的笑,起身,向高台靠近。

    顾园在台上,看见花婉静向这边走来,热情洋溢的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两人都是在酒吧混迹了许久的人,舞姿更是放纵大胆,不消片刻,身边就聚集了不少男人。

    花婉静对身边的男人有些厌烦,她的目光突然落在角落,那里有一对正在说悄悄话的男女,那女人的侧脸有些模糊,但她却一眼就认出,那是诗雅!

    她跳下了台,穿着高跟鞋的她,在落地的时候,险些摔跤,一条胳膊及时的伸了过来,将她的身子扶住。

    “谢谢……”

    花婉静站稳了脚,急急忙忙就要往诗雅的方向挤过去,当她出了舞池,诗雅跟那个男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突然,身后有一只大手将她推到了墙边,花婉静的身体一下子贴在冰冷的墙上,身后立即覆上了一具强壮的身躯。

    ☆、015 陌生男人

    音乐还在喧嚣,舞池内的男男女女依旧在狂热的舞蹈着,吵闹的声音掩去了角落里的动静,没有人会特别注意这里。

    昏暗的角落内,花婉静被一名男子堵在墙角,他的一只手捏着花婉静的下巴,强健的身躯像是一座山一样的矗立在她的身边。

    花婉静的眼神一凛,修长的腿狠狠地往后踢去,男人一时没有防备,被踢中了腿部。他后退一步,同时,花婉静的手肘更是毫不迟疑的向后顶去。

    她转过身,只见那男人身形颀长,他捂着胸口,在昏暗的光线,他的脸模糊不清,带着一股神秘感。

    “敢占老娘便宜,看我不教训你!”

    花婉静说着,挥着拳头就向那男人的脸砸去,男人微微往后一闪,一阵厉风擦过他的鼻梁。

    花婉静心里憋着一团火,出手又狠又毒,可脚下的高跟鞋却让她的动作有些迟缓,她懊恼的跺了跺脚,有些不习惯。

    那男人看出她的破绽,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一反刚才躲闪的风格,动作迅速的向她攻来。

    两人在狭小的空间内,你来我往,男人只是不断的逗弄她,根本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花婉静觉得这个男人在耍着自己玩,她一生气,长腿猛地踹向男人的两腿之间,谁知那男人居然夹住了她的腿。

    “放开!”

    花婉静单脚站立,使劲想从那男人的腿间抽回自己的腿,她每每想靠近那男人,他就往后退,连带的差点让她摔跤。

    她气恼的瞪着那男人,想看清楚他的脸,却由于是逆光的缘故而放弃。

    “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放开你。”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调侃,他伸手抓着她的脚踝,微微一用力,花婉静的身影摇晃了一下,裙底的风景一览无余。

    他吹了一声口哨,眼中带着热切,花婉静的脸上一阵燥热,她恼的动了动被他握住的腿,感觉到那男人指腹间有薄茧,让她的皮肤感到些许的刺痛。

    “你也配!”

    花婉静刚一说完,男人的手一使劲,她的身子就往后倒去,惊慌的叫声还未从口中喊出来,她的身子就稳稳的被那男人搂在怀里。

    他的大手托着她,两人的脸凑得极近,花婉静能从他身上闻到一股烟草的味道。

    “放开我!”

    “好吧……”

    男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花婉静还没来得及站稳,腰际的大手就已经撤离,她的身体一下子摔在地上。

    “你……”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站稳,就又被男人推到墙角,眼前突然一黑,男人指节分明的大手就掐上了花婉静的脖子!

    “唔……”